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浙江企业家详述包机“抢订单”全过程
详细内容

浙江企业家详述包机“抢订单”全过程

时间:2022-12-12     【转载】   来自:财经十一人

嘉兴市商务局包机赴东京参加AFF展会。受访者供图

随着政策放开,浙江、广东、江苏、四川、湖南等多个省市火速出现了一批“抢单团”,即政府包机带企业出国“抢订单”。

出国“抢订单”究竟怎么个抢法?企业家在国外能自由走动吗?回国之后有哪些隔离程序?

参与了浙江省嘉兴市商务局包机团的嘉兴市共赢进出口有限公司CEO沈伟,从12月1日至10日完成了一趟日韩行,并在日本的行业展会上拿到了约100万美元的意向性订单。

沈伟在12月10日深夜回国,并第一时间与《财经十一人》做了交流,讲述了疫情近三年来第一次踏出国门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他说:“恍如隔世,收获满满。”

不能再等下去了

沈伟从事的是纺织行业,主营羊毛、羊绒类纱线,就是毛衣类服装的原料。他名下有两家企业,一家是吴江市润昌纺织有限公司,另一家是嘉兴市共赢进出口有限公司。

沈伟告诉《财经十一人》,公司40%内销,60%外销。外销中,一部分通过自己的进出口公司直接外销到孟加拉国和越南、缅甸等,另一部分通过国内的其他外贸公司,最终出口到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市场。

2022年,由于各地多次疫情,内贸的收入减少了一半以上,而海外客户也渐渐出现流失迹象。“和海外客户虽然也算熟络,但是三年没见面了,交流少了,生意往来也变少了。”沈伟说,一些大型日商在中国有办事处,一直在交流,影响不大;但是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欧美的客户迟迟不下单,令他焦虑。

三年疫情,海外客户也调整了自己的供应商结构。保证供应链稳定性对客户最重要,确保卖货的时候有货可发。来自中国的货物在疫情期间时发时不发,促使客户在东南亚和南亚寻找新的供应商。

此外,这三年里,国内大企业也逐步把生产线外迁,使得海外工厂的生产、创新、服务能力都不断升级,国内的中小企业感到很大压力。

因此,维护老客户、拓展新订单刻不容缓。

从7月就开始谋划

2022年11月初,沈伟听说嘉兴市商务局正在组织企业包机到东京参加12月7日至9日的AFF展会,果断报名。

AFF展会的全称是亚洲服装博览会 (Asia Fashion Fair) , 创办于2003年,至今有近20年的历史,在纺织服装领域是具有影响力的专业展会,也是许多地方商务部门每年对接的重点展会之一。日本的专业买家将AFF作为关键采购平台。

疫情之后,AFF在采用“线上+线下”双线办展模式,到了2022年,随着日本疫情管控政策和中国出入境政策逐步放宽,中国企业出境到线下参展也慢慢变得可行。

沈伟在11月3日向嘉兴市商务局报名参加这个包机团,这是报名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在12月全国疫情防控政策放开之前一个月,嘉兴市商务局就已经定下了行程。

考虑到这些企业家和政府人员办理签证等手续的时间,可以推断,在12月初各地突然出现的政府包机团,都是早已作出决策,而非在政策放开之后临时起意。

实际上,许多包机团甚至是半年前就开始筹划,只是被疫情耽搁至今。据《浙江日报》报道,早在2022年7月,嘉兴市商务局就开始谋划包机出境,抢订单、抢客商。

“对招商来说,见面是最好的方式。”嘉兴市商务局局长张月琴说,先后有80多人报名,但没过多久,就有近一半企业打了退堂鼓,因为“害怕国外疫情形势复杂,也怕回来的机票抢不到”。

延迟了数月,嘉兴包机团终于冲出国门。这个团里有60多家来自嘉兴、宁波、湖州等地的企业,全部从事纺织服装行业,每家企业有一位以上的负责人,外加上嘉兴市商务局、市外办、市防控办等部门组成的“后勤组”,一共有96人。这次行程企业自付机票、酒店等费用,政府补贴了参展费用。

收获满满的日韩行

“嘉兴团”在12月4日出发,同一时间,浙江省商务厅牵头组织的“千企万团拓市场抢订单行动”也飞赴欧洲,主行“德法线”。这条线路还肩负着了解欧洲当地经贸动态、对接合作机遇的使命。

在行程上,政府考虑到企业走访客户的具体需求,特意设置两天自由活动。嘉兴的包机团行程是12月4日至10日,为期七天,去掉头尾往返的两天,剩余的五天里,5日和6日给企业家们自主安排行程,7日至9日三天参加AFF展会。沈伟对这个安排非常满意:“我们的确需要灵活安排时间,每个企业都要去见见自己的客户,不可能把所有客户都叫到展会来见面。政府的这一安排满足了企业的需求。”

考虑到韩国也有些客户需要碰面,沈伟没有跟大部队一起飞往东京,而是提前三天在12月1日,带着一箱纱线样品飞往首尔,在韩国住了三天,走访了四个客户。

其后,他来到日本东京加入“政府团”。在日本的那几天,他收获满满——通过展会结实新客户13家,此次获得新老客户的意向性订单价值约有100万美元。

疫情前,沈伟也经常出国参加各种行业展会,但是过去客人到展位前看看样品、询询价,往往接触得很浅。但是这一次,许多意向性订单谈得很深入,“有一个客户,目标订单已经和我们谈价格了,可以开始做小样了。”

“关键是后续会带来更深的影响。”沈伟说:“因为2023年的经济形势不明朗,通过这样的线下见面,对后期谈订单有更大的帮助。”

“中国的纺织行业竞争很激烈,第一批出去的人,就像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相信我们得到的机会比以往更多。”他感到很幸运。

沈伟(左一)在AFF展会。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政府组团的价值

随着防疫政策放开,企业也可以自己走出去参加展会、拜访客户。是否参加政府团,究竟有什么区别?

沈伟表示,政府组团,最重要的是给企业信心和底气。

最近防疫政策出现较大调整,许多企业和个人尚在适应之中, 仍然担心“不确定性” 。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政府铺路、政府搭台,让企业放下思想包袱。 “有党和国家的陪伴,就更有信心。 ”沈伟说。

此外,在签证手续等实际问题上,有政府背书,也更方便。

三年来,制造业的信心遭到重创,近来各地的政府包机团,对企业而言是一个信号,也是一剂强心针。沈伟了解到,许多同行看到这样的新闻,也放开了思想包袱,对于出国抢订单跃跃欲试。

沈伟说,海外客商也期盼重回中国进行商务交流。“希望能加快步伐,让客户可以自由地来中国和我们交流。”他相信,随着疫情管控政策越来越优化,订单也会越来越多。

在日本做核酸花费1.2万日元(约612元人民币)。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日韩已恢复正常生活

但防疫并未放松

在日本和韩国,中国企业家能自由行动吗?当地人民如何与疫情共存?

由于沈伟接种过三针疫苗,到日本和韩国无需核酸报告,只需要注册防疫国际健康码即可入境。在这两个国家,日常生活出入商场、餐厅都无需健康码,没有核酸检测;但是需要测体温,餐厅门口有服务员提醒使用消毒液。

“到了日本,冲击感很强烈。日本人本身就有戴口罩的习惯,疫情之后,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全体戴上口罩。就算在餐厅,除了坐下吃饭,站起来走动也都戴着口罩。”有一次沈伟在一家餐厅站起身取餐,没有戴口罩,即刻被服务员提醒。

由于商务局包机团的要求,团员每天做一次抗原测试。他坚持一天换四个口罩,因为“一个普通口罩必须4小时一换”。

唯一一次做核酸是12月10日回国当天,沈伟自费1.2万元日币 (约612元人民币) 做了一次核酸检测,以符合中国入境要求。

12月10日晚7点左右,这个包机团落地杭州,其后全体人员在深夜11点左右被送到嘉兴市郊区的一家商务型酒店进行“5+3”天隔离。

沈伟对未来的生意摩拳擦掌,他在朋友圈说:“全天24小时工作模式,日夜不停,欢迎订单咨询、探讨。”他对《财经十一人》表示,希望政府加快开放的节奏,大家能够更加投入自己热爱的工作,希望国家越来越有活力。

据《浙江日报》报道,接下来“包机团”将接连不断,比如,嘉兴市已确定截至2023年底的80多批出境参展和招商团组名单,仅12月就有5个团组出境。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