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江南布衣诉森马侵权背后:初代国潮品牌业绩波动,经营隐忧浮现
详细内容

江南布衣诉森马侵权背后:初代国潮品牌业绩波动,经营隐忧浮现

时间:2022-11-20     【转载】   来自:时代周报

国内两大知名服饰品牌传出对簿公堂的消息。

天眼查显示,11月16日,江南布衣服饰有限公司新增开庭公告,被告为浙江森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森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案由为著作权权属、侵权、不正当竞争纠纷。

两家公司均是浙江服装头部企业。

江南布衣(03306.HK)1994年成立于杭州,2016年在港交所上市,是国内设计师品牌时尚集团,产品面向中高层收入客群,旗下包括成熟品牌JNBY,成长品牌CROQUIS(速写)、less等多个新兴品牌。

专注于休闲服饰和儿童服饰经营的森马服饰(002563.SZ)则在1996年成立于温州,2011年上市,目前旗下拥有两大品牌,分别是针对成年人的休闲服装品牌“森马”和针对儿童人群的服装品牌“巴拉巴拉”。

从营收对比上,据财报,2022财年(2021年6月30日—2022年6月30日),江南布衣营收40.86亿元,森马服饰2021年营收154.20亿元。

就纠纷一事,11月17—18日,时代周报记者分别联系江南布衣、森马服饰,江南布衣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表示,具体情况不便透露,森马服饰方面则截至发稿仍未回复。

均有抄袭纠纷

这不是森马服饰第一次卷入侵权纠纷。2020年8月,森马服饰推出少林功夫系列联名产品,不料,9月,少林寺官方机构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少林资管”)发布声明称,森马未经授权将“少林功夫”用于服装标签及商品名称,已经构成对少林寺知识产权的侵犯。同年,LOOSE品牌主脑欧子也在社交媒体指出森马服饰抄袭其品牌的一款外套设计。

森马门店 图源:森马品牌官方微博

尽管身为原告,但江南布衣此前也曾传出侵权消息。

2018年,独立设计师陈鹏在微博上发文指责,江南布衣旗下品牌JNBY出品的一件羽绒服涉嫌抄袭,与他于同年2月在天猫中国日纽约时装周上发布的作品高度相似。此外,速写CROQUIS男装与艺术家徐震的合作系列中,一款包袋因涉嫌抄袭圣马丁新锐设计师River Renjie Wang原创作品,最终被迫下架。

长期以来,侵权问题在服装行业已屡见不鲜。快时尚品牌FOREVER 21、URBAN REVIVO与ZARA,国潮品牌太平鸟、美特斯邦威等都曾被曝涉嫌抄袭。而且,在大部分抄袭纠纷中,除了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在2018年与Diesel、Marni品牌母公司OTB集团的设计抄袭诉讼中败诉,大部分纠纷几乎都不了了之。

11月19日,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服装行业抄袭事件频发,与知识产权保护在行业内还不够被重视、经营者间违法成本较低有关。“服装企业每年要推出几千上万个款式,每个款式都能保护的难度很大。此外,许多品牌商的款式都由供应商开发,而这个供应商本身就会给多个品牌商供货,这也有可能带来抄袭纠纷。”马岗分析道。

从近年财报表现看,疫情均对江南布衣与森马服饰业绩造成冲击。

2020—2022财年,江南布衣营收分别为31.03亿元、41.28亿元与40.86亿元,同比增幅为-7.65%、32.98%与-1.02%;净利润同比增幅为-28.48%、86.67%与-13.65%。

2019—2021年,森马服饰的营收分别为193.37亿元、152.05亿元与154.2亿元,同比增幅为23.01%、-21.37%与1.41%;净利润同比增幅为-8.78%、-48.21%与86.88%。

经营隐忧浮现

除了业绩波动较大外,森马服饰近年来也面临一系列经营瓶颈。

2022上半年,森马服饰营收约56.41亿元,其中,线上渠道销售收入27.85亿元,加盟渠道比重不低,仅次于线上渠道,营收达19.99亿元。

据财报,截至2022年6月30日,森马服饰门店数量总数为8368家,庞大的加盟商体系加大了森马服饰向线上转型的难度。

森马服饰7月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目前,公司正加强线上线下的融合,将线上的资源对加盟和直营实现了共享。其中,2021年森马服饰线上线下同款同价的比例只有5%,今年将达到10%。

与此同时,森马服饰的主营品牌,近年来经营则未有突破。

儿童服饰业务已成为森马服饰的主要营收来源。2017年,森马服饰的儿童服饰业务营收占比反超休闲服饰,成为公司的业绩主推力。2021年,儿童服饰业务营收占总营收比重已达到66.62%。

巴拉巴拉门店 图源:巴拉巴拉官方微博

近年来,通过外部购买合作与内部孵化的方式,森马服饰积极进行儿童服饰板块多品牌矩阵布局。在内部,森马服饰孵化了服务0—7岁母婴消费群体的马卡乐与迷你巴拉巴拉;外部,2018年,森马服饰宣布与北美最大全龄段专业童装品牌The Children’s Place达成长期战略合作;同年,公司还斥资8.44亿元收购了法国童装品牌KIDILIZ集团母公司Sofiza SAS;2021年,森马服饰又获得Asics Kids中国大陆独家授权 。

然而,2020年,由于前三季度中KIDILIZ亏损额进一步扩大,当年8月,森马服饰与控股股东森马集团签订协议,以降低经营风险、避免业绩遭受更大损失为由,转让Sofiza SAS集团100%资产与业务。

发展至今,巴拉巴拉仍然是森马服饰唯一的主力童装品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巴拉巴拉常年位于国内童装行业头部,但截至2021年,巴拉巴拉品牌的市占率仅为7.1%,巴拉巴拉仍需面对来自传统服饰品牌、新兴服装品牌以及体育品牌儿童板块等多方的激烈竞争。

图源:图虫创意

此外,主打儿童服饰,也对森马服饰的供应链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今年8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森马服饰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绮贝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绮贝服饰”)因生产、销售不合格产品,被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万5千多元。经查,绮贝服饰委托上海惠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款男婴童连身衣被抽检后发现,其纤维含量项目以及PH值项目不合格。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