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环保“翻车”!H&M、迪卡侬们如何打破“漂绿”幻境?
详细内容

环保“翻车”!H&M、迪卡侬们如何打破“漂绿”幻境?

时间:2022-10-17     【转载】   来自:新浪网

  随着低碳经济成为大趋势,服装企业开始将环保节能作为新的发展动力。同时,碳减排开始成为提升品牌附加值的利器。

  从国外服装品牌到国内品牌,纷纷公布了碳减排计划、推出环保可降解面料产品等。一场减碳、环保大势蔓延开来。

  但“环保”不是口号,有的品牌就因“假环保”被批。近日,快时尚品牌H&M和体育用品连锁迪卡侬(Decathlon)因涉嫌“环保误导性宣传”被荷兰市场监管机构调查。而在此之前,H&M就多次出现过相关指控,类似的问题还出现在跨境电商、快时尚品牌SHEIN身上——尽管今年9月,SHEIN宣布了新的碳减排计划。

  同时,服装行业的产业链极长,包括原料生产、产品设计、纺纱、印染、运输、零售、回收等诸多环节,每一个环节要实现相应的低碳转型都面临不同的挑战。服装行业碳减排充满更多的复杂性。

  从面料到生产环节,服装企业如何碳减排?

  据联合国环境署数据显示,纺织服装业的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10%,比所有航班和海运的碳排放量总和还高。纺织工业与钢铁石化等相比,并不是高耗能行业,但总量庞大,且属于低值易耗品,累计的碳排放不是一个小数字。

  其中,在纺织行业产业链上游,印染过程中的前处理工艺使用烧碱产生大量污染。在纺织行业产业链中游,印染过程中大量耗电设备的运转、浆料助剂以及化石燃料的使用成为碳排放主要来源。而印染后产生的有毒废水处理也将直接造成大量碳排放与挥发性有机物。在纺织行业产业链下游,主要涉及包装、运输与回收环节。包装环节对于塑料等包装袋的过度运用、运输环节对于交通的需求均催生了碳排放。

  在减碳大趋势下,服装企业或制定具体的计划与目标,或推出环保产品。

  去年开始,太平鸟、红豆股份、森马服饰等服装企业陆续承诺碳中和并制定行动方案。太平鸟集团董事长张江平曾承诺,2030年前标识太平鸟100%产品的碳足迹信息,2035年以前实现品牌运营范围碳中和,在2046年以前实现全价值链净零排放。

  目前来看,服装品牌更倾向于从材料方向入手。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计划到2030年,将集团全服装面料的约50%替换为环保再生面料。国内运动品牌中,特步推出100%聚乳酸含量的产品。聚乳酸主要从玉米、秸秆等含有淀粉的农作物中发酵提取,在特定环境下土埋1年内可以天然降解;李宁通过环保面料科技技术,将咖啡渣通过煅烧加工后生产出可回收的“咖啡碳纤维”环保面料,再制作成衣;蕉内上线了一款零碳天丝莫代尔内裤,原材料环保可降解,可代替主流服装用的聚酯纤维,并称每买一条这款内裤就比买一条普通莫代尔内裤减少15.97%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根据非盈利组织材料创新计划(Material Innovation Initiative,以下简称MII)发布的《行业状况报告:下一代新材料》,到2026年,全球新材料批发市场规模约达到22亿美元,这一数字相比高达700亿美元的新材料应用潜在市场,仅占到3%的份额。而越来越多的时尚公司开始与新材料公司合作。

  也有企业从生产环节、绿色工艺方面强调低碳环保,以及智能制造生产端赋能产业上下游科技转型。森马表示,在生产过程通过光伏发电、设备升级、智能化能源管理等方式,实现面料、成衣全链路的绿色环保低碳生产;海澜之家则打出植物水果印染工艺、再生技术,对产业上下游进行智能化改造等。

  总之,除了生产、运输、仓储等环节的降耗减排、绿色节能,产品所使用的原料也需要满足可再生、可回收、可获得的同时,尽可能降低成本,这也要求了服装行业科创和研发能力的进一步提升。

  快时尚品牌“漂绿”被戳穿,环保是伪命题?

  不过,“环保”并非万能钥匙的。H&M和迪卡侬的“漂绿”行为就为行业敲响了警钟。

  上个月,H&M和迪卡侬(Decathlon)因涉嫌“环保误导性宣传”被荷兰市场监管机构调查。

  该机构指出,H&M和迪卡侬 (Decathlon)给自己的产品打上了“生态设计”和“环保意识”等标签,却无法为为其提供足够清晰的证明,企图误导消费者。随后,两家公司回应,将检查与修改该类标签,并为时尚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计划提供六位数捐款。

  欧美环保主义者将这种环保误导性宣传称之为“漂绿”——Greenwashing,即把自己漂成绿色,用来说明一家公司、政府或是组织以某些行为或行动宣示自身对环境保护的付出但实际上却是反其道而行。

  实际上,整个快时尚行业长期都在陷入“快时尚破坏环境”的恶评中。环保对快时尚品牌来说可能是个伪命题。

  在环保人士人眼中,快时尚的崛起让全球充斥着大量平价服饰,低价但同时具有高流行度的服饰在过季后便遭丢弃。

  这主要与快时尚的行业特性有关,一方面,快时尚要求全产业链高效高速,比其他品牌更快地把产品送到消费者面前,吸引他们消费,不断更换衣橱。另一方面,短平快往往使快时尚服装质量走向劣质,为充分降低成本,品牌会选择更便宜的生产材料、更廉价的劳动力、更快的运输方式,对环境的压力当然也更大。

  快时尚产业链每一个环节都很难与可持续、环保低碳扯上关系。这或许也是为什么H&M们一边在宣传环保举措,一边又深陷环保质疑的核心原因。

  服装企业低碳转型成本高,挑战大

  服装行业的产业链极长,包括原料生产、产品设计、纺纱、印染、运输、零售、回收等诸多环节,每一个环节要实现相应的低碳转型都面临不同的挑战。

  比如,除了生产、运输、仓储等环节的降耗减排、绿色节能,产品所使用的原料也需要满足可再生、可回收、可获得的同时,尽可能降低成本,这也要求了服装行业科创和研发能力的进一步提升。

  广州简派供应链科技创始人、CEO云海向《财瞭》表示,减碳、环保之举绝对利国利民,但也会增加服装产品供应链生产成本。碳减排工作需要服装企业在产品开发技术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金,成本会增加。

  云海指出,无论是原材料碳减排的研究和技术革新,还是各种服装产品成品外观表现形式的效果追求,无不涉及到人才和技术升级的要求与提高。在当前以市场消费需求为主要导向的服装行业,到处充斥着良莠不齐,鱼目混珠的产品和销售渠道,“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此起彼伏,在这样的不良市场环境下,碳减排工作落地实施的前提条件必须是营造一个标准、专业、公正的服装消费市场环境。

  而从材料角度来看,一方面,目前大部分的新材料成本都不低,企业布局碳中和产品需要持续、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新材料性能与传统的棉、麻材质相比还不够稳定,且还未经过市场的充分检验,有待消费者接受。有的环保新材料甚至更多是噱头。

  此外,很多消费者尚未被可持续环保消费的理念教育到。

  因此,长产业链下明确的碳中和范畴和具体的碳中和计划显得更为重要。服装企业还需更加明确自身碳中和规划中的产业链减排情况以及目标,并提高对其上下游供应商的减排要求,加强全链路碳排放管理及监督,引导并扶持全价值链低碳转型。

  总之,不管是从环保角度,还是商业角度,我国纺织行业向节能低碳绿色化方向转型升级将成趋势。在常州市纺织工程学会副理事长洪霄看来,未来5到10年,纺织服装行业将进入新的战略发展期,如何抓住多重发展机遇,利用现代先进生物技术,加快研发符合绿色发展的新面料、新产品,既满足生态环保的要求,又能够满足内需市场多层次、多元化的消费需求,这是摆在行业面前的一个重大任务。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