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5月出口数据强劲,纺织品服装外贸完全恢复了吗?
详细内容

5月出口数据强劲,纺织品服装外贸完全恢复了吗?

时间:2022-06-16     【转载】   来自:《财经》

进入5月,纺织品服装出口加速回暖。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当月全国纺织品服装出口292.3亿美元,同比增长20.4%,增速高于全国货物贸易。其中,纺织品出口140.3亿美元,增长15.8%;服装出口152亿美元,增长24.9%,超过全国货物出口平均水平8个百分点。

一系列内外因促成了纺织品服装出口短期内的快速增长,但最主要原因还是上年同期的基数不高。2020年以来,疫情造成的影响持续至今。在服装外贸一线的从业人员看来,短期内业务能看到转机,但订单流失、产业链转移等长期挑战依然严峻。外贸出口完全恢复的节点尚未到来。

多因素促成出口高增长

自2020年初疫情开始发酵,中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增速经历了较为震荡的起伏,尤其是纺织品出口领域。如果单从纺织品服装出口额来看,5月的数据并不意外,部分与纺织品出口去年同期处于低位有关。


2020年一季度,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经历了“断崖式”下滑,其中2月纺织品出口同比下降59.9%,服装出口则下降63.5%。进入二季度,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出口大幅增长。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会长曹甲昌介绍,2020年3月中旬到9月初,中国日均出口口罩达10亿只左右。

但是,防疫物资之外,其他常规产品的出口下降明显。2021年,防疫物资对纺织品服装出口的拉动作用显著降低,同时越南、柬埔寨、印尼等国家受疫情影响,开工率不足,对中国纱线、面料等产品的需求和依存度也大幅减弱。5月纺织品出口增速前一年同期基数大,降幅最大。

服装出口则呈现相反态势。2020年,国际贸易需求萎缩,东盟成为中国服装重点出口市场(通常指的是美国、东盟、欧盟和日本)中唯一实现增长的地区。2021年上半年,市场需求逐渐复苏,加之前一年同期基数较小,中国服装出口快速增长,一、二季度增幅分别为47.4%和35.7%,下半年则有所放缓。

5月服装出口的快速增长主要与国际市场的复苏有关,重点市场需求较为旺盛。根据海关总署数据,中国1月-4月对美累计出口服装104.5亿美元,同比增长36.6%;对欧盟累计出口服装81.4亿美元,同比增长17.48%。

4月国内服装出口积压的货品也部分移交在5月发出。黄逢春做的是潮流鞋服的跨境电商。他表示,现阶段物流、海关没什么障碍,“货品方面4月有一些积压,但5月基本顺利。”

经历了增速峰值和低谷间的反复震荡,今年以来,纺织品和服装出口进入平缓回升阶段,1月,纺织品服装出口增速一度达到21.77%,但疫情造成的不确定性仍在。

政策上对稳外贸也给予更多支持。5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一批推动外贸保稳提质措施;6月8日,国常会议部署进一步稳外贸稳外资举措,提升对外开放水平。

从国际角度来看,5月增速上涨与人民币贬值有关,5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最高时出现了7%的贬值,依然是受美联储加息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有所提升。德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许思涛认为,人民币贬值对出口形成一定程度的利好。但是,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认为,人民币汇率贬值短期内不会直接、明显推动供给改善,因而对出口的正面影响有限。短期内出口改善可能更多受到国内复工复产进度影响。

一线真实感受:订单仍没有回来

相比增速,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外贸订单外流和产业外迁。

在6月8日举办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李兴乾表示,总体看订单流出的规模是可控的,影响是有限的;部分产业的外迁符合经济规律。

结合近两年的疫情背景来看,对于非战略安全类的行业,其供应链布局仍将以成本与收益最优为主要考量。因此,中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的趋势较为明显。

莆田一家外贸工厂的老板向《财经十一人》表示,这两年订单损失严重。“小公司的外贸订单都处在‘捡漏’状态,高端和低端都接不了。”

黄逢春也表示,现阶段普遍感受到三四季度都没有太多新订单过来,“以往二季度都是下单旺季,下半年外贸出口能不能增长还是未知数。”

不过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认为,中国外贸出口潜力还没有完全释放,还有进一步恢复的余地。按当前趋势来看,六七月的外贸还会继续反弹。

刘琪是上海一家外贸公司的员工,主要服务中东国家,5月中下旬中东国家“开斋节”放假,他预计假期结束会有一批订单。

刘琪表示,多数航线运价今年出现大幅下滑,“我们主要关注红海航线,价格比最高点下降约三分之一。”但东南亚例外,越南等国家持续爆仓,货轮迟迟进不了港口,导致船期延误、运费上涨。

今年以来东南亚国家纺织品服装供应链持续恢复,对美欧等市场出口增长迅速。预计下半年,中国出口贸易仍将面临较大竞争压力和不稳定因素。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副教授唐遥也提到,产业链外迁不能只看东南亚,还要关注欧美等地。“一些企业为了寻求供应链稳定性,可能会牺牲一部分效率,将原本只在中国及周边国家地区生产的产品于全球重新分布,例如东欧、南欧、墨西哥等地。”他在接受《财经十一人》专访时表示,“这一部分迁移是在所难免的,而且短时间难以挽回。”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