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全球供应链冲击,供应链复杂性的成本
详细内容

全球供应链冲击,供应链复杂性的成本

时间:2022-06-07     【转载】   来自:金融时报

image.png


现代资本主义之父亚当•斯密(Adam Smith)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公平市场需要买卖双方有一致的道德框架。这并不奇怪,因为他的想法源于18世纪的市场,当时的市场背景下,生产者和消费者很可能是邻居。从那时起,技术、交通运输和通信的进步为我们带来了长足的发展,创造了复杂的全球供应链。这虽然降低了消费者价格,但也带来了其自身的风险,从扭曲市场的垄断力量到劳动力剥削和环境恶化。


这些供应链既存在于实体产品,也存在于全球资本,其成本之一是强大的企业中间商的崛起。例如,每年运输逾2亿吨的食物和其他货物的嘉吉(Cargill)、不知多少家打包复杂证券的大型金融机构,以及像亚马逊(Amazon)这样的科技巨头平台和沃尔玛(Walmart)一样的大型零售商,甚至还包括在房屋买家和卖家之间斡旋的房地产经纪人。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凯瑟琳•贾奇(Kathryn Judge)在她的新书《指南:中间人经济的崛起和溯源的力量》(Direct: the Rise of the Middleman economy and the Power of the Source)中指出,这些中间人让资本主义运转得更加顺畅,但同时也以损害经济和社会的方式扭曲了资本主义。她写道,中间人让我们有可能“购买在世界另一端生产的商品、打造多样化的投资组合、在舒适的沙发上订购杂货”。但这种连接性的力量正在“削弱可问责性”,因为它在买家和卖家之间制造了非常多的隔阂,以至于无法统计出便利性和低价的实际成本。


很多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从用童工生产的纺织品,到复杂食品供应链中的大肠杆菌(E. coli)感染爆发,再到金融服务或平台技术的中间商收取的高得不合理的租用费。后一种情况下,信息不对称令市场参与者很难对正在交易的东西有共同的认知(亚当•斯密认为这是市场良好运作的另一个先决条件)。


从2008年的次贷危机到近年来的供应链短缺,超全球化和企业权力的极端集中无疑是市场失灵的背后因素。但贾奇认为,“中间人经济的增长”本身就是问题所在,因为它将我们的市场体系中的责任,甚至道德,去中介化了。


例如,想一下近几十年来,上市公司的持股格局发生了怎样的变化。1950年的美国,此类股票只有6.1%由机构持有,其余全部为个人直接所有,这些个人投资者在谁应该进入董事会等问题上投票。如今,养老基金、共同基金、对冲基金等机构中间人持有此类股票的70%。尽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努力打击所谓的“机器人投票”行为,多数机构中间人会通过另外两家大型中间商——代理顾问ISS和Glass Lewis——来处理公司投票事务。这一切都使得真正的企业社会责任难以履行。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经历了几十年由中间商控制的,专注于更低成本、更高风险调整收益和“效率”的市场体系之后,如今,我们面临着更多金融波动、越来越多的供应链中断和一个逐渐变暖的星球,有什么可奇怪的?


两大问题是如何创造制度变革,以及谁将承担变革的成本。虽然技术为连接买家和卖家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但这两个问题都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个人对个人(p2p)贷款、直接面向消费者的零售商以及3D打印技术的兴起都是相关的例子,尽管目前它们的规模都不足以取代当前的金融或制造业体系。


对我们当前市场体系的投入成本进行更完善、更清晰的统计可能会有所帮助。正如现在臭名昭著的18世纪奴隶贩运船舶的雕版印刷图案展现了人类在恶劣条件下从头到脚挤在一起的画面,改变了普通人对自己手中糖罐的看法,同样的,越来越多的研究揭示了廉价食品和肥胖的联系、快时尚和垃圾填埋的联系、或者复杂的证券化和掠夺性贷款之间的联系等等,这些研究都有助于为当今更公平、更可持续的市场体系创造需求。


通胀(它将促使一些消费者和政策制定者重新把低价格作为衡量福祉的唯一标准)和惰性的挑战将成为体系变革的巨大阻力。然而,重要的是,要记住某些领域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革,即便进展缓慢。正如金融监管专家贾奇所指出的那样,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约15年后,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降低贷款体系的复杂性如何使银行更加稳定,并使消费者负债减少。


正如次贷危机促使我们审视金融中间商的成本一样,今天的供应链中断可能迫使我们计算其他低价商品和服务的真实成本。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