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越南一季度出口额首超深圳?其实2019年就开始领先了
详细内容

越南一季度出口额首超深圳?其实2019年就开始领先了

时间:2022-04-28     【转载】   来自:界面新闻

  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深圳在2022年第一季度出口下滑。

  据深圳海关,2022年第一季度,深圳出口4076.6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同比下降2.6%,其中,3月份出口约1200亿元,同比下降14%。

  近日有传闻称,越南出口额在今年一季度首超深圳。

  越南今年第一季度的出口表现创历史新高越南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越南货物出口额为891亿美元(5842亿元),同比增长13.4%;其中3月份出口额为347.1亿美元(2275.7亿元),环比增长48.2%,同比增长14.8%。

  对比来看,越南在今年3月份出口超过深圳1076亿元,确实在一季度超过深圳1765亿元。不管是出口规模还是增速,越南都明显超过深圳。

  但经过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梳理二者历年的外贸出口数据后发现,越南早在2019年第一季度便开始领先深圳,并逐渐拉大差距,而不是第一次超越。

  以2021年为例,深圳出口1.92万亿元,增长13.5%,出口规模连续第29年居内地外贸城市首位。但与越南去年出口额3362.5亿美元(22046亿元)相比,仍然落后约2800亿元。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深圳一季度出口为何失速?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区域发展规划研究所副所长王振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表示,深圳今年第一季度出口下滑,主要受疫情扰动和需求收缩因素的影响。

  王振分析,2月份香港疫情快速蔓延,深港跨境物流运输受阻使得深圳外贸开始显著承压。深港进出口贸易额占深圳对外贸易的比重超过20%,有大量的货物采取出口香港再转运的方式运送到全球各地。

  而进入到3月份,受深圳本地疫情扩散的影响,外贸企业生产经营受到影响,供应链受阻,从而导致外贸增速下滑较为显著。

  2021年一季度,深圳进出口贸易增速超过30%。然而,今年以来,随着欧美等深圳主要贸易伙伴通胀压力高企、有效需求下降,叠加俄乌冲突和疫情等新的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今年拉动深圳外贸高增长的阶段性因素明显消退,为深圳一季度外贸稳增长带来较大压力”。

  目前高新技术产品是深圳外贸出口的主要商品。2021年,深圳的机电产品出口达1.54万亿元,增长18.8%,占同期深圳出口总值的80.2%,比重进一步提升。其中,电脑等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手机、音视频设备及其零件、家用电器等消费类电子电器产品出口保持增势,合计5104.9亿元,增长21.9%,拉动整体出口5.4个百分点。

  今年1-2月,深圳出口机电产品2266.8亿元,增长2%,占同期深圳出口总值的78.8%。

  以机电产品为代表的高新技术出口比重持续维持在高位运行,一方面说明深圳出口产品结构不断优化,另一方面表明深圳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具有一定优势。

  “而越南对外贸易仍然以加工贸易为主,出口以劳动密集型商品和外资企业主导为主,与早期深圳外贸的发展特点比较相似。”王振说。

  改革开放以来,深圳已经从“三来一补”的代加工为主成长为全球制造业重镇,有“世界工厂”之称。目前制造业的总产值在深圳GDP当中所占的比重依然在35%以上。

  今年4月,深圳市市长覃伟中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深圳要坚持制造业立市之本,增强现代产业体系竞争力,稳住制造业的基本盘。

  在稳住制造业基本盘的前提下,作为我国外贸出口第一大城市,深圳如何进一步推动外贸高质量发展,王振给出了三点建议:

  一、抢抓机遇,充分抢抓RCEP协定生效机遇,用足用好市场开放承诺和规则,深度参与区域产业链供应链重塑,扩大优势产品出口和优质商品进口;

  二、挖掘潜力,加快培育跨境电商、市场采购贸易、离岸贸易等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建立健全适应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充分挖掘进出口潜力;

  三、提升服务,聚焦保障外贸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进一步制定出台更多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措施,提升国际物流效率和跨境运输服务能力。

  不过,王振认为,越南作为独立关税区本身享有的贸易制度安排与深圳是有区别的,而且在产业空间及人口规模等方面也具备较大差异,并不适合进行比较。

  “越南制造”抢占全球市场

  全球新冠疫情进入第三年,在2021年春季之前,越南曾是新冠防控的“优等生”,但7月以后遭遇了德尔塔型的疫情扩大,属于疫区的胡志明市等南部地区,要求企业采取让员工留在工厂内的“工厂隔离”,很多订单流出越南。

  今年春节后,越南企业工厂开始加速复工复产,重点城市逐步开放,并在3月中旬开放入境限制,外贸随之复苏。部分之前回流到我国的订单,开始外流到越南,越南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再次加强。据悉,最近华北地区海运到胡志明的航线,部分箱型运价涨幅已超50%。

  数据显示,纺织服装是2022年第一季度对越南出口增长贡献最大的商品类别,增长达14.6亿美元,也是2012年以来同期增幅最高的商品。美国继续成为越南最大的纺织服装进口市场,进口额为43.6亿美元,同比增长24.2%。

  其次是计算机、电子产品及零部件增加12.2亿美元,主要出口到中国、美国和欧盟;机械、设备、工具及备件增加8.29亿美元,主要出口到美国、欧盟、韩国和中国。

  越南的出口创历史新高,“越南制造”在国际贸易舞台上的市场份额继续扩大。整体来看,2022年第一季度越南出口的前三大市场是美国、中国和欧盟,出口额分别为259.6亿美元、134.4亿美元和114.2亿美元。

  胡志明市服装、纺织品、刺绣和针织协会主席表示,许多纺织和服装企业已经获得了足够的订单,可以生产到今年年中甚至9月。

  2021年,越南GDP约为2万亿元,仅为深圳的三分之二,但进出口贸易却已经跻身全球前20。

  越南政府提出,2021-2025年,越南外贸出口年均增长8~9%;至2025年,制造业产品出口量占货物出口总量的88%,至2030年占90%。其中科技产品出口占比在2025年和2030年分别为65%和70%。

  外贸繁荣,内需提振,越南展现出了令人出乎意料的经济活力。就连李嘉诚也把它视作投资的下一站。

  4月初,李嘉诚旗下地产旗舰长实集团与日本欧力士集团,通过越南当地合作伙伴万盛发集团,会见了越南胡志明市市长潘文迈,共同商讨在胡志明市的投资事宜。

  长实集团已将胡志明市定位为金融和技术的战略中心,并承诺引进高端房地产项目,涵盖住宅、办公室、商业中心、娱乐等业务。长实集团总裁赵国雄表示,长江实业承诺将与万盛发一起在最短的时间内,向这些领域注入大量资金。

  越南会取代深圳成为“世界工厂”吗?

  纵观东南亚近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延续着“学习-复制-崛起”的发展思路,特别是以“中国经验”为蓝本,越南在“革新开放”后逆势崛起,“像极了改革开放后的深圳”,俨然一颗新兴的东南亚经济明珠。

  2021年以来,为了吸引外资,越南不断释放积极信号。三星、诺基亚、英特尔、富士康、和硕、纬创、乐高等全球巨头企业2022年初选择继续在越南追加投资。

  亚洲开发银行(ADB)驻越南代表处首席代表安德鲁·杰富瑞(Andrew Jeffries)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地缘政治波动造成的影响下,全球投资流量有所减少,但预计流入越南的外国投资资金仍在强劲增长。

  据了解,已有大量电子、家电制造业也已经将产业链转移至越南,仁宝、戴尔、三星、LG等都在越南建厂,供应链也随之迁至越南,这对中国珠三角制造业来说是个挑战。

  深圳市软科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金心异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表示,越南是这轮全球供应链调整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它承接的产业链转移分为两个阶段:

  一是香港、台湾以及大陆的轻纺工业,包括服装鞋帽、玩具等,这些主要转移到了越南的南部,在胡志明市周围;

  二是最近这几年的ICT产业转移,主要转到了越南北部的“河太北地区”,最标志性的就是三星电子撤出中国大陆,将它主要的生产基地放在“河太北地区”。

  “三星电子的转移是一个最大的带动力量,它产业链上的很多企业也跟着过去,是导致越南出口额暴涨的主要原因。”

  据越南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越南手机和零配件出口额达575.4亿美元,同比增长12.4%,创历史记录。其中,三星电子是最大贡献者。三星(越南)公司对越南GDP的贡献率达20%左右。

  那么,越南会取代深圳成为“世界工厂”吗?

  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在其2020年出版的著作《溢出》中指出,制造业向越南的所谓“转移”,实际上是中国供应链的“溢出”,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一事实不会发生实质性变化。

  “在越南和珠三角的调研告诉我们,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并不是某些行业中的整个产业,而是该产业生产流程中的某些特定环节,主要是对供应链需求较低、人工成本占比较高的环节,通常是最终的组装环节。其他环节很难转移出去,仍然留在中国的供应链网络中。”施展在书中写道。

  金心异指出,“深莞惠”地区的ICT产业链经过二三十年的积累已经成熟了,上中下游相对齐全,而不仅仅是终端代工。

  一位在珠三角从事三十多年加工制造业的工厂老板告诉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前些年是有些厂转去了越南,但后面又有部分转回来了,因为还是珠三角这边的供应链成熟、完备。”

  越南的优劣势都显而易见,近亿人口,有大规模的年轻劳动力供应,而且他们也属于儒家文化圈,能吃苦耐劳,愿意加班养家。不过,越南劳动力的受教育程度整体上跟中国没法比,科研院校对经济的支持远不如中国。这意味着越南的产业链向中上游攀升,还需要时间。

  “但可以想象,随着终端集成、低端装配这些大规模迁去越南之后,它的核心零部件也会慢慢跟着过去,产业链就会渐渐健全起来。想想20年前的‘深莞惠’,对吧?”金心异说。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