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中国服装订单回流2000亿:警惕虚假繁荣
详细内容

中国服装订单回流2000亿:警惕虚假繁荣

时间:2022-02-10     【转载】   来自:第一财经

现状篇· 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现状与未来-缝制设备网


  中国纺织品服装行业经过多年发展,竞争优势明显,不仅具备完整产业链、较高的加工配套水平,且有着众多发达的产业集群地。在疫情期间,中国作为世界纺织服装产业链中心,具有强大的韧性和综合优势,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疫情下全球供应链危机给中国纺织业带来了大量的回流订单。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服装出口额增加近3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99亿元)至1702.6亿美元,达到2015年以来的新高。在此之前,由于纺织产业向成本更低的东南亚等地区转移,中国服装出口已在逐年下降。


  不过,疫情带来的产能回归恐怕不可持续。安永咨询服务合伙人周亮对第一财经表示,一味沉浸于过去的低附加值发展模式,是对国家资源的浪费,中国还是要回归到原来的正轨上,向着服装产业链高附加值的环节升级。


  回流2000亿


  在外需恢复和疫情导致的订单回流等利好因素下,时隔五年,中国服装出口再次站上1700亿美元的关口。


  据海关总署统计,2021年全国纺织品服装出口3154.7亿美元(该口径不含褥垫、睡袋及其他寝具),同比增长8.4%,创历史性新高。其中,服装全年出口1702.6亿美元,同比增长24%,是近十年以来的最大增长幅度。


  我国目前仍是世界第一大纺织品生产国和出口国,但随着国内成本上涨、国际采购趋势转移,在2014年达到1862.8亿美元的顶峰后,中国服装出口额已在逐年下降,2015~2020年期间平均增长率为-4%。叠加疫情影响,2020年的出口额一度降至1373.8亿美元,跌落回10年前的水平。


  近十年的服装出口额数据显示,2021年的增长率曲线尤为突出,呈现出陡峭的逆势增长。在2021年,对外服装订单回流逾2000亿元,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1~11月,服装行业产量213亿件,同比增长8.5%,这意味着对外服装订单一年增加了约17亿件。


  周亮对第一财经表示,因制度优势,在疫情期间中国较早、较好地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产业链基本恢复,相比之下,东南亚等地因疫情反复而影响生产,使得欧美日和东南亚采购商将订单直接或间接转移给中国企业,带来服装产能的回归。


  具体到出口国来看,2021年中国服装对美国、欧盟、日本三大主要出口市场分别增长了36.7%、21.9%和6.3%,对韩国、澳大利亚出口分别增长22.9%、29.5%。


  美国作为我国第一大纺织服装出口市场的地位仍然稳固,2021年我国对美服装出口额首次突破400亿美元,创下411.3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一方面,在美国财政货币刺激计划带动下,市场需求补偿性爆发,美国服装零售屡创历史新高;另一方面,虽然中美经贸摩擦不断,但拥有高效、稳定产业链的中国仍然是采购商最理性的选择,美国对中国服装产业仍有依赖。


  中国纺织品服装行业经过多年发展,竞争优势明显,不仅具备完整产业链、较高的加工配套水平,且有着众多发达的产业集群地。在疫情期间,中国作为世界纺织服装产业链中心,具有强大的韧性和综合优势,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央视此前曾报道,受疫情影响,印度、巴基斯坦等国不少纺织服装企业无法保证正常交货,欧美零售商为确保持续供货,将大批订单转移到中国生产。广东佛山市力高制衣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德生曾表示,2021年年中工厂的订单就已经排到了年底,来自澳大利亚的订单甚至排到了2022年。


  产业转移大趋势


  疫情下产能替代效应带来的订单回流恐怕不可持续。


  周亮认为,疫情期间国内服装制造产业的回暖是“虚假繁荣”:“疫情迟早要过去,中国还是要回归到原来的正轨上。”


  随着东南亚等国家的复工复产,之前回流国内的订单已经开始转回东南亚。数据显示,2021年12月,越南服装对全球出口同比增长50%,对美国出口增长66.6%。


  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BGMEA)称,2021年12月,该国成衣出货额同比增长约52%,达到38亿美元。尽管因疫情、罢工等导致工厂停工,2021年孟加拉全年服装出口总额增幅仍达30%。


  在2021年下半年,国内服装出口增速也在逐步放缓。2021年一、二季度,由于国际市场需求复苏和去年同期基数较小等原因,我国服装出口快速增长,至三季度增速明显放缓,四季度由于国外市场假日采购需求大涨的利好,增幅有一定回升。


  疫情减缓了纺织产业向东南亚等国家的转移,但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全球纺织服装制造将继续加速转移到东南亚等地。浙江纺织品服装企业健盛集团在2021年的半年报中指出,“向要素成本更低、关税争端扰动更少的东南亚国家转移中低端产能仍是大势所趋。”


  国内一件T恤的制造成本是东南亚的5倍,一位服装行业人士表示:“一件孟加拉生产的纯棉T恤,当地原料加人工成本不到1美元,到欧美终端市场折扣店卖5~8美元,而在广东生产同样原料的一件T恤,人工成本超过5美元,市场价格得翻倍。”


  “以前中国劳动力便宜,所以欧洲成衣商都愿意来中国拿货,现在印度、孟加拉、土耳其取代了这种优势。”上述行业人士表示。


  中国在各大进口国的市场份额正逐年下降。2021年1~11月,根据进口国(地区)统计,中国占美国、日本进口服装份额分别为30.6%和56.9%,较2020年的高点分别下降8.5和1.8个百分点,即便相较于疫情前的2019年,美国市场的份额也下降了2.6个百分点。而在2009年,美、日两大市场进口的中国服装份额占比分别达36.6%和82.9%。


  随着东南亚等地复工复产速度的加快,订单再次从国内流出,中国服装在发达国家市场的份额恐将持续呈现缓慢下降的趋势。


  周亮认为,低附加值产业迁往有比较优势的东南亚,形成区域产业链,是未来整个大的格局,而对中国来说,这类出口减少不一定是坏事。


  迈向纺织服装强国


  尽管拥有逾1700亿美元的服装出口额,但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出口服装行业的营业利润率不到5%,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近年整体利润水平还在持续下降。


  一位行业人士直言,中国纺织业存在大而不强的问题,今后加大产业升级力度,追求适度利润才是王道。


  纺织服装价值链包括原料生产、面料生产、产品设计和纺织服装制造等,其中纺织服装制造是服装价值链中利润率较低、竞争最为激烈的环节,属于劳动密集型环节。


  周亮认为,如果一味沉浸于过去的发展模式,发展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是对国家资源的浪费,“国际贸易中代加工的订单对中国经济没有什么好处,”他表示,“GDP和就业上去了,但利润附加值没有留在中国,被上游全拿走了,而牺牲的是我们的环境和能源。”


  致景科技联合创始人陈钟浩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政府方面曾表示,国家在电力能源上对企业进行用电补贴,但部分企业生产一些毛利仅3~5个点的产品卖出,甚至还赚不回能源的消耗。“无论是国家还是行业,都希望对产业整体的结构进行重构和升级,对低端的产品进行逐步淘汰。”


  在服装产业链中,面料生产、产品设计是实现价值链增值和高附加值的环节。服装的面料工艺与高科技密切相关,属于技术密集型环节,而产品设计则需要经济和文化的共同支持,属于智力密集型的环节。


  “疫情迟早要过去,中国得往产业链的高端环境去发展,把劳动密集型产业变成科技型的产业。”周亮认为。


  纺织服装产业的转型升级,也是日本等纺织大国走过的路,其转型经验或许可供参考。全球纺织业共经历五轮大迁移,从英国到美国,美国到日本,日本到韩国、中国香港和台湾,再到中国内地,再从现在中国内地部分迁移到东南亚。


  纺织工业对日本经济的振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人工成本不断提升等因素影响,日本纺织品出口大幅下滑。此后日本政府加大了对高端化纤材料和纺织机械的研发投入、注重培养高端服装设计人才,并将低端制造环节移往国外,国内集中资源生产附加值较高的流行成衣、服饰用品等。


  目前,日本拥有三宅一生、KENZO、优衣库等世界知名服饰品牌,并有着仅次于美国的顶尖化纤技术,日本东丽公司是“新材料之王”碳纤维的全球最大制造厂商,拥有全球超过30%的碳纤维市场份额。目前我国的碳纤维材料仍严重依赖国外进口,2019年约20%的进口来源于日本。


  尽管有疫情带来的制造产能回归,但中国还是要回到产业升级的正轨上,如日本等国曾经历过的,剥离低端制造环节,投入纺织服装产业高附加值的环节。


  中国不仅拥有雄厚的服装产业基础,更有着新的人口红利——广大的中产消费人群,成为纺织服装工业强国只是时间问题。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