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享受中国制造业红利的SHEIN,能反哺中国制造业吗?
详细内容

享受中国制造业红利的SHEIN,能反哺中国制造业吗?

时间:2022-01-28     【转载】   来自:微信公众号“观网财经”(ID:tiequanhe)

由中国人创立,却从不在中国市场销售的SHEIN,正在成为全球资本市场新贵。

据路透社1月25日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时尚服装零售商SHEIN正考虑重启赴美IPO计划,最早于今年上市,其创始人甚至可能为了上市而改变国籍。尽管SHEIN发言人否认了上述报道,但这家公司的商业价值已经不容忽视。

过去两年,SHEIN崛起速度惊人。数据显示,SHEIN在快时尚领域的市场份额从2020年1月的7%,跃升至2021年6月的近30%。2021年,SHEIN更是成为全球下载量第二大的购物类APP,超越传统电商巨头亚马逊。胡润研究院认为,SHEIN创始人许仰天的财富已达到400亿元,在中国40岁以下富豪榜上排名第三。

SHEIN和它成功的秘密,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SHEIN网站截图

SHEIN在全球市场的“真香”,背后是中国制造业的红利。

SHEIN在小单快返模式之下,整合中小制衣企业的产能,按照西方消费者的喜好调整生产,凭借上新速度、款式数量和低廉价格出圈。然而,拿走了产业链上最大利润的SHEIN,究竟有没有反哺中国制造业,造福流水线上的打工人?

问题答案就没那么简单了。

SHEIN从不欠账,甚至主动补贴工厂的作风,赢得了不少小作坊老板的忠诚。但是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一味追求廉价的SHEIN,也可能将中国服装业大量的产能,牢牢绑定在低端领域,打断落后产能的退出节奏。

这是SHEIN的AB两面。

外媒报道:SHEIN受到日本青年人追捧

小单快反

在服装产业链中,面辅料工厂在上游、成衣制造在中游,下游是品牌方和销售方。竞争格局是需求决定供给:消费端流行什么,制造端就倾向于生产什么,品牌方牢牢掌握着整个产业的发展方向。

曾经,大规模、标准化是制造端引以为傲的优势,但伴随着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发展,人们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和个性化,“市场潮流”周期正在缩短。

如今,消费端传递给制造端的需求是:个性化、小批量、多批次和快速交货。

这就好比一条产线,它以前的任务是在1个月内生产交付8000件蓝色立领衬衫。而现在需要在月内第一周生产交付2000件红色圆领短袖、第二周生产交付2000件绿色喇叭裤、第三周生产交付2000件黄色鸭舌帽子——到了第四周,之前推出的红色圆领短袖很畅销,反过来需要追加生产2000件。简言之,现在要求制造端得实时地盯着销售端来做。

这背后是市场变天:畅销款和基础款大订单的占比在降低,短平快小订单占比在上涨。相应地,制造商也得转变:产线排布和人员分配得重新来,以市场实时反馈的信息为准。

这种满足市场碎片化需求的模式,如今被叫做“小单快反”。规模化生产的刚性制造不再适合这种模式,而更为灵活机动的柔性/弹性制造(Flexible manufacturing)则日益流行。

快消黑马

SHEIN是柔性制造的获益者。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SHEIN通过自己的供应链管理软件和供应商(制造方)共享客户实时搜索数据,指导设计生产并管理制造过程,其效率远超同行。

彭博社获取的SHEIN公司文件显示,该公司要求供应商必须在10天左右完成设计和生产过程,这要远快于西班牙时尚品牌Zara的三周周转时间,更快于传统服装制造商通常的3到6个月的交货期。

SHEIN在国内比较神秘,公开报道不多。但披露的情况与外媒说法相差不大。

据《界面新闻》2020年报道,早年SHEIN要求代加工厂从接单到货物进(卫星)仓的时间是15天,2020年该周期缩小至11天,“七八天是常见速度。如果遇到爆款追加订单,SHEIN的供应商最快可以在3至5天时间交货。”而业内平均交货周期通常为15至20天。

交付效率的优势,也复刻在品类数量和低廉的价格上。

据财经媒体“晚点LatePost”2020年报道,2019年SHEIN全年上新15万款产品,平均每月上新一万余款,仅一到两月就赶上了Zara全年的上新量;Zara一件小连衣裙可以低到30多美元(约人民币191元),但同样的衣服SHEIN只要半价、甚至低过10美元(约人民币64元)。

显然,中国制造业的超高效率,促成了SHEIN现在的体量。

享受到中国发展红利的SHEIN,通过整合中国中小制衣企业产能出海吸金。但它的模式,能否构建一个足够长远的发展生态,并推动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共享红利、繁荣共生?SHEIN模式能否地可持续发展和复制,甚至反哺中国的制造业升级?

任何东西都有两面性。柔性制造如此,SHEIN也一样。

挤破头的生意

中信证券研报数据显示,SHEIN在2020年的营收约为700亿元人民币,最近4年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80%,预计2021年营收有望突破千亿元。

SHEIN崛起,产业链订单也随之饱满。

在SHEIN的供应链基地番禺南村镇,多数产能供应都在向SHEIN靠拢。自媒体“雨果跨境”的文章甚至提到,有业内人士戏称,“国内大概三分之一的服装产能都给了SHEIN”。

通过公开报道,我们很容易看到SHEIN的A面:它如何为中小厂家创造机会。

SHEIN从不拖欠供应商钱款,结账周期很短,甚至会提前结账;SHEIN也不会让供应商承担库存压力。SHEIN所有的代工厂和供应商都能使用MES工艺管理系统,实现对每个订单的各个环节进行实时和可视化的跟踪,从而控制生产效率,接入信息化……

放眼市场,做小单快返的企业有很多,但只有SHEIN做成、做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解决了制造端的痛点:如果订单量少,那么生产成本就高,工厂连机器开机的成本都不够,他们就不会,也没法接这个活。

SHEIN会主动给工厂补贴资金,同时承担成本较高的样衣打版工作。

“有些工厂它规模太小了,我们怎么去办?借钱给他,让他买设备,买厂房。”曾在SHEIN位于广州的供应链公司就职的谢向风(化名)对《界面新闻》表示,SHEIN借此收获了一大批“死心塌地”的成衣和面辅料供应商。

简单来说,有风险的活SHEIN自己全担了。童话里的白马王子也不过如此。

对于需要生存的中小企业而言,这是很有吸引力的。

“我们现在都挤破头去做SHEIN的生意。”一家工厂的负责人对“晚点LatePost”表示,2015 年SHEIN把广州的供应链中心搬去了番禺,原来跟SHEIN合作的工厂几乎都跟它搬走了。

低价走量,加剧内卷?

不过,SHEIN的温柔是有条件的。

制造商需要眼快、手快、交货快。

SHEIN以及整个柔性制造当前发展的B面,或许都可以从这里展开。

在自媒体“雨果跨境”一篇被国内媒体频频引用的采访中,一家SHEIN的小型供应商负责人表示,“SHEIN的出现其实让我们这些小厂商有了转型的机会,今年汕头这里很多工厂也转去为他们代工了。相比于国际品牌,SHEIN对制造、包装等流程要求要低得多,主要拼的就是产能和速度。”

用唯快不破的功夫,让供货商支撑SHEIN低价走量。不少人觉得,这是有问题的。

某产品价格约为13元人民币左右,SHEIN网站截图v

曾是SHEIN供应商的许欧泽(化名)对《21世纪商业评论》表示,SHEIN款多、量少、单价低,适合纯生产加工的工厂。SHEIN出货快并且平价,但不重视品质,将是一个隐患。“退货率很高,对品牌发展不利,做一线品牌的工厂,几乎都不会做SHEIN的供应商,因为亏损。”

在行业看来,SHEIN在为供应商提供机会的同时,也搅动着服装生产链,潜在地带动了内卷。

据此前报道,在国内SHEIN掌控着庞大的供应链,一些供应商为了赢得订单不得不降低价格,有些款式的衣服每件只赚几美分,部分供应商因此选择退出体系。有业内人士透露,SHEIN一直都将速度放在供应商平价体系的首位,90%的KPI都关乎速度与产能,这导致主业为生产较复杂服装类型的工厂极其吃亏。

SHEIN掌握着对上游厂商的议价地位,接单变成整条服装产业链的围城:有的供应商想进来,有的供应商想离开——“你不愿意变,总有人变,你做不来,总有人做得来。”

重返低端制造业陷阱?

从商业的角度上来讲,低端制造也是生意,无可厚非。但产业升级也很重要。

有SHEIN供应商负责人对自媒体“雨果跨境”表示,为节约成本,SHEIN采用的都是低端档次面辅料。自从自家工厂为SHEIN代工以来一直超负荷运转,面对海量订单,几乎进入完全无休的工作模式。这让他认为,SHEIN正在让中国工厂重返低端制造的陷阱。

低端制造,是不少中小企业的标签,也是中国服装行业长久的隐痛。

浙江开尔制衣董事长何志江2017年曾估算,一种普通的毛料西服在英国市场零售价格为150欧元,折合人民币约1120元。但是,每件西服的代工出口价格只有470元,并且这个价格十年来一直没有变动。去除各种成本,生产企业已经没有利润可剩了。

低价走量的国货和高品牌溢价的洋牌差距由此拉开。

工人是这种产业格局最大的受害者。

《界面新闻》援引的自媒体“裁客”走访报道提到,广州制衣厂工人反映计件生产的单价大多只有几分钱到几毛钱不等。“如果我想要拿到月薪七、八千的工资,每天的工作时长必须得在15个小时左右。还得手比较快。颈椎出问题和屁股坐烂是所有人的问题。”

归根到底,中国工人勤劳却难以致富的原因是产品附加值不足,利润空间稀薄。相反,发达国家往往通过其知识产权、品牌溢价、技术创新和理念营造优势,来改变行业的逻辑基底,从中获取大量利润。

中国工人不是技不如人,只是被产业角色束缚住了。

SHEIN的崛起,是否会把过多产能牢牢绑定在低端,让他们失去产业升级的动力?对企业来说,这样做或许仍然利润可观,但对于产业工人,未必是一件好事。

国货出圈,叫卖之外更应该叫好

在国外,SHEIN还面临着另一重争议。

近年来,一些西方媒体动辄对中国企业及其产品冠以环保和抄袭等一系列标签,甚至不乏蓄意捏造和恶意攻击,仿佛中国公司什么都是错的。SHEIN在很多时候淡去了自身的中国色彩,甚至让一些消费者误以为它是美国品牌。但SHEIN面临的某些争议,却值得思考。

有分析师对BBC等外媒表示,SHEIN的产品把握了消费者尤其是女性消费者,对“衣服重复综合征”的恐惧,也满足了一些消费者“好逛好买”和“便宜不贵”的消费心理。但事实上,价格过于低廉的SHEIN服饰,一些消费者穿过几次以后就丢掉了,既浪费也不环保。

美国零售业咨研公司Coresight Research分析师施密特(Erin Schmidt)表示,价格低廉是SHEIN产品吸引力的一个重要来源,只是这个价格低的离谱(ridiculously low)。在社交媒体上,不少SHEIN视频的主题都和SHEIN的“好玩”和“便宜”相关。这一点值得注意。

近年来,SHEIN已开始布局建设和输出品牌价值观,但是包括SHEIN在内的大量中国企业,要想摆脱造“质优价廉”的品牌形象,实际上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国外社交媒体截图

西方舆论每每高举环保和碳排放的大旗,但西方市场的一些消费习惯和心理,本身就滋长了浪费的风气。何况SHEIN的产品是在中国制造的,中国不应该为西方消费文化的不良风气买单。每一件被轻易丢弃的SHEIN产品,都在消耗中国的服装原料供给和制造业产能。

我们希望中国的服装产品能让西方消费者买得起,我们更希望有一天,我们用价格、品质和设计风格,让他们懂得好好珍惜。西方市场终将明白:中国制造既不是廉价和不值钱的代名词,也不是他们肆意挥霍和浪费的理由。中国千千万万制造工人的付出,他们应当尊重。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