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嘉兴嘉善纽扣产业实现"腾笼换鸟"
详细内容

嘉兴嘉善纽扣产业实现"腾笼换鸟"

image.png

100天,977家企业全部腾退,怎么做到的?

曾经,大舜纽扣产业是嘉兴市嘉善县西塘镇的主导产业之一,年产值、税收分别占西塘镇工业总产值、财政总收入的30%和34%。 面对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的大势,嘉善县以壮士断腕的魄力全面实施纽扣行业整治淘汰工作。

自今年4月27日正式启动腾退地块签约工作到6月底,仅用100天时间,就累计签约(腾退)房东企业209家、群租企业768家,腾退连片土地超1000亩。

这片1000多亩的土地上,正规划建设高能级现代产业生态园。 曾经"低散乱污"遍布的大舜也将成为西塘未来社区的重要部分,打造"三生融合"的长三角智创小镇展示窗口,进一步承接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的发展红利。

纽扣产业,必须转型

"我们企业干得好好的,凭什么腾退?" 今年4月,当嘉善奔马服饰辅料厂老板沈传根听说镇上要实施纽扣产业腾退时,心里满是抵触,"我们在这里已经生产经营了25年,一切都很顺利,而且现在一年产值也有1000多万,小日子过得挺好的! ”

沈传根的话,道出了不少嘉善纽扣企业主的心声。 自1914年创办第一家纽扣厂(嘉美克纽扣厂)至今,西塘镇大舜纽扣产业已拥有超百年历史,成为国内三大纽扣生产的重要集聚地,生产的纽扣产品及服装辅料达1600多个品种,纽扣年产量约700亿粒,产能国内第一、全球一半,从业人员超过2万人,产值规模40亿左右,全球每年每人有10粒纽扣产自这里。

西塘也因此将"中国纽扣之乡、国家级纽扣标准委员会和国家服装辅料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这3个"国字号"招牌收入囊中。

但光环之下,纽扣产业成长的烦恼也在不断涌现——

首先是产业的:1000多家纽扣企业中年产值2000万元以上的只有3家,绝大部分企业都是"低小散",利润以分、厘而计,同时还存在耗能高、安全环保隐患大等突出问题。

其次是环境的:纽扣生产的染色、电镀、喷漆等工艺环节均会对环境造成不同程度的污染,这与嘉善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的建设要求不相匹配。

转型,势在必行!

全面整治纽扣行业,对西塘而言,是一道知易行难的命题。

大舜纽扣产业年产值、税收分别占西塘镇工业总产值、财政总收入的30%和34%,目前企业1000多家,产业从业人员约2万人,要淘汰整治,不仅牵扯范围广、利益关系复杂,而且意味着要损失眼前的GDP。

"过去我们总是抱着'等一等、慢慢来,先看看'的心态,导致纽扣行业整治始终在小修小补的'整治提升路上'。" 嘉善县副县长郁晓凡说,现在西塘地处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内,纽扣行业的"低散乱污"问题不解决,生态绿色无从谈起,更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竞争力提升格格不入,"我们宁可少一点GDP,也要多一些生态绿色,必须坚定'腾笼换鸟'的决心,推动纽扣产业迭代升级。 ”

淘汰整治,势如破竹

决心已定。 "嘉善围绕"腾笼换鸟",在整治伊始首先进行"思想破题":县委常委会、镇村两级班子会、企业座谈会、个别走访会,会会盯着思想开;生态底色账、发展空间账、行业健康账,账账围着思想算,变"攻心战"为"凝心战"。 经过百余次会议,统一了思想,理清了思路,形成整治攻坚"一盘棋"。

思想"一盘棋",行动强机制。 纽扣行业整治淘汰涉及企业多、利益交叉复杂,为此,嘉善建立了强有力的整治淘汰工作机构,县委书记、县长任总指挥,常务副县长坐镇一线协调,人大、政府、政协分管领导驻点指导,23个县级部门和西塘镇到整治淘汰一线推进。 西塘镇作为纽扣行业整治淘汰的属地主体,全体班子成员及镇村近百名干部组成攻坚克难专班,分层分片、定量定时进行推进。

"可以说,我们嘉善县是以高规格机构、高效率协同、高强度推进的运行机制,最大力度推动纽扣行业淘汰整治。" 郁晓凡告诉记者,嘉善痛下决心全面启动专项整治工作后,按照"企业可接受、政府可承受、方案可实施"的原则,划分5大整治区块,对不同区域分类施策。

在1至5号区块中,1号、2号、4号腾退地块是攻坚的重中之重,而4号地块难度最大、情况最为复杂,在困难面前,西塘的党员干部没有退缩,而是敢于碰硬,以最难的4号地块为突破口,打开了局面。

"作为乡贤,我应该配合做好镇上的工作。" 嘉善县欣龙服饰辅料厂负责人周彩荣办纽扣厂已有14年了,在镇村干部多次上门做工作之后,最终松口,率先签订了腾退协议,成为西塘镇首家纽扣产业腾退整治企业。

"我是党员,我理应全速冲锋在先,带头做好腾退工作。" 嘉善荣德金属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俞景荣曾经担任过村干部,下海经商后一直心系西塘发展,他不仅自己在腾退协议上签字,还跟着镇里干部一起奔走企业做工作,顺利促成了10多家企业腾退签约。

党员带头、乡贤领衔...... 就这样,西塘镇只用7天就完成4号地块全部167家企业的签约工作,一个半月完成全部腾退,拆除面积达26万平方米。

率先啃下最硬的骨头后,整个腾退工作势如破竹——紧接着,西塘又用16天时间完成其余地块807家企业腾退签约、盘活土地近1000亩。

自今年4月启动腾退工作以来,截至6月底,该镇累计腾退企业977家,腾退土地831.8亩;总能耗从原来的5.1万吨标准煤下降到2.8万吨标准煤;废水排放从整治前的205家企业、60万吨废水年排放总量、240吨化学需氧量年排放总量,减少至65家、39万吨废水年排放总量、156吨化学需氧量年排放总量。

综合施策,走出新路

这几天,望着崭新的标准厂房和新设备,沈传根时常感叹,"腾退老厂进园区这一步,算是走对了。 ”

今年6月,沈传根腾退了占地3亩多的厂房,入驻了大舜服装辅料创业园,新的标准厂房面积2500多平方米,虽然折算下来面积没有老厂房大,但由于设计规范,实际可利用空间比原来更大了,为此,沈传根还借着这次搬迁的机会,新购了6套制扣机,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

"纽扣产业是西塘的主导产业,我们的整治提升,不是要把产业连根拔起,而是要让企业以更少的占地,更优的效益,换来未来更好的发展。" 嘉兴综合保税区B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杨丽萍说,基于这样的认识,西塘对明确列入腾退的区域,企业限时腾退,对保留的区域,加大执法力度,拆除违章建筑,提升企业安全、环保标准,对有条件的企业,实施兼并重组、智能化技术改造等整治提升的新路径。

左手淘汰,右手提升,嘉善针对纽扣产业的淘汰整治攻坚战,打出了一套行云流水般的组合拳。

嘉善天路达工贸有限公司是一家树脂棒、板材生产企业。 为了帮助企业整治后更好发展,嘉善县通过多方渠道引入了具有丰富产业整合经验的赛伯乐投资集团,由包括天路达在内的21家树脂棒板材企业进行自愿兼并、股份重组的方式成立了西塘大舜第一家具有现代化管理模式的浙江大舜扣多多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扣多多董事长俞善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抱团后,新公司的废水处理设备采用目前较为先进的微生物综合处理方式,实现高标准达标排放,总投资达1500多万元,这是小企业、小作坊无法承受的投入,"而且为了鼓励我们发展,嘉善将建好的2幢共12000平方米厂房免租提供给扣多多使用,仅此一项一年下来租金就要250万元。 现在公司的数字工厂投产在即,通过利用数字化管理系统和创建纽扣现货超市,将减少用人成本8%,降低次品率和损耗率80%以上,节约运营费用30%左右。 ”

不仅如此,嘉善还积极引入第三方机构,推动纽扣产业向微笑曲线两端发展。 在位于西塘镇的大舜纽扣产业创新服务综合体内,一粒粒小纽扣变成了时尚品。 该综合体通过互联网等手段运作,在推动大舜纽扣产业整体布局提升的同时进行产业载体落地,形成"产业服务+科技互联网+空间载体"的新型时尚产业创意设计的综合服务体系。 今年初以来,该综合体已服务西塘镇超100家传统纽扣企业。

纽扣做得好,更要卖得畅。 原本,大舜纽扣70%都直接或间接通过下游企业出口国外,如今,在西塘镇政府的积极推动下,当地不少纽扣企业也开始走出了"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的"双循环"之路。 帮助企业开拓国内市场的同时,西塘镇还积极推动纽扣企业通过跨境电商进行交易。 由于直面终端客户,少了中间商赚取差价,加上有了设计的加持,浙江天惠纽扣股份有限公司将原本5元一包的纽扣卖出了15美金的新价格。

在政府的有力推动下,嘉善纽扣产业转型升级展现新气象。 目前,西塘镇纽扣企业品字标企业从0家增长到7家,纽扣高新技术企业从0家增长到12家;省级科技型企业从4家增长到33家;发明专利从5项增长到49项;一般性股改企业从0家增长到8家,完成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企业2家。

"嘉善西塘纽扣产业的整治提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郁晓凡说,接下来,针对腾出的土地,1、2号地块将进行复垦,3号地块逐步清零所有污染工业企业,全面改善大舜片区人居环境;4号地块加快有机更新,建设标准厂房,并引进5G智慧产业,实现由传统纽扣向智能芯片的转型蝶变;5号地块围绕创建长三角智创小镇,"整个片区计划打造高能级现代产业生态化园区和生态优势转化的新标杆! ”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6224-4399
181-5117-6179
- YCC拉链
- YKK拉链
- SAB拉链
- SBS拉链
- HSD拉链
- CMZ拉链
新浪微博
扫一扫二维码,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