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美特斯邦威二代再创业,和Shein竞争大码女装
详细内容

美特斯邦威二代再创业,和Shein竞争大码女装

图片来源:pexels-cottonbro图片来源:pexels-cottonbro

2020年底,美特斯邦威公告创始人周成建之子胡周斌离职,随后,他创办了D2C品牌BloomChic,从北美出发,向海外大码女装市场进军。

几年前,胡周斌曾与姐姐胡佳佳一起接棒,担任美邦服饰总裁助理,负责互联网与创新业务发展工作。但新生代接班后似乎也没能挽救美邦服饰的颓势,根据此前业绩预告数据,美邦服饰2020年预计亏损5.8亿至8.2亿元。在国内服饰市场,难过的不仅是美邦服饰,行业洗牌仍在加速,仅在2020年,就有超过两位数的品牌宣布破产或者退出中国市场。

然而在海外,服饰类跨境电商正迎来新的机遇,而大码女装也在海外迎来黄金期。与胡周斌一样,押注大码女装的还有Sheinde。或许,整合美特斯邦威过去多年积累的资源,胡周斌在海外,反而比留守国内更能闯出一片天。

美特斯邦威二代转向跨境电商

2020年12月4日,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美邦服饰”)发布关于变更董事会秘书及财务负责人的公告,该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会秘书、财务负责人胡周斌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胡周斌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和财务负责人职务,辞职后胡周斌将不在该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胡周斌与美邦服饰现任董事长、总裁胡佳佳一样,他们都是创始人周成建的子女,曾在2016年从父亲手中接过了美邦服饰。离开美邦服饰后,胡周斌的下一站转向了跨境电商。

根据其领英资料显示,目前,胡周斌正创建名为“BloomChic”的跨境品牌。他在个人页面中介绍:BloomChic是一家由风险投资支持的早期时尚电子商务初创公司,在洛杉矶、旧金山、香港和广州都有业务。“我们在2020年底推出,已经筹集了约1000万美元的初始资金,并正在迅速扩大规模。我们已经准备好进入下一个超速增长阶段,其核心是从美国开始,专注于拓展中国以外的全球大码快速时尚市场。”

此次创业,胡周斌显然已经谋划了很久。企查查数据显示,就在美邦服饰发布胡周斌辞职消息的前两天,2020年12月2日,其大码女装公司广州深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而通过股权穿透可以发现,除了明势资本和福建省缔醇股权投资等投资者外,其余股东大多为胡周斌于2020年下半年设立的公司。

这并非胡周斌的第一次创业。2012年获得英国金士顿大学硕士学位后,胡周斌曾任职于阿里巴巴集团天猫事业部,不到一年他便离开阿里巴巴,创办了上海笔尔工业设计有限公司,旗下平台马良行提供给用户自主个性定制的电子商务平台,为客户提供衣物、首饰等方面的设计创新方案。2016年,该公司与明牌珠宝合并,而胡周斌则和胡姐姐一起接过父亲创办的美邦服饰,担任美邦服饰总裁助理,负责互联网与创新业务发展工作。

当年,美邦服饰已经陷入了亏损的阴影。数据显示,2008年,美邦服饰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上市之后,股票逆市大涨51%,周成建身家超过160亿元,成为中国服饰业的首富。2010年,美邦服饰市值达到巅峰,一度超过380亿元。

但2015年,美邦服饰营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2亿元,同比大幅下滑396.57%,该公司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门店数量也从5220家降至3800家。外界普遍将美邦服饰的新生代接班解读为“到了绝地重生的十字路口”。

海外大码女装会是新机会吗?

但新生代接班后似乎也没能挽救美邦服饰的颓势。业绩数据显示,2019年,美邦服饰实现营收54.82亿元,同比下降28.59%,净亏损8.26 亿元;2015~2018年,美邦服饰净利润分别为-4.32亿元、3616万元、-3.05亿元、4036万元。根据此前业绩预告数据,美邦服饰2020年预计亏损5.8亿至8.2亿元。

但在国内服饰行业中,遭遇亏损危机的不止美邦服饰一家。根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一年,有超过10家服饰公司宣布破产或者退出中国市场:真维斯、杰克沃克、Naf Naf SAS、广州腾羿、艾格等先后宣布破产;Esprit、Old Navy、earth music&ecology、Samansa Mos2、E hyphen word gallery、极度干燥、C&A先后宣布推出中国市场;达芙妮宣布退出中高档品牌的实体零售业务(包括中国大陆及台湾)、森马服饰出售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 100%的资产和业务……

但在海外,跨境电商在进入2020下半年以来呈爆发式增长,服饰品类更是其中佼佼者,Shein的崛起更使服饰类跨境电商项目备受瞩目。今年6月8日,D2C跨境电商平台Cider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分别是俄罗斯投资集团DST 、美国Andreessen Horowitz和IDG Ventures。

不过,与Cider不同,胡周斌切入的则是大码女装,是一片尚未完全被满足的市场。过去多年,在快时尚领域,大码女装都未能受到快时尚巨头们的重视,不过,2021年,市场正迎来新的变化。

今年7月,大码服装零售商Torrid成功登陆纽交所。根据海外媒体报道显示,这一创办了20年的品牌是北美最大的D2C大码服装品牌,在截至2020年2月1日的财政年度,Torrid的净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10.3亿美元,与2019财政年度相比增长了14%,该品牌还报告了4180万美元的净收入。该公司称,“98%的女装店致力于为30%的人口服务,而忽略了其余的人口。机会是巨大的。”

而这次IPO更刷新了业内对大码女装的认知。零售市场情报平台Edited的市场分析师Kayla Marci分析,对于零售商来说,完全拥抱这个市场仍有一些犹豫不决,Torrid的IPO是 “对大码时装需求的有力证据”。

同样押注大码女装的还有Shein,在其旗下也开辟了Shein Curve。或许,整合美特斯邦威过去多年积累的资源,胡周斌在海外,反而比留守国内更能闯出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