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疫情影响,孟加拉服装制造业恐难回到从前!
详细内容

疫情影响,孟加拉服装制造业恐难回到从前!

时间:2020-07-21     【转载】   来自:世间万象

  十年前,孟加拉国商人尤丁(Mostafiz Uddin)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厂,合作的公司包括英国时尚服装品牌Burton、Peacocks。

  但现在,工厂里积压的服装已经堆到了天花板。其中包括3.8万条Burton牛仔裤、1.5万条Peacocks裤装。

  尤丁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3月英国宣布“封城”时,他收到了噩耗:各大品牌取消订单,很多订单已完工待发货,而取消的订单中有80%没有赔偿。

  为生产订单,他已提前投入了数百万美元购买原材料、支付人工。如今银行已经停止为尤丁发放贷款,工厂发不出工资,“我的生活成了一部灾难片”。

  尤丁并不是唯一经历灾难的服装厂老板。

  据孟加拉服装制造及出口协会统计,受新冠疫情影响,孟加拉有至少9.82亿件服装出口被取消或暂停,总价值31.8亿美元,228万名工人受影响。

  服装制造是孟加拉脱贫的支柱行业,为400万人创造了就业。

  而在各大品牌取消订单同时,分析人士还预测,今后欧美公司为缩短交货期,以及降低风险,或将服装生产从东南亚地区转移到土耳其、墨西哥等国。

  100万工人恐失业

  自从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的《纺织品和服装协议》生效后,孟加拉的成品服装出口得以在欧洲国家享受无配额限制,在美国和加拿大享受配额优待。

  此后,该国的服装制造业飞速发展。随着美国的《发展中国家关税减免援助法》等一系列新政策的推出,加之更廉价的人工,到2011年,孟加拉成为全球第二大服装制造国。

  GAP、Zara、H&M等国际品牌以及Target、沃尔玛等超市均在孟加拉有制衣合作厂。

  如今,美国、德国、英国、西班牙和法国是孟加拉纺织品与服装出口的主要市场。其中,欧洲是最大市场,占这个南亚国家纺织品与服装出口的近60%。

  2018年,孟加拉的出口总额为405亿美元,其中高达341亿美元来自成品服装出口,占出口总额的约84%。整个服装制造业贡献了孟加拉GDP的16%。

  孟加拉成品服装出口占比。图片来源:Statista

  但孟加拉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主席Rubana Huq透露,自欧美相继成为疫情重灾区以来,孟加拉服装厂每天的损失平均达1亿美元。

  从3月到6月,全国有179家服装厂关门;在取消的31.8亿美元订单中,有超过一半来自欧洲国家。虽然目前各国开始重启经济,但各品牌取消和推迟订单的情况依然没有改善。

  图片来源:孟加拉服装制造及出口协会

  除了取消订单之外,Rubana Huq指出,还有大量买家要求制衣厂提供20%到50%的折扣。

  孟加拉制衣工工会中心统计显示,在受疫情影响的228万名工人中,至少有7万人已失业。

  据预测,到今年底,失业人数将攀升至100万。而在各大制衣厂中,85%以上工人为女性,普通工人的月收入仅为110美元左右。

  为应对疫情冲击,孟加拉政府针对制造业推出了6亿美元的援助计划,服装制造也包括其中。但随着疫情持续,业内人士担忧,孟加拉的服装制造正面临致命打击。

  今年4月,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警告,新冠疫情或让5000万孟加拉人返贫。6月7日,达卡智库政策对话中心的报告进一步指出,该国的贫困率可能倒退到15年前的40%水平。

  同样遭受打击的还有印度、越南、柬埔寨等纺织品和服装出口国。据《华尔街日报》统计,柬埔寨已有约250家服装厂关闭。服装、鞋类和箱包占柬埔寨出口的75%。

  服装零售巨头关门

  在行业链的另一端,受疫情影响,各服装品牌被迫关闭门店。美国服装零售巨头Ascena以及为美国多名总统提供服装的百年老店布鲁克斯兄弟甚至宣布破产。

  Calvin Klein母公司PVH集团宣布精简北美业务,关闭162家零售店;GAP有超六成门店已关闭,品牌旗下所有线下门店销量下滑50%以上;3月,H&M销售额下降46%,关闭了3778家门店;Zara发布的2019年度报告也显示,该集团全球50%的店暂时关闭。

  除了实体店顾客减少之外,由于越来越多人开始居家办公,对时装和正装的需求也大幅缩水。

  美国市场调查公司NPD在6月的调查显示,47%的顾客在居家办公时一天只穿一套衣服。相比衬衣等正装,有近四分之一顾客喜欢穿运动装、睡衣和家居服。

  麦肯锡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伯格(Achim Berg)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预测,在整个服装产业链上,将有20%到30%的公司因疫情倒闭。

  他还预测,今后为了缩短交货期、在下单时更灵活,欧洲服装品牌或将部分生产从远东地区移到土耳其、东欧和北非,北美品牌则将移到墨西哥。

  Rubana Huq也认为,服装制造业“不会再回到从前”。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