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美国无印良品申请破产,快时尚系统已经崩坏,那下一步是什么?
详细内容

美国无印良品申请破产,快时尚系统已经崩坏,那下一步是什么?

时间:2020-07-13     【转载】   来自:搜狐网

日本日用品品牌无印良品母公司良品日前宣布,其美国子公司「MUJI U.S.A」依照破产法第11章向美国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成为不敌疫情的又一苦主。

据彭博报导,美国无印良品列出的资产及负债规模介于5000万美元到1亿美元之间,而其撑不下去的原因,除了因电商快速发展影响营收外,当初为了提高品牌知名度,而选择在黄金地段开设大型店面使得租金压力沉重也是主因;疫情导致商店无法营业,更是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无奈之余只能选择破产重组。无印良品在海外的其他公司都不受影响。

这给准备出海征战美国的本土时尚牌一个警醒,美国的商业霸主地位,最终会输给无国界、可远程操作、低成本的网络营销吗?

在这次疫情中,全美已有超过110家公司正式向法院递交申请破产,是自2013年以来最快速激增的状况;财经界不乐观指出,若疫情拐点继续遥遥无期,那么状况可能会越加惨烈,甚至会出现「雪崩式」崩盘、比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还严重,百货、经典品牌撑不下去只是「无法开门」的第一批苦主,全球经济恐将面临另一波海啸。

毫无疑问的,新冠开启了一个时代。

过去十年, H&M、Zara 和 Primark为首的快时尚集团在全球迅速扩张,来自西班牙的Zara CEO更凭网店全球铺张蔓延更曾拿下全球首富头衔。

2020年,在疫情催谷下,时尚界前所未有地凸显了种族主义、反环保主义与阶级主义等快时尚的重大问题。

疫情升温后,大型零售商取消数十亿美元订单,这也造就了一些农力为主的贫国工厂,工人拿不到工资,外贸出口单减免。

快时尚品牌们依赖人们过度消费,每周都有新品上架的有害系统,也因应疫期影响,不得不慢下来,做出调整。

但快时尚的问题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解决。专家们预测零售商会释出更多折扣,以脱手隔离时店面关闭造就的大量存货。「无可避免地,我们也会看到大批价格极度优惠的服饰,因为商店们少赚了一整个季节的利润」,倡议团体Fashion Revolution共同创办人Orsola de Castro表示,「但我们大家都知道便宜时尚的制作过程并不道德,也不永续。」

百万才报道了印度快时尚巨贾,握持目前脸书、IG等社交媒体最大比例的boohoo集团因为疫期依然让工厂开张,而陷入血汗工厂危机,一夜市值跌了13个亿。

在英国,清洁成衣运动 (Clean Clothes Campaign) 的一篇报告指控网络快时尚零售集团Boohoo让工厂人员暴露在新冠病毒风险中。该集团回应他们「不会容忍任何不符防疫规定的事件,特别是针对供应链中劳工之待遇。」

付出代代价的工人

因为品牌大规模取消订单,制造商发不出薪水,让数百万制衣工人失业,相信这样的情形在中国制造业为主的工厂里也多有发生。

孟加拉服饰制造与出口商协会 (Bangladesh Garment Manufacturers and Exporters Association) 表示,仅在该国就有超过 31.8 亿美元的订单被取消或搁置,其他如印度、柬埔寨与缅甸等服饰生产国也都受到影响。「现状确实严峻,」孟加拉劳工团结中心 (Bangladesh Center for Workers’ Solidarity) 执行董事 Kalpona Akter 在 4 月时对媒体采访时说,「没薪水就代表没有食物,更不用提医疗与其他花费。」

针对此问题,Remake在4月展开了PayUp活动,督促品牌们全额支付订单费用。这份请愿书现已有将近 200,000 个签名,知名支持者包含模特儿Amber Valletta、Cameron Russell与Arizona Muse。Barenblat表示:「制衣工人是这个产业的骨干,而在新冠肺炎与品牌们之行动其实都不成比例地冲击他们生计的当下,我们要追究业界的责任。」

根据 Remake 的后续追踪,H&M、Zara 与 ASOS 等品牌已同意全额支付订单款项,但Arcadia集团旗下的Primark与Topshop 等品牌尚未表态。不过 Primark 倒是推出了一笔援助制衣工人的基金。「4月时我们成立了一笔薪资基金,来确保工人们尽快拿到生产中产品的薪资—至今已发出超过2000万美元,」一位 Primark发言人说,并补充他们「致力吸收 3.7 亿英镑已完成及/或生产中的订单。」Arcadia 则表示还在与供应商「持续讨论」被取消的订单。

同时,柬埔寨等国家内成千上万的工人们在疫情中失去工作,导致入不敷出。过去几个月有些工厂重新开工,但制衣工人们回报这些场所有感染风险。

而欧美世界世界的黑命贵活动引发的种族正义讨论,也凸显出快时尚模式过度依赖对有色人种女性(约有 80% 的制衣工人为女性)之剥削。

品牌需要承担责任

另一个重要问题——环境永续性上,企业的责任层面也迫切需要关注,特别是考量到疫情对制衣工人所造成的冲击。倡议人士们希望看到什么改变?「最重要的是维生工资,」Barenblat 说。「我们需要正确的帐目;在食物杂货、房租、交通等花费不断涨价时,现在只支付最低工资已经不够了。」近期一项调查发现近 93% 的品牌没有支付给供应商维生工资,因此安全成衣运动推出了Fashion Checker网页,让你查看零售商们做出了哪些承诺。目标是在 2022 年时所有品牌都会付给制衣工人维生工资。

允许工人组织工会是品牌可走的另一步。「工会化可让制衣工人的声音被听见,」de Castro 说。「在工会架构下,如出现订单未付款等情形,工人们能受到较好的保护。」

品牌本身也可以游说各国政府给制衣工人们更好的社会保障。「这些公司强推的通常都是不能保护工人之劳工法,」Barenblat 评论道。「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工人们的安全网;社会保障,医疗服务。」除了工人待遇外,快时尚品牌也必须大幅度重新发现仰赖以量制价的商业模式。现在每年约有1500亿件服饰被生产,而制衣使用的原料有87%最后都会被掩埋或火化。

「现实是,过度成长的系统并不会带来繁荣,」de Castro 说道。「环境因其恶化,而低价时尚供应链中人们面临的人道剥削与污辱,更是我们应该正视的层面。」

身为消费者 我们可以怎么做

虽然促成系统性改变是品牌们的责任,但我们也都有自己的角色要扮演。de Castro 说:「消费者意识力量强大;消费者拒绝对这个系统买单,与公民质疑品牌作为是很重要的抗衡力量。」可以直接询问品牌谁制作了你的衣服,支持 PayUp等运动员捐款给援助制衣工人的基金。也能尽量购买二手衣物,并延长衣柜中现有服饰的生命。

新冠让许多人有机会思考事物的重要性,而专家们认为消费者行为有望出现长期转变。

在未来,零售商会提供价格合理、永续又道德生产的衣物。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