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回顾:美国制造业的至暗时刻
详细内容

回顾:美国制造业的至暗时刻

时间:2020-06-12     【转载】   来自:福布斯中文网

image.png


  2007年至2019年经济周期已经载入史册。客观地讲,即使在疫情发生前,这段经济周期已经是美国制造业最黑暗的时期。美国如何自救?政府政策能否发挥作用?


  经济学家通常将经济两次达到繁荣峰值之间的时期作为一个经济周期。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经济周期测定委员会负责测算经济周期。该机构最近确认,2020年2月的月度经济达到峰值,2019年显然是经济增长触顶之年。上一个峰值年为2007年,就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


  遗憾的是,过去12年间,美国国内制造企业举步维艰。它们的困境在产出、生产率和就业指数方面可见一斑。先来看产出。美联储工业生产指数显示,制造业产出自2007年到2019年下跌1.3%,比30年代大萧条还要严重。1929年峰值到1937年峰值之间,工厂产出其实有所增长。


  生产率情况也不容乐观。美国劳动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9年,制造业每小时产出每年只增长了0.4%。与之相比,2007年之前的20年,产出每年增长3.7%。医疗器械及物资制造业就是严重落后行业之一。最近一个经济周期,该行业的生产率降低了10%。无怪乎疫情期间美国生产个人防护设备那么难!人们本来以为,航空航天产品和零件制造业是美国工业尚存的明珠。然而,该行业的生产率在2007年至2018年间没有增长。


  2008年及2009年,制造业就业大幅萎缩,此后再也没有恢复。截至2019年,制造业就业机会依然比2007年少100万个。制造业就业机会减少的州有40个,冲击十分广泛。2007年至2019年之间,罗德岛、纽约、西弗吉尼亚、新泽西、特拉华、华盛顿特区、马萨诸塞、佛蒙特、马里兰等美国东北部及大西洋沿岸中部各州的情况最为严重。最近一个经济周期,上述各洲的制造业就业机会流失均超过15%。


  为什么要关注上述问题?正常时期,全球经贸体系能够高效地在各地之间运输货物。但是,在疾病大流行、战争等困难时期,工厂位置的重要性便立刻凸显。遇到困难时期,如果自己生产不了产品,就只能等着别人供货。


  面对上述问题,美国大有可为之处。2008年5月,笔者在进步政策研究所(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的同事Paul Bledsoe撰写了一份非常精彩的报告,讨论了如何利用税收等各种激励措施,发展美国清洁能源制造业。他写道,该行业蕴藏着巨大机遇,不仅有风能和太阳能,“还涉及电动小汽车、电动巴士、电动客车、电动汽车充电站、电力存储、新一代生物燃料、智能电网、氢能燃料电池、先进变压器、微型水电及水电储能、碳捕捉设施、天然气及工厂改造、碳技术产品、直接空气固碳、先进及模块化核电站等众多技术。”


  至于制造业的其他板块,美国需要发挥大数据和5G网络的力量,建设供应链更短、更简单,专注本地生产,更加灵活的新型制造业生态系统。一些产品价值较低,却要万里迢迢地运输,造成大量温室气体排放,这简直没有道理。自由贸易当然重要,但是经济已经不必向全球要规模效应。


  为打造更优质的制造业,美国政府必须采取措施,拿出当年打造互联网的功夫,建立货物互联网。笔者在2019年一份报告中指出,目标就是发挥政府资金及技术援助的力量,在全美催生5万家新创企业,创造100万个新就业机会。


  从广义上来讲,上一个经济周期为美国上了一课:对制造业采取不闻不问的政策,只会令美国越来越落后,这对所有美国人都不是好事。


  Michael Mandel为福布斯的撰稿人,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个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