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后疫情时代的时尚制造业将何去何从?
详细内容

后疫情时代的时尚制造业将何去何从?

时间:2020-05-16     【转载】   来自:福布斯中国

时尚行业的重生就是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对时尚行业造成严重冲击,全球各地的制造商数十亿美元的订单被取消,主要的实体店歇业,美国线上销量降低30%到40%。未来几个月,大部分时尚品牌会饱受财务问题困扰,很多品牌可能扛不过这次危机。

位于阿拉巴马州弗洛伦斯,OnPoint Manufacturing的制造设备可以按需生产。图片来源:ONPOINT MANUFACTURING

 

新冠肺炎疫情被称为“黑天鹅”事件,它暴露了传统时尚行业的根本性问题——供需关系匹配。业内领导者很擅长按照原有的模式做事——按季度生产,出口国外,在此之前没有搜集任何的客户反馈,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希望几个月后产品在全球各地各大门店大卖——这是不可能的。时尚行业每一季度的产能过剩高达30%到40%。该行业全球年收入已经达到2.5万亿美元,已经到了要全面革新生产方式和产量的阶段。

传统的时尚行业很费钱、而且污染严重。根据《2019年全球健康趋势报告》,时尚行业是全球水资源的第二大污染源,产生了约10%的碳排放。人类爱美让地球切实的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目前,世界各国因新冠疫情被迫停摆,时尚行业难得有一个机会反思本行业的财务和环保模式。大型时尚企业控制着大部分行业价值链,它们确实有义务去反思。除此之外,新兴时尚企业也要抓住这次机会——现在是创新型企业撼动行业传统、改变现状的最佳时机。

可能会有哪些变化呢?

按需服装制造

更多的业内专业人士认为,快速的按需服装制造会是时尚行业新常态的重要内容。

On Point位于阿拉巴马州的弗洛伦斯,公司的总裁Kirby Best对此深信不疑。他早前曾在出版行业小有成就,帮助实现书籍的按需生产。十年前,Best决定转向服装行业,把自己先前的经验应用于此。他设计了一个高科技制造设备,让时尚品牌可以按照消费者的需求快速、经济的进行生产。

Best表示,“有了按需制造,我们的客户无须像从前一样,订购上百种产品,最后根本卖不出去。有了按需制造,库存、材料浪费就不存在了,我们也不需要仓库了。”

按需制造更经济、也更可持续。时尚行业极度浪费、而且非常昂贵。有了按需制造,时尚品牌需要支付的预付现金量减少、库存积压也可以得到改善。

按需制造也更符合逻辑。传统的服装制造是在销售前几周或前几个月完成的。有时,全球生产已经进行一半了,还完全不确定这个产品是否会进入零售市场。按需制造更快捷、精准。客户订购产品后,厂家会一次性生产,然后几天内发货。这意味着,品牌方不会有高价库存积压,也不需要在季末把库存扔到垃圾填埋场,可以改善品牌方的盈利状况,还能保护环境。

但是,快速的按需制造真的可以给时尚行业带来变革吗?必要的设备投入和量身定制的制造技艺是否太过昂贵和复杂,让人望而却步呢?

Best表示,真正的挑战是转变思维方式,而不是对技术和劳动力的投资。他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改变需要耐心。按需生产刚进入出版行业时,出版商也是无法接受的。现在按需生产和(传统的)长期胶印并行。我相信时尚行业也会如此,而且新冠肺炎疫情会加速这一转变。”

本土还是全球?

生产活动的地点靠近最终消费者的话,按需生产的效率是最高的。这样一来,品牌方可以进行线上销售,几天之内就可以把货品送到消费者手里,没有库存。比如说,有阿拉巴马州的地理位置优势,OnPoint可以接下订单,几天之内就可以把货品送达全美各地消费者的手中。

不过,虽然大部分服装制造是在其他国家进行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看到了按照传统模式(非按需生产)的美国本土生产品牌的优势。

Savigny Partners是一家从事奢侈品行业合资、并购的公司。该公司的执行合伙人Pierre Mallevays提到:“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工厂关闭、国际运输时间推迟,目前的国际供应链模式让很多企业陷入困境。”

在这一情况下,本土生产和仓库可以解决疫情等危机造成的发展瓶颈。但是,只有在产品需求存在的情况下,本土生产和仓库才可以解决问题,这就意味着时尚行业需要更好的调整供需关系。

时尚行业之所以把制造工厂转向国外,最常见的理由是成本优势。Best认为这个逻辑是有问题的,他以亚洲的一个制造工厂为例,提出整体的成本基础被低估了。“只看每单位的制造成本,您看到的情况是不全面的。其他因素也需要考虑,比如仓库、运输以及时间价值相关的风险。这些都考虑了之后,我不好说亚洲的生产成本是不是更低。新冠疫情促使我们思考这些问题”。Best认为,制造活动最终还是要靠近消费者,在他/她们的生活区域进行。

然而,一些行业专家担心,向“仅在本地”生产的转变,将在其他方面损害该行业,包括失去依赖于提供这些产品的全球劳动力的专业技能和技术。

纽约时装设计师比布·莫哈帕特拉强调了放弃海外制造的危险: “如果我们不放眼全球,某些技能和工艺就会消亡,比如源自印度的刺绣。”他还提到了全球制造业的巨大转变对人类的影响: “我相信应该支持本土企业,但我们需要保持平衡。我们不能丢下别人不管。作为一名创意工作者,我有责任关注那些从一开始就支持我事业的工匠们。”

因此,尽管回归本土生产是该行业可能出现的情况,但这种转变似乎需要谨慎而深思熟虑地进行,否则,它带来的问题可能比它解决的问题还要多。全球和本地制造业的平衡组合或许是最好的出路。

时装季的结束

越来越多的行业领袖认为,坚持“时装季”的品牌越来越没有意义,即按照固定的时间表每年推出固定数量的时装系列。这一传统可能会导致品牌和零售商陷入大量库存无法销售的困境。由于按照这个时间表生产是提前几个月完成的,因此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的任何小问题都会影响整个模型的成功。

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由于消费者需求急剧下降,许多品牌和零售商从2020年春夏服装季开始就积压了大量服装。这些库存将在未来几个月失去大部分价值,并在夏末前从全价零售店撤出。

据Mallevays称,这种过时的销售方式即将改变: “各品牌可能会寻求减少季节性,转向核心的、可重复的产品系列,同时专注于自己的领域和不同之处。”产品系列的宽度可能会被削减。”

莫哈帕特拉对此表示赞同,他指出,他和他的许多设计师朋友都在重新思考他们设计季节性时装的方式: “消费者感到失望。夏天,女人们去百货公司买游泳衣,结果一无所获。所有的一切都是秋季商品”。因此,莫哈帕特拉倾向于每月生产少量产品: “我不认为遵循传统的时间表会有太大的影响。”

在环境方面,“无季节性”的转变要好得多,因为它打击了这样一种观念,即任何系列的货架寿命都很短,必须用下一季的产品取而代之——这将导致更多的服装被生产和浪费。这一转变将对时装创意产生何种影响,以及设计师们将如何设计,还有待观察。

消费者第一

目前疫情中的一线希望是在线时尚购物的整体增长。此前只在实体店购买服装的消费者,如今首次在网上购买。那些没有发展电子商务能力的品牌正在这样做。品牌与客户之间的直接关系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得到培育。

 “数字化的趋势在时尚品牌和他们的顾客之间创造了一种更好、更直接的对话——它为设计师提供了更好地理解顾客的品味和偏好的工具,”Mallevays说。

莫哈帕特拉呼应了新冠肺炎疫情让购物者成为焦点的观点: “我们都被迫按下了重置按钮。旧的制度是不可持续的。我们不能再盲目地生产东西,希望消费能跟上。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把重点放在消费者身上。”

这种转变对多品牌零售商的影响还有待观察。那些大部分业务已经在网上的公司将明显处于优势。“对于多品牌零售商来说,证明他们的不同之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无论是通过策展、位置还是价格,”Mallevays说。

最终,对于品牌和消费者来说,任何行业对可持续发展的关注增多都是一个好兆头。消费者对可持续时尚的兴趣一直在上升,2016年至2019年,互联网上对“可持续时尚”的搜索量增加了两倍。这反映在消费者对购买可持续和复古服装和使用服装租赁服务的兴趣日益增长——每一项服务都比季节性购物更环保。去年9月伦敦时装周期间,反对浪费的抗议活动也证明了这一点,媒体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毫无疑问,新冠肺炎疫情对时尚业产生了重大影响。企业如何在较长时期内做出反应,是目前的机会所在。各大品牌是否会做出改变,比如通过本土企业转向按需生产? 消费者会要求与那些避免过度生产、注重可持续性的品牌建立更紧密的直接关系吗? 如果说这个行业有一个时刻需要承担改进自身的时间和成本,那就是现在,对产生废物的商业模式的容忍度在降低,对目标驱动的可持续行动的期望在提高。到目前为止,2020年对商业来说是混乱的一年,但是混乱孕育着机会。

时尚行业,是时候加快步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