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纽商界:制造业是振兴疫后经济的关键
详细内容

纽商界:制造业是振兴疫后经济的关键

时间:2020-05-07     【转载】   来自:新西兰先驱报

image.png


      据《新西兰先驱报》(NZ Herald)近期报道,自“新冠病毒”肆虐以来,全球只有极少数的30几个国家或地区至今尚未发现确诊病例。而绝大多数国家,因其经济或多或少依赖于中国市场,或需要在华企业提供零部件来完成其产品的最后组装。疫情爆发后,绝大多数在那里开设的工厂都被迫停工停产,造成全球性产业链的断裂。凡依赖中国市场的行业受到严重冲击,经济部分或完全瘫痪,损失惨重。严峻的现实和惨痛的教训迫使各国痛定思痛,改变全球化导致的产业链失控带来的灾难性局面,美、日、韩、澳和欧盟等多国政府投入资金帮助企业回流。


      新西兰也不例外,位于南岛Ashburton的新西兰袜业公司 (New Zealand Sock Company) 曾经在中国开设工厂,加工生产新西兰特色的袜子产品。该公司当年因为价格原因而去中国投资开厂,后来发现在那里生产的袜子越来越没有竞争力,于是决定对其产业发展战略作重大调整,将公司的生产重心搬回新西兰本土,增加对Ashburton工厂的投资,引进了关键设备,加强了生产的智能化管理,明显提高了生产效益,因而能生产更多的袜子。


      该公司在新西兰全国实行停摆 (Lockdown) 之前,完成了意大利高科技机器的安装,将生产袜子的程序改为生产口罩的程序,并确保了本地制造业工作岗位,这一安装系列的调整令公司开始生产可清洗的美利奴羊毛口罩,而且已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收益。


      公司老总Euan Sparrow自信地告诉Stuff传媒,他的乐观不止于此,他希望新西兰能够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的世界,开创一个新的时代,而且在这个世界中新西兰人需要本地生产的产品。


      Sparrow说:“两年前,由于价格问题,我们将部分产品转移到中国,包括为新西兰公司Skellerup生产的高性能袜子。但我们现在己将生产的产品带回了新西兰。”


      意大利的机器设备使这一转变成为可能, 帮助公司降低了每只袜子的生产成本。


      Sparrow 说:“我们可以在Ashburton制造它们,价格与在中国制造的价格相同,但质量更好。”


      在西太平洋银行 (Westpac) 首席经济学家Dominick Stephens称之为“制造业活动的大规模破坏”的时期,意大利的机器设备赋予新西兰袜业公司更大的创新能力。据悉,“新冠病毒”席卷了意大利,那里的袜子生产商突发奇想,希望将机器用于生产瘟疫防护产品——口罩。于是,意大利人创建了在袜子机器上制作口罩的软件程序。


      让制造业回国

      新西兰袜业公司将其海外的生产线迁回国内之举,广受欢迎。此举如同日本、韩国正在进行的将其在中国的制造业陆续迁回各自国内,并誓言将不再依赖全球供应链。


      新西兰雇主与制造商协会首席执行官Brett O’Riley认为,制造业可能是新西兰疫情之后经济复苏的支柱。新西兰没有像松下、丰田或三菱这样的大型跨国公司,但新西兰确实有制造商证明他们可能在面对全球竞争的同时进行创新和生存。例如,“仙人掌户外” (Cactus Outdoor) 和“原始世界”(Untouched World) 是专业设计生产野外服饰的两家新西兰公司,它们已经转向为可能暴露于冠状病毒的人们制作防护服和口罩。


      O’Riley说:“制造业对经济复苏至关重要。这一行业确实雇用了很多人,并且有可能雇用更多的人。”


      据信,新西兰在“新冠病毒”爆发前,近20万人从事制造业。


      O’Riley接着说:“如果我们的经济以更安全的方式度过这场危机,我们就有能力使经济在此基础上获得更大的提升。”


      日韩等国的做法表明,将海外的制造业迁回本国,不但可以从根本上扭转本国经济完全依赖全球产业链的被动局面,同时可以改善国内就业情况,相当于实现了产业链的重新布局,更有利于本国经济和产品出口的运作。


      谁熬过谁生存

      西太平洋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Dominick Stephens预测,制造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许多小型制造商很可能无法生存。


      Stephens认为:“解除停摆后,许多制造商将再度陷入一个经济活动大幅下降的世界,他们必须严格遵守COVID-19的安全规定。与大型企业相比,小型制造企业没有足够的财力来度过经济衰退,而COVID-19可能是一些苦苦挣扎的企业最后一根稻草。”


      全球贸易很可能放缓,很多国家会因为要优先保证国内制造业而令经济民族主义抬头,今后的全球贸易恐怕会在一种“去全球化”的过程中呈现完全不同的格局。


      对此,Stephens指出:“对于一些新西兰出口制造商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对那些在国内市场上进军国际竞争的公司而言,很可能又是件好事。”


      政府采购与新厂开设

      O’Riley认为,若要在制造业建立规模经济,政府采取适当的行动是必须的。


      比如,让服装制造商转向生产COVID-19防护产品,必须以政府的需求为后盾,这说明通过政府采购可以促进提升服装制造业的发展潜力。


      另一个需要政府采购的制造业领域是房屋预制行业,O’Riley直言:“我们在整个领域都落后,必须通过(政府)采购来创造一定规模,这是一个机会。”


      因为一直在寻求建立预制房屋工厂的新西兰制造商们提出了十分直白的要求:不需要政府的资金,只需要政府的采购命令。


      我们不难想像,如果这一行业真能落实政府采购,很可能KiwiBuild也不会失败了。


      这里有一个运用政府参与而获得发展的较为成功的案例。在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中,制造商Spanbild集团宣布在怀卡托的Matamata镇发展预制建筑工厂,预计为当地创造30个工作岗位。


      集团首席执行官Kerry Edwards说:“新的Matamata工厂将于6月中旬开业,最初将创造15个新的全职工作岗位。我希望在接下来的3、4个月中,工作岗位数字将翻番,达到30个。”


      Edwards展望未来,很有信心地说:“随着我们位于基督城Rolleston的南岛Concision工厂为Matamata工厂提供材料,我们有潜力为在基督城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


      据介绍,教育部是支持需求并允许进行投资的客户之一。由此可见政府行动的必要性。


      Edwards说:“Concision工厂具有立即生产能力,每年可预制1,000多套各种房屋,包括学校的可移动教室、社会住房以及其他社区房屋和商业建筑。”


      “购买新西兰制造”的倡议

      一些制造商看到了购买新西兰制造的回潮迹像。


      袜业公司老总Sparrow说:“购买新西兰(制造)活动真是很神奇。我相信那些留在新西兰制造业的人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因为公众意识到,新西兰制造是我们所有人生存的基础。”


      “在摆脱了疫情的影响之后,如果没有了来自中国或是其他地方的恶性竞争,这对新西兰制造商来说将是健康的。新西兰的大型零售商Kathmandu是我们最大的客户,他们在推动购买新西兰产品方面做得很棒。”Sparrow说。


      回到未来

      新西兰最大的服装生产商“仙人掌户外”的所有者Ben Kepes表示,制造业未来的关键是政府的行动,这是因为制造业对国家的战略重要性。


      Kepes说:“冠状病毒表明,如果我们依靠遥远的供应链和遥远的经济体,当这些经济体出现问题时,我们就无法再依靠它们。因此,除了明显的社会和环境问题之外,从信赖来看这是危险的。”


      Kepes认为,新西兰需要考虑在本国生产服装以发展基础设施所需的全部条件。他呼吁区域发展部长Shane Jones使用一些地区增长基金投资建立一个织物制造商,以摆脱本国企业依赖海外供应商提供原材料的被动局面。


      Kepes建议道:“可在一个地区建一个纺织厂,Northland或West Coast都是理想的选择,我们将致力于使用本地生产的织物。”


      结语

      帮助中小企业成功度过目前的危机是政府的重要职责,政府政策对于从现有的制造业获得更多利益至关重要。


      在即将到来的经济复苏期间,政府应该提供更多支持性政策,例如为中小企业提供减税、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取消最低工资上涨、恢复90天就业试用期、以及旨在使制造商更容易开展业务的其他条款。设想一下,如果每个制造业都有一个转变或调整,那将意味着会新增多少就业机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