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服装批发业的艰难时刻:疫情打乱节奏 影响或持续整年
详细内容

服装批发业的艰难时刻:疫情打乱节奏 影响或持续整年

时间:2020-04-29     作者:马纪朝【转载】   来自:第一财经

image.png


  19岁即离家开始在服装批发市场打拼的王云,正在迎来从业20多年来的最艰难时刻。


  王云的店铺,位于郑州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服装批发市场内。这家服装批发市场所处的郑州火车站服装商圈,占地面积仅1.5平方公里,却聚集了近3万商户,从这里诞生的银基商贸城、世贸商城和锦荣商贸城等数十个服装批发市场内,每年销往全国各地的服装高达10亿件,日均营业额3.3亿。因此,这里与广州白马、杭州四季青、北京大红门并列成为国内四大服装批发市场。


  这并非王云一个人的艰难时刻,她所在的郑州火车站商圈,正在面临一场大考:在电商、直播以及疫情等多重冲击之下,这里的经营户,甚至整个服装批发行业,该如何抗住这些打击?


  行业轮回被打乱


  眼看春天都快要过完了,可王云的店里,却还挂着冬天的羽绒服。愁眉苦脸的她,坐在店门口,望着稀稀拉拉来往的客人,却无法将这些客人变成自己的客户。


  第一财经记者实地采访发现,诸如王云这样,眼见夏天即来,店内却仍在展示羽绒服的店铺,仅该市场其中一层就有10多家。


  王云正在面临艰难的抉择:要么,迅速止损,把这些羽绒服亏本清仓,低价处理;要么,把希望放在厂家身上,与厂家协商,将这些羽绒服换成夏装。往年,她都是这么操作的。


  但今年的情况不同,王云所代理的这个总部位于武汉的羽绒服厂家,也正因为疫情自顾不暇,哪还有精力顾得上她这样的批发商呢?


  即便是自认为“生意正在恢复”的呼霞也承认,今年的服装生意之差,是她从业10多年来从未经历过的。


  呼霞的店铺,面积有100多㎡,主要做服装批发,客户也大多是位于郑州及周边城市的服装店主,今年4月份,她发现,销售额与去年同比下降了50%,而利润,更是下降了70%。


  呼霞告诉记者,虽然服装有四季,但对他们而言,冬装却是他们一年之中生意最好、利润最高的类别。


  “冬装持续的时间长,其它诸如春装、夏装,衣料薄,成本也低,利润就提不上。”呼霞说,往年春节,他们也会放几天假,但一般春节后开门营业时,员工基本上也都全部到位了。此时,年前那些已经在她的商铺进过货的服装店主们,也基本上趁着春节把货卖完了,等商铺一开门,他们都会跑过来要货,于是,三、四月份春装的销售旺季也就起来了,到五、六月份,夏装开始畅销,然后是秋装、冬装,基本上每年都是这样的轮回,生意虽然会因为款式不同,稍有起伏,但也总算稳定。可今年的疫情,却把整个服装行业这个平稳的轮回打乱了。


  呼霞感慨说,她干了10多年服装生意,还是第一次遇到商城会闭店关门两三个月,这场意料之外的疫情,几乎让她措手不及。


  往年,因很多服装厂家节后复工较晚,诸如呼霞这样的服装批发商,都会在年前提前囤积一些较厚的春装,以应对春节后的下游客户进货。呼霞就在去年岁末囤积了五六千件春装,结果,本该在正月初就开门的服装商城,直到2个月后的3月份才被允许复工。


  眼瞅着天气越来越热,也就意味着这些厚春装,越来越没有销路,呼霞不得不赶紧联系商城管理方,将五六千件衣服拉回了家。


  影响可能持续一整年


  同样为服装积压发愁的男装批发商余国民,也趁着机会,到仓库里拿回了几件羽绒服和男装的样衣。


  “(今年)赚钱我是不指望了,生意能守住,我就觉得没白折腾了。”余国民说,他从2004年开始做代理,10多年间虽然生意起起伏伏,但总体还是稳步上涨的,直到2012年以后,电商开始崛起,他才开始感觉生意比往年往下滑了一些。但他通过调整招商思路,将渠道进一步下沉,2019年的生意总算止住了下滑势头,与2018年持平了,结果,却碰上了2020年的疫情,“这可能是最严重的一年。”他说。


  更为严重的是,延后2个月的复工,影响的不仅是冬装、春装的销售,甚至影响到整年的业绩。“服装行业的订货会,一般都要提前半年订货。”余国民说,但今年,他年前进货的大量春装,压在手里还没出货,又要开始订货夏装了。


  “按往年的进度,此时就该补货夏装了,可我总得先把手里的库存清了,这样一弄,就到五一之后了,那时,夏装的补单机会也可能没有了,而厂家那边,已经开始准备秋冬季的服装生产了。”


  谈及未来,余国民有些忧虑不安。对服装行业来说,疫情看似影响的是两三个月,但实际上,因为行业特性,疫情对整个服装行业的影响,会持续一整年甚至更长,这就意味着,一些服装店的30%乃至50%以上的夏装,乃至秋冬装,都会受到影响。


  从事中高端女装批发的李美仪,担忧的却是电商的冲击。她指着店里一排刚上货的春装说,这个春装,对外的拿货价是140元左右,但现在,她们店里刚把货铺上,网上已经开始出现一大把六七十元的仿版货了,“她们的售价比我们的进货价都低,你说,这生意还能做下去吗?”


  李美仪在服装批发市场开了20多年店,最怀念的,还是2005年、2006年的光景,那时,早上五六点钟一开店,涌进来的都是各地市来进货的服装店主,一天的营业额,多的时候有上百万,现在,守着同样100多㎡的门店,连成本都保不住了。


  突如其来的疫情,则更是让李美仪有些进退维谷。本来,疫情之前,虽然生意有下滑,但总算有一些老客户,没想到,一场疫情,直接让她的一些老客户关了门店,即便没有关店,一些老客户也很长时间没来进货了。


  此时,她“最后悔的”,是在去年10月份,按照所在服装商城的要求,一下子把未来三年的房租共计400多万一下子交上,“当时,谁能想到这疫情呢?”李美仪说。


  不过,也有乐观派。呼霞就说,电商确实对服装行业有冲击,但很多下游的服装店的店主们,还是不习惯网上订货,“看不见摸不着,虽然图片看着花里胡哨,但货进回来,质量不好或者图片不对版,来回这一折腾,服装的销售旺季就过去了。”


  不过,为了应对电商冲击,呼霞还是加强了更多服务和售后措施,她对一些老客户提出,货进回去后,如果确实没卖掉,拿回来调货就是了。




  自救与转型


  自救,成为呼霞、余国民等人唯一能做出的选择。


  呼霞将拉回家的服装,拍成图片发给店员,一边开微信群开始组织低价秒杀活动,一边联系老客户复购进货。


  余国民则直接把羽绒服价格降到成本价以下,通过秒杀、团购等方式,亏本处理给了老同事、老客户,前前后后也卖出了10多万元,虽然赔了一些钱,但他说,总比在手里压货占资金强。


  不过,这些措施,更多是应急之举。眼瞅着被疫情影响的生意,作为总管河南、山西两大市场的某品牌服装总代理,余国民需要更多的办法,这次,他盯上了直播。


  “没办法,被逼上梁山了。”余国民指着客人稀疏可数的店铺说,“现在,客流量连之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这还不是最令余国民头疼的,毕竟,他的店铺更多是形象店功能,主业本不是零售,而是以在河南、山西的一些地市开拓、发展更多加盟店,但疫情之下,一些本该开业进货的加盟店,却突然没了音讯,一番打听之后发现,有些加盟店已经关门撤店了。


  如何拓展更多加盟店?如何增强加盟店的信心?一番思索之后,余国民决定,通过亲自上阵直播,向更多加盟店传递积极求变、创新的决心与行动。


  在直播间,余国民穿上自家品牌的服装,亲自上阵试穿。


  余国民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有些“自嘲”说,干了一辈子男装,没想到现在快50岁了,还得去跟一帮90后、00后学直播、学习如何获取“公域流量”。


  一些同样在郑州火车站商圈做生意的服装批发商,干脆把生意搬到了直播上,从事卫衣批发的“三妹”说,这次因为疫情,她的店里积压了几百万元的卫衣存货,和老公一商量,干脆在抖音上开起了直播卖货。从最初的只有400个粉丝,到现在,不仅粉丝数量涨到了7万+,“三妹”店铺的销量也上涨到了每天10多万元,不仅把库存的卫衣全部卖完了,还拓展了一条新的出货渠道。


  “三妹”说,现在她发现,之前的线下批发,自己只能覆盖郑州周边一些城市,而线上直播,却帮助自己把货铺到了全国。“接下来,我会继续丰富货品种类,除了卫衣,再把裤子、外套、鞋帽等品类也都搭配着做起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