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一家服装外贸公司的困境:订单锐减两月后 出路何在?
详细内容

一家服装外贸公司的困境:订单锐减两月后 出路何在?

时间:2020-04-20     【转载】   来自:经济观察网

image.png


  “也没什么出路”,被问到接下来企业的发展方向时,这句话沈远重复了3遍。


  在浙江绍兴做了四年多服饰外贸的沈远,从未想过公司会面临这样的局面。在四年时间里,他把企业做到了年销售额几百万美元,企业规模行业中等偏下,产品主要出口欧洲、美国与南非。


  沈远介绍,当前纺织出口行业主要分为两块,一是做成衣出口,即采购面料后,委托服装厂做成衣服再出口,这也是沈远的企业经营方向;二是做面料出口,即直接出口面料,最终在别的国家加工成衣服,出口方向主要是孟加拉国、越南等相对落后的国家。


  从二月中旬开始,因国内外疫情影响,沈远面临的各种难题接踵而至。


  危机步步逼近


  “2020年,客人多点,订单多点,工厂多点,产品种类多点——我知道我很俗。”


  2019年12月31日,沈远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样的的新年愿望,现在,他的愿望是企业能够活下去。


  2020年1月底,刚过完年,因为担心疫情对公司的影响,他开始四处咨询行业里的老员工关于17年前SARS时期服装出口企业如何经营、是否会面临国内工厂停产、国外客户拒收货物等问题。2月中旬,沈远的企业开始复工,此时,他仍未感受到疫情对于企业出口的影响,公司甚至加班加点的赶年前订单的交货期。“当时还认为自己是多虑了,以为一切又将回归到正常轨道上。”


  进入3月,危机开始步步逼近。


  “从3月中旬开始,包括年前已经谈好还未生产的订单、刚出货的甚至已经在海上漂了一个多月即将到达出口国港口的订单,都面临被大面积取消。客户表示做好的订单先别发货、未做的订单先别做,需要根据几个月以后的经济复苏情况再来决定订单的下一步情况”,沈远向经济观察网介绍。


  4月10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部长助理任鸿斌介绍,从近期商务部对重点省市、各进出口商会和重点企业的摸底调研情况来看,外贸企业普遍面临在手订单被取消或延期、新订单签约困难、物流运输不畅等问题。


  一位在行业经营了四十年的美国客户,在3月给沈远发邮件说,这是他们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订单取消潮。


  因为纺织出口会有一部分客户赊账,沈远介绍,因欧洲受疫情影响,服饰商城关门,客户存货卖不出去,因此许多以前长期合作的客户提出可能暂时还不能为之前的订单付款,甚至一些客户提出最晚可能要拖到今年7月。


  除了旧订单被取消,沈远发现新订单更是少的可怜。


  沈远表示:“3月份,已有订单被取消或暂停的约有50%,新订单量更是只有往年的30%多。欧洲基本没有新订单,美国也寥寥无几,南非的情况还比较好,还和以往一样在正常的报价。”


  进入四月,企业的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


  “4月份,企业经营情况越来越差,收支不平衡也逐步扩大,越来越多的客户开始提出要延长货款支付时间。取消的订单也越来越多,新单子已基本没有。企业只能着手准备裁员”,沈远表示。


  出路何在?


  “短期内,企业资金流压力不是太大,但时间稍微一长,行业的上下游企业都会面临影响”,沈远向经济观察网表示。


  沈远介绍,纺织出口行业整个链条基本采取赊账的模式,赊账买面料与辅料等,然后赊账让服装厂加工成衣服,下游的客户也赊账购买成衣,衣服最终售出后,客户的回款也就能偿还面料厂和服装加工厂的赊账。正常情况下,链条上各企业最多能赊账两个月左右。


  但是,沈远担心客户回款将超过两个月。“如果这样,链条上各个企业现金流压力都会非常大。并且公司做的越大,面临的人员、租房成本就越高,公司受到的冲击就越大。如果长此下去,我们可能只能停工裁员,保留各个部门一些主要的人来完成少量的订单。”


  两个月,意味着企业正常的现金流,最多能撑到5月中旬。


  当下,沈远给企业设定了倒闭生死线——十月份。现在他已开始着手裁员以及计算熬到十月份需要的资金。“打算尽力拖到十月份,准备好这期间必须的资金,到时还没新订单的话,就选择关门。”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支持企业出口转内销。只是对于沈远而言,转内销行不通。


  “企业一直以来都是做定制服装出口,即国外客户需要什么样的款式、面料服饰,企业就找长期合作的服装厂生产然后出口,公司没什么服装库存。但如果转内销,就需要开发适合国内的款式服装以及客户,这里面将是一笔很大的费用”,沈远表示。


  现在,他想不出别的出路,他希望,疫情能早点结束,新年愿望能早点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