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八成业务靠外包 ZARA“代工厂”万代服装浮沉
详细内容

八成业务靠外包 ZARA“代工厂”万代服装浮沉

时间:2020-04-20     【转载】   来自:北京商报

image.png


4月17日,为ZARA母公司印地纺集团、阿玛尼集团代工的万代服装公布了招股说明书,拟募集3.66亿元用于投资海湾工业区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等。虽然万代服装为ZARA、Gap、Levi’s等知名品牌代工,但并非唯一代工厂,申洲国际、维珍妮、健盛集团、晶苑国际等企业也为上述品牌代工,这意味着,万代服装要与服装代工市场的“老玩家”博弈。此外,万代服装还面临八成业务收入依靠外协生产、业绩高度依赖于出口退税等问题。

代工依靠外协生产

万代服装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拟募集3.66亿元用于投资海湾工业区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展示中心建设项目、信息化升级改造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按照项目轻重缓急,万代服装拟使用2.14亿元用于海湾工业区生产基地建设项目,7293.38万元用于研发展示中心建设项目,2361.92万元用于信息化升级改造建设项目,5559.16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万代服装此次募投项目主要用于海湾工业区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也是为了摆脱对外协生产的依赖。”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

据了解,万代服装主要从事梭织服装生产及销售业务,以ODM模式向服装品牌商销售成衣服装,未以自有品牌销售,万代服装以专业化的设计和业务团队为基础,为客户提供从服装设计、面辅料的开发及定购、生产加工和物流管理等一站式服务。

而外协生产是指本单位因为设备或技术上的不足,独立完成某项整体制造加工任务有困难,或者达到相同质量要求所需费用更高,为了确保任务按时完成,及降低成本,充分利用社会存量资源,向外地或外单位订购或订作部分零部件或半成品。

2017-2019年,万代服装通过委托加工模式实现的业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69%、81.67%和 72.30%。

虽然万代服装是ZARA等多个品牌的代工厂,却有约八成的主业收入依赖外协生产。对此,万代股份方面表示,受限于自身固定资产规模以及资金实力,公司自有生产能力仅能满足承揽业务的一部分,为保证产品的及时供货,公司采取了“自制生产+委托加工”的方式来满足主要客户的生产需求。目前,万代服装与近1000家面辅料供应商和超过200家外协加工厂保持合作关系。

在宋清辉看来,万代服装自身产能难以满足客户需求,因此,扩产能是必然选择。

“海湾工业区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拟自建年产量200万件成衣产品的服装加工生产基地。当项目实施完毕后,万代服装委托加工比例降低,自制生产比例提高。”万代服装在招股说明书中称。

对于未来发展规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采访了万代服装,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予以回复。

盈利依赖出口退税

除了主要业务依赖外协生产,万代服装的盈利也主要来源于出口退税。

2017-2019年,万代服装净利润分别实现2411.43万元、6286.39万元、5005.84万元。其中,万代服装收到的增值税出口退税金额分别为1.1149亿元、1.11亿元和7239.49万元。

“显而易见,如果剔除出口退税金额后,万代服装处于亏损状态。”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

对此,纺织服装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也表示赞同:“这说明万代服装纯加工型企业的商业模式存在瑕疵。”

事实上,万代服装也将出口退税政策列为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万代服装出口产品享受增值税出口退税政策。出口退税是国际上较为通行的政策,对于提升本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促进出口贸易有重要作用,在可预见的未来政策发生变化的可能性较低。”万代服装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19年,万代服装营收分别实现11.97亿元、12.41亿元、10.18亿元,服装出口实现收入分别为9.4亿元、9.68亿元和7.89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03%、78.26%和 77.81%。

由于主要业务收入来源于出口,近期受疫情影响,万代服装业绩也出现波动。

在万代服装主要依赖的前五大客户中,印地纺集团总部位于西班牙,阿玛尼集团和贝纳通集团总部位于意大利,绫致集团总部位于丹麦。目前,西班牙、意大利和丹麦目前均为新冠肺炎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

万代服装称,疫情已对公司一季度及上半年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若海外疫情短期内得不到有效控制,将会对全年业绩构成不利影响。

不过,在采购和生产方面,万代服装主要面辅料供应商和外协加工厂位于国内,在国内疫情期间受到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但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主要供应商及外协加工厂已逐步复工复产,公司采购及生产方面的不利影响已逐步消除。

 

多家代工企业争食

目前,万代服装积累了印地纺集团、阿玛尼集团、绫致时装、贝纳通集团、美邦服饰、赫基中国等客户资源,合作品牌包括ZARA、DIESEL、SUPERDRY、ETAM、ONLY、POLO RALPH LAUREN、Gap、森马、Levi’s等。

2017-2019年,万代服装的销售收入和毛利贡献最大的客户均为印地纺集团,来自印地纺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31亿元、3.71亿元、2.99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27.83%、30.03%以及29.51%,毛利金额分别为4333.28万元、6172.3万元、4743.75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毛利的比例24.41%、28.69%以及26.23%。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万代服装的客户,也是晶苑国际、棒杰股份、嘉麟杰等多家已经上市的服装代工企业的客户。

其中,晶苑国际主要业务为服装制造及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五个类别,即休闲服、牛仔服、贴身内衣、毛衣以及运动服及户外服,主要客户包括UNIQLO、H&M、Marks & Spencer、Abercrombie & Fitch、Gap、Levi’s等。2019年,晶苑国际营收实现24.28亿美元,股东应占溢利实现1.52亿美元。

程伟雄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伴随国内市场不断完善,较大型的生产企业愈加稀少,生产要素向大型企业靠拢,万代服装长期积累了外贸生产经验,对于国际主流品牌的游戏规则比较清晰,这是万代服装的机遇,也是挑战。”

自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我国在全球纺织服装产品出口金额增长超过四倍,目前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服装生产和出口国。不过,申洲国际、维珍妮、健盛集团、南旋控股等国内知名服装生产商也已纷纷布局海外市场。其中,申洲国际、晶苑国际已累计投资超过30亿元。

“万代服装未来不仅要服务好国外客户,也需要加大国内客户的合作,调整国内外客户结构的合理性;在积极加大生产基地的扩展的同时,需要认真研究以申洲国际为代表的生产企业在产业协同横向纵向一体化取得成就。”程伟雄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