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新冠疫情促使澳大利亚回迁制造业
详细内容

新冠疫情促使澳大利亚回迁制造业

时间:2020-04-16     【转载】   来自:FT中文网

image.png


澳大利亚被迫重新思考其产业政策,原因是呼吸机和防护设备的严重短缺暴露出批评者所谓澳大利亚“依赖”中国的问题。


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堪培拉方面已承诺扶持本国制造业,以确保减轻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向议会表示:“几百年来,开放贸易一直是我国繁荣的核心。


“但我们同样也需要仔细审视我们的国内经济主权。”


堪培拉方面已收紧对外资收购的限制,并在努力确保澳大利亚能够采购关键原材料、制造关键零部件、生产医疗用品,以在危机期间提高自给自足的能力。


澳大利亚是一个把经济建立在自由贸易和向中国出口原材料基础上的国家。2019年,中澳双边贸易额逾2000亿澳元(合1280亿美元)。


因此,这一新政策代表澳大利亚保守派政府的一个重要转变。该政府曾任由当地汽车制造业走向消亡,还把补贴本土企业称为“公司福利”。


但澳大利亚此举也是西方国家整体行动的一个代表——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西方国家被迫做出激进的决策,推动本国制造医疗设备。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启动战时法律,强制企业生产抗击新冠病毒的产品。而在英国,由史密斯集团(Smiths Group)、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以及一级方程式(Formula One)车队迈凯伦(McLaren)和梅赛德斯(Mercedes)等组成的财团正在与政府合作,生产1万台呼吸机。


澳大利亚工业转型研究所(Australian Industrial Transformation Institute)所长约翰•斯波尔(John Spoehr)说:“这场危机暴露了全球供应链的深层脆弱性,以及有多少西方国家在低成本竞争、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竞争中,让自己的制造业空心化了。”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制造业在本国经济中所占比重已降至3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分别为11%、9%和6%。而在1950年代的鼎盛时期,制造业占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30%。


陶氏化学(Dow Chemical)前首席执行官利伟诚(Andrew Liveris)已被任命领导澳大利亚一个制造业特别工作组,起草新的工业蓝图。利伟诚曾为特朗普提供美国产业政策方面的建议。


利伟诚告诉《澳大利亚财经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澳大利亚享受了自由贸易的红利,并认为外包是可以的。不过,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们现在必须意识到,我们必须真正考虑将关键能力转移到国内。”


但分析师表示,恢复澳大利亚制造业面临严峻挑战,包括能源和劳动力成本高昂,以及缺乏在产业纵深方面足以与外国竞争对手竞争的产业集群。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重要的医疗制造业和制药业应该在本地进行生产,但对于支持本土制造商所需的政策杠杆仍存在争议。


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名誉教授罗伊•格林(Roy Green)表示:“重振澳大利亚制造业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克服连年的矿业繁荣带来的自满情绪。


“这种繁荣打断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关税改革后重新设想一个高技术、高生产率、拥有强大制造业的经济体的努力。”


政府采购这个选项已经开始执行。上周,堪培拉方面将一份购买2000台呼吸器、价值3100万澳元的合同授予由Grey Innovation Group牵头的一个财团。该集团是一家专门从事医疗技术商业化的公司。


Grey Innovation执行董事长杰佛逊•哈考特(Jefferson Harcourt)表示:“我们在大约1个月前就意识到,由于全球供应链存在瓶颈,美国和欧洲的需求激增,呼吸机的供应将出现巨大缺口。


“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只要从中国采购就好了,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任何事都有限度。”


堪培拉方面早已下令,防务合同的一定比例的工作必须在本土进行。制造业倡导者则希望在其他行业引入类似机制。


哈考特还表示:“政府可以通过要求关键设备必须在本土采购来真正扭转这一局面。如果采取这些措施,可能会看到产业快速复苏。”


但任何补贴国内制造商的计划都将遭遇支持自由市场的自由主义者的反对。澳大利亚后座议员蒂姆•威尔逊(Tim Wilson)本周警告称,后疫情时代的保护主义将“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变得更贫穷”。


威尔逊特别指出,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依赖(中国占澳大利亚贸易的四分之一)是一个软肋。他表示,通过其他市场来实现供应链多元化、而非补贴本土企业,将有助于更好地管理风险。


目前尚不清楚,澳大利亚强化经济主权的努力将在多大程度上利好本土产业。但制造业倡导者发现澳大利亚国内外的思维都发生了显著变化。


斯波尔表示:“连顽固的新自由主义政府都发现,放任不管的做法在疫情期间行不通。


“各国正认识到,低成本商品并非唯一优先事项,中国此后将难以维系这次危机前其在制造业享有的主导地位。”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