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肺炎疫情让亚洲服装制造业举步维艰
详细内容

肺炎疫情让亚洲服装制造业举步维艰

image.png


“如果我们的工人不因新冠病毒死亡,也会因饥饿而死。”印度服装厂老板维贾伊·玛塔尼(Vijay Mahtaney)这样描述新冠病毒对服装行业的影响。


维贾伊是印度服装制造公司Ambattur Fashion董事长。维贾伊和他的合作伙伴阿米特·玛塔尼(Amit Mahtaney)、肖恩·伊斯兰(Shawn Islam)在孟加拉国、印度和约旦三国一共雇佣18000名工人。但新冠疫情爆发导致他们停止了大部分业务,只有孟加拉国达卡的一家工厂部分运营。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封锁措施并不是影响他们支付工人工资的唯一因素。他们说,主要问题是疫情发生后来自大客户的一些不合理要求,他们大部分来自美国和英国。


阿米特还是约旦制衣公司Tusker Apparel的CEO。 他对BBC说,在努力确保支付员工薪酬方面,一些品牌表现出了真正的合作意识和道德感。


但他表示,也有一些公司要求取消已经准备好或正在跟进的订单,或要求对未付款和在运输途中的货物打折。他们还要求按照之前商定的付款条件延期30至120天。


BBC得到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一家美国零售商要求其制造商对所有应付款给予30%的折扣。他们的理由是:“熬过这段不寻常的时期。”


维贾伊认为,这些公司只保护股东利益,无视制衣工人。他指出,这些公司可以申请美国政府的经济纾困方案补助,但还要求他们提供帮助。


而这恰逢服装制造商们因新冠病毒疫情遭受两次严重打击。


2月,许多工厂得不到来自中国的原材料。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2018年其出口额约为1180亿美元。


中国纺织厂在最近几周重新开工,服装制造商本希望运营可以重回正轨。但全球各地政府都推行封锁政策,零售商被迫关门,需求迅速下降。


关键产业

中国或许一直被称为“世界工厂”,但在服装方面,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柬埔寨、越南和缅甸正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服装制造商Lever Style执行董事长塞托(Stanley Szeto)说,由于中国成本走高,过去约十年服装制造业已经从中国向其他地区转移。Lever Style给多家高级品牌供货,包括雨果波士(Hugo Boss)、蔻驰(Coach)等。


这意味着,服装制造业对于许多亚洲发展中国家都是至关重要的行业。世界贸易组织数据显示,孟加拉国和越南是世界四大服装出口国之一。孟加拉国目前占市场份额6.7%,其次是越南,占5.7%。


孟加拉国有超过400万服装工人,而纺织和服装产品占该国去年出口90%以上。


美国特兰华大学时尚与服装研究系副教授卢盛(Lu Sheng)说,柬埔寨和斯里兰卡出口超过60%也来自服装制造业。


该行业在孟加拉国占所有制造业工作岗位一半以上,在柬埔寨占60%。


卢盛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可能导致孟加拉国、越南、柬埔寨和印度等国服装行业工作岗位减少4%至9%。


这也是孟加拉国试图帮助该行业的原因之一。


“它提供了一项慷慨的刺激计划:补贴工资,将贷款转为长期债务,并提供非常合理的利率,”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Sparrow Apparel总经理伊斯兰说,“虽然不足以度过难关,但有所帮助。”


柬埔寨政府也宣布对服装工厂推行免税期,并提出一项对工人的工资补贴计划。


卢盛指出,政府的举措是因为此次疫情可能引发一些长期影响,如劳动力短缺、原材料价格上涨和生产能力不足。


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和压力后,包括H&M和Zara母公司(Inditex)等一些公司都承诺,将全额支付服装制造商现有订单货款。


商标背后劳工联盟(Labour Behind the Label)政策主任穆勒(Dominique Muller):“多年来,品牌们一直在低工资国家生产获利,这些国家没有社会保障制度。他们通过这种商业模式建立起了庞大的商业帝国。现在必须偿还数十年的剥削费用,来照顾他们的工人。”商标背后劳工联盟关注服装业劳工权利。


阿米特也同意这个观点。“零售商必须帮忙,富裕政府对行业的紧急救助也十分重要,”他说。


他称,如果没有这些,该行业可能会被彻底摧毁。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