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浙江外贸企业接招迎考:退单不断,企业面临生死关头
详细内容

浙江外贸企业接招迎考:退单不断,企业面临生死关头

时间:2020-04-04     【转载】   来自:中国经营报

image.png


  39岁的温州籍华侨周兆曼不会想到,自己要在海外度过一段“特殊”的时期。


  “商铺和娱乐场所关门,办公楼悉数关停。非必要的活动,公共场所人群聚集不能超过50人。”周兆曼是墨西哥中华青年联合会会长,也是当前海外疫情的亲历者之一。


  4月1日,他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首都墨西哥城已采取相应的防疫措施,工厂的企业主大多也已居家隔离。由于航运中断,汇率下滑,利润严重缩水,企业主们不得不取消来自中国的外贸订单。


  墨西哥订单的取消只是全球疫情影响下,浙江外贸业变动的一个缩影。在记者近期调研采访的多家浙江外贸企业中,多数表示,近期与原有客户的互动明显减少,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订单已停滞。4月底之前,来自美国的订单大概率将全部取消。


  海外退单


  突如其来的海外疫情,让地球另一端的墨西哥陷入短暂停摆。


  在墨西哥城经商5年的周兆曼,是“浙江制造”的上游采购商之一。今年1月份,他向浙江一家工厂采购货物从宁波港出发,沿途较为顺利,虽然当时国内刚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但欧洲、南美洲和北美洲还是“一派祥和”。


  “只要运抵到岸,到时候别家没货,说不定我们就能形成独一无二的市场!”那时的周兆曼信心满满。


  然而,随着疫情蔓延的消息扑面而来。3月中旬,自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墨西哥公共场所的人流量逐渐减少,沿街门店也悉数关停了,一些人开始被迫居家隔离。


  按照惯例,每年4月份,周兆曼所在的服装行业,很多公司开始从中国预订下半年的货物,除去选材、生产、运输的时间,最终能够在8月份参加商品展会。而现在,身边的很多公司却保持观望状态,不敢多订货。“谁也不知道疫情何时结束,没人敢下定论。”周兆曼说。


  初步统计,疫情发生以来,周兆曼的企业已陆续暂停了4000万~5000万元货物的订单。按照去年3月份的1000万元销售额业绩,如今只达到300万余元水平,营业额减少近七成。


  “4月1日起,身边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已关停,”周兆曼介绍,墨西哥当地企业主大多已居家隔离,生产暂时停滞。


  周兆曼谈好的一个650万元左右订单,工厂、样品和报价单刚谈拢,到即将要采购的时候,他发现,疫情蔓延速度已让物流各个环节来不及应对。于是,他当即通知中国的供应商暂停生产。


  “毕竟不能让对方生产完,运输不过来,最后退货的情况出现。”周兆曼直言,空运航班急速减少,物流运输是国外公司退订单的一个重要原因,“企业都排着队等物流公司发货,价格上涨非常厉害,上涨幅度至少在15%以上。”


  而汇率的变动也让不少墨西哥的采购商望而却步。


  据央视新闻报道,墨西哥当地时间3月30日,因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墨西哥比索兑换美元的汇率持续下跌,汇率中间价跌至24.72比索兑换1美元,下跌4.11%,再一次逼近25比索的市场心理底线。


  “原来100比索兑换人民币36元,如今只能兑换29.5元。比索的购买力下降直接影响的便是企业利润。”周兆曼说,“当外贸生意跌去20%的利润,很多企业只能望而却步。墨西哥的企业与我国汽配零件、灯具、服装、食品和农产品等公司贸易较为密切,由于物美价廉的优势,中国生产的货物受到墨西哥市场的欢迎。近期频繁退单,主要是受到汇率下滑,利润缩水的不利影响。”


  企业断腕自救


  墨西哥只是此次外贸影响的一个缩影,而愈演愈烈的外贸退单传导效应正在显现。


  3月19日,温州市太阳神鞋业有限公司发布一则全体放假、鼓励员工自谋出路的紧急通知,迅速在网络平台受到热议。


  该则通知称,疫情在美国高速暴发,客户订单继续取消,公司决定从3月18日起停止一切招聘活动,从4月1日开始全体放假至5月30日,后续视订单情况是否决定6月开始上班。


  据悉,太阳神鞋业公司成立于1987年,主要经营皮鞋、塑革鞋和鞋包加工,产品全部出口欧美。在2018年时,该公司拥有职工1311人,资产总额为1.4亿元,销售总额3.55亿元。


  “太阳神鞋业比我们公司规模要大,确实已经暂时放假了。”温州市一家中型鞋业公司的董事长郭劲松(化名)告诉记者,自己也面临美国、西班牙和德国品牌商取消订单的窘境,只能采取了停止招工的措施来减少运营开支,同时让请假的老员工继续休假,并取消福利补贴。


  “哪家老板愿意让自己的企业放假?说得难听点,都是逼到没办法了。地方政府作出了减免五险一金等诸多支持,希望公司能稳住经营,但我的业务有20%出口美国。现在美国客户通知说,4月份的订单可能会全部停掉,真的要欲哭无泪。”郭劲松表示。


  “毋庸置疑,2020年将是外贸业非常艰难的一年。”温州一家汽车零部件生产商的董事长陆斌(化名)表示,相比一个月前招工不足的问题,浙江的汽车零配件出口遇到订单取消的问题更为致命。


  六年以来,陆斌创办的企业专注于汽车零部件研发设计及生产销售,拥有两个电子生产车间,产品适用于奔驰、宝马、奥迪等欧系和美系车型,90%产品出口到欧洲、美国和其他世界各地。由于欧美的主机厂关停,3月份,其公司销售额下滑超过30%。


  “如果4月份美国订单继续放空,不排除采取裁员的方式减少公司的日常开支。”陆斌无奈地说。


  而自3月下旬以来,义乌的皮具进出口商杨嘉业再也没拿到新订单,而且多数客户要求延期两个月“等疫情缓解”再交货。被取消50多万美元的订单后,他要求工厂的员工加班加点赶生产,希望能在外商通知退单之前,将货物处理掉。


  “巴西一个客户破产,现在押了20万个包,最少130万元货物处理不掉。”3月30日,杨嘉业试图亲自前往巴西协商订单问题,但当他赶到杭州、天津的机场后发现,已经出不去了。


  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封关。据外媒报道,埃及、越南、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已停止粮食类产品出口,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欧洲国家对边境采取了严格管控措施。而据中国外交部、国家移民管理局宣布,自3月28日起,暂时禁止外国人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入境。“这意味着,外商进不来,我也出不去,贸易链快断了。”杨嘉业说。


  如今,杨嘉业每天最痛苦的是睡前点开邮箱,担心收到退单或者延期交付的邮件。“现在没有新的消息就是最好消息,一旦货物卖不出,前期的生产将全部变为库存,垫付的资金将全部被押进去,现在没有3成订金的单子都不敢接。”他告诉记者,以往考虑到成本都选择海运,“现在只要能处理掉订单,全部空运也比砸在手里强。”


  据浙江省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浙江进出口总额4015亿元,其中,出口281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2.3%和17.6%。


  转产、转内销


  外贸的下滑,正在考验着作为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省份之一——浙江。在2019年,浙江GDP突破6万亿元大关,接近GDP世界第18位的荷兰。


  据海关统计,2019年,浙江省外贸进出口总值首次突破三万亿元大关,达3.08万亿元,占全国进出口总值将近十分之一。


  针对外贸企业需求短期急剧萎缩、大量订单延期或取消、国际供应链中断风险加大等严峻复杂局面,2月12日,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我省外贸企业渡过难关的若干意见》,从金融、财税、信用保险、参展补助、法律援助、防疫物资进口、稳岗等方面提出了10项帮扶举措,帮助外贸企业“减少损失、保住市场、渡过难关”。


  3月30日,浙江“出口大市”宁波,发布了关于支持外贸企业渡难关稳订单拓市场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加大对企业出口转内销支持,鼓励外贸企业出口转内销。


  起色渐显。宁波象山华盛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折叠购物车、婴儿餐车为主的外贸企业,拥有成熟的生产供应链,产品远销欧美日等国家。据该公司总经理鲍逸怡介绍,疫情期间,公司转销国内市场后,2月份销售额30万元,3月份达到60万元,预计通过线上贸易渠道,4月份能冲破150万元销售目标。公司刚成立不久而且并不大的一个电子商务部,目前一跃成为扭转业绩的主力部门。


  “外销转内销的关键,是产品风格要符合国内市场,随着国内消费升级,消费人群更加青睐性价比高的产品,公司不得不把原来国外的设计思路改向国内。” 瞬息万变的市场逼得其只能作出转变。


  除了转变销路,浙江外贸企业还试图通过转产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自救”。


  据温州当地媒体报道,截至3月27日,温州市口罩生产企业133家(其中131家为新转产),口罩日产能2036.3万只,实际日产量1853.3万只(其中儿童口罩日产量35.8万只),其中已获欧盟CE认证企业53家,已获美国FDA认证企业18家。国外客商陆续下单,越来越多温产口罩销往海外。


  据商务部消息,3月19日,商务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印发《关于用好内外贸专项资金支持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工作的通知》,提出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重要指示精神,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充分发挥中央财政内外贸资金效益,全力支持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加大支持促进国内消费,释放各地商务发展的巨大潜力和强大动能。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