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外迁东南亚的纺织服装厂并不好过,面临“断链”危机,工厂开始放“无薪假”
详细内容

外迁东南亚的纺织服装厂并不好过,面临“断链”危机,工厂开始放“无薪假”

时间:2020-02-24     【转载】   来自:环球纺织

  据2月20日媒体报道:虽然中国不少工厂已逐渐开工,但越南与中国大陆断航5月才能恢复,越南制造业断链风暴蠢蠢欲动。

  自从疫情爆发,越南、中国断航之后,很多中国大陆籍管理人员很难入境越南,另外从中国大陆来的原物料也短缺,有大型工厂警告,在越南的制造业已经面临断链危机。

  根据人力银行最新调查,15%的员工表示公司已开始放无薪假,14.5%遇缺不补,10%缩短营业时间降成本。

  据专家徐遵慈介绍:“越南生产的纺织服装和鞋履,大概有40%左右的原物料或者是零配件必须从中国大陆进口,电子、通讯产业更是如此,所以现在在越南面临的一个困境就是,工厂会陆陆续续地开始发现,这个原物料或者是零配件可能会有断链的状况。”

  中国管理人员无法入境

  越南订单再满也无法全速生产!

  疫情蔓延,越南工厂也受到冲击。

  2月1日下午3点左右,越南政府无预警宣布拒绝来自中国台湾的航班入境,数以千计、正要赶回越南主持新春开工的台商,因此卡在桃园、高雄机场,越南政府还做出5月1日前拒绝“所有来自中国大陆的航班”的决定。

  中国大陆与越南间停航三个月的禁令,仍然让不少投资商头疼。以传产为主的胡志明、平阳、同奈等南越地区,不少企业是将原来在中国的产线移到越南,生产管理系统多以大陆干部为主,很多台商生产线的厂长皆系“陆干”。

  大批干部无法返回,导致工厂无法顺利开工

  一位自中国迁厂越南的台商估计,在胡志明市一带,持中国护照为台商管厂者就有5万之多;若加上近年大陆直接投资越南以及因中美贸易战转往越南设厂的等诸多陆资企业,越南当地的大陆干部总数应不下10万人。

  一位自珠三角搬迁来越南的工厂的管理团队,就有1百多位大陆干部。当春节前大陆传出武汉肺炎,这位经历过SARS疫情的台商负责人随即心生警觉,要求重要管理职的大陆同事提前回到越南工作岗位。

  当2月1日越南发布禁航令时,第一时间即安排陆干先飞与中国友好、可以办理落地签证的柬埔寨、转陆路回越南,大陆籍干部随后隔离14天,因此得以避开越南次日随即关闭陆路通关。由于这些干部为生产管理重心,为避免影响生产品质,这段期间只好降低产能、改为两班制生产,先度过这次难关再说。

  一家股票上市的电子制造厂,去年因中美贸易战、为分散风险,将产能由中国迁往越南平阳省,新近建厂完工,国外订单多已敲定,上百名大陆干部也办好签证,只等新春开工就可启动;现在越南突然宣布停航,大陆干部来不成,使得产线规划大乱。业者无奈道:“这样的临时状况,客户也会体谅!”

  一家位于北越海防有万名员工的全球品牌内衣代工厂,雇用超过百名陆干,开工也遇到管理干部能否全部到位的相同情况。

  武汉肺炎也带来物流的冲击。一位任职越南多年的台资银行主管评估,越南台商产业链结与大陆互动十分紧密,彼此间相互支援甚多,尽管部分产业在越南已有较完整的供应链,但是论价格与产量,越南一时间很难完全取代中国。

  大部分的厂商多维持一个月的库存,其影响性还得看疫情得以控制的时间决定。

  扛不住了!

  全球供应链急盼中国工厂复工!

  你们再不复工我们也要停产了……

  中国的优势在于,我们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产业链的国家,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

  抛开质量和竞争力不说,我们能够自主生产从服装、鞋袜到航空航天,从原料矿产到工业母机的一切工业产品,可以满足民生、军事、基建和科研等一切领域的需要。

  像此次疫情这样大规模的经济损失,全世界只有中国能抗,其他国家根本无力反抗,只能听天由命。也就是说,只要中国不倒,全球人民有救。

  对于纺织服装行业来说亦如此。请看下面几个国家的案例,就能见出中国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力有多强——

  柬埔寨部分制衣厂将要暂时停产

  原因是缺乏中国的面辅料

  柬埔寨制衣厂商会(GMAC)于2月11日公布了一份通告说明了柬埔寨制衣和制鞋工厂缺乏原料生产的情况。

  通告说,柬埔寨制衣和制鞋行业的原料,约60%都是从中国进口的。柬埔寨部分制衣和制鞋工厂将从本月底开始停产1个月,或者2个月,因为从中国进口到柬埔寨的原料不足,原因是中国正在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部分工厂还未复工。

  GMAC还说:“部分工厂的原料库存估计将于下周,或下下周用完,然后宣布暂时停产。由于在中国的部分工厂停产,可能造成柬埔寨的工厂于下个月缺乏原料供应生产线。此问题,工厂无别选择,只好会暂时停产1或2个月。”

  柬埔寨制衣厂商会在通告上也说明了部分工厂暂时停产与欧盟或撤销给予柬埔寨“除武器外一切都行”(EBA)无关。

  

       通告最后还说,对于部分工厂即将暂时停产的问题,所有工厂将在劳动监察员的监督和批准下,按照现行的法律程序,经工人与工厂管理层之间的谈判来解决。

  柬埔寨劳动部周一表示,柬埔寨至少有四家服装加工厂可能暂停生产,原因是新型冠病毒爆发导致从中国进口的原材料供应出现延误。劳动部发言人Heng Sour表示,服装、纱线、纽扣和鞋底的原材料供应目前都出现延误。

  Heng Sour对路透社表示:已经有四家工厂向政府表达了担忧。这四家工厂总共雇佣了大约3000名工人。Heng Sour没有透露这些工厂的名称或它们加工的品牌。

  服装生产业是柬埔寨最大的产业,每年为柬埔寨经济创造70亿美元的收入。

  柬埔寨卫生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国唯一确诊的新型冠病毒病例是一名中国公民,居住在沿海城市Sihanoukville,已于周一康复出院。

  与此同时,柬埔寨服装行业还面临着欧盟撤销贸易优惠的威胁。

  柬埔寨受益于欧盟的“武器之外全部商品免税”贸易计划,该计划旨为促进全球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允许柬埔寨向欧盟出口大部分商品,而无需缴纳关税。2017年,柬埔寨对欧盟的出口总值为50亿欧元。2016年,欧盟国家占柬埔寨外销市场约四成左右。柬埔寨的主要出口产品以服装为主,该国约70万人口受雇于服装企业。

  2018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调查团发布报告,指控缅军对少数民族罗兴亚人展开种族灭绝行动。因此,欧盟以严重违反人权为由,考虑撤销给予柬埔寨的贸易优惠待遇。欧盟将于周三做出最终决定。

  Adidas(阿迪达斯)、PUMA(彪马)和Levi Strauss(李维斯)等国际服装和鞋类品牌已致信柬埔寨领导人洪森(Hun Sen),称该国在劳工和人权方面的问题可能会导致欧盟撤销对服装行业的贸易优惠。

  知情人士表示,欧盟可能不会全面取消所有贸易优惠,并预计将维持对服装业的部分支持,以帮助保护工厂工人的生计。

  中国鞋厂没开工

  印度鞋厂为啥叫苦?

  据媒体2月6日报道:

  由于中国鞋厂都还没开工,印度制鞋业也受到冲击。

  在印度的鞋业制造商伍德兰(Woodland)总经理辛赫(Harkirat Singh)说,伍德兰有10%的鞋子和特殊制鞋原料来自中国,现在也受到疫情冲击中断,如果中国的原料出口继续中断,对伍德兰可能造成业务损失5%到10%。

  辛赫指出,伍德兰正努力把中国生产的订单转移到其他地方,但这需要时间。

  印度汽车业也受到冲击,零组件供应中断,印度MG汽车(MG Motor India)总裁恰巴(Rajeev Chaba)说,中国正在放长假,目前尚不知供货中断对业务的影响程度,但如果供货持续中断,对印度汽车业将造成影响。

  所有受影响的产业都在期盼,中国能全面复工,就可缓解供货中断的问题。

  迁到东南亚的工厂也无法顺利开工!

  除了中国,很多迁到越南、柬埔寨等地的工厂也无法顺利开工。据了解,一家纺织厂去年因为中美贸易战打的火热,为了分散风险,将产能从中国迁往越南,厂刚刚建成,国外订单也已下达,大陆的管理干部也办好了签证,只等新春开工就可启动,可越南政府宣布5月1日前拒绝“所有来自大陆的航班”的决定,现在,大陆管理干部来不成,使得生产线也无法顺利操作,“现在就希望客户能够体谅我们,遇到这种情况大家都不想。”这位老板无奈道。

  除此之外,疫情也带来物流的冲击,越南的产业链虽然在逐步完善,但是很多原料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彼此之间联系非常紧密,“我们工厂大部分都只备了1个月左右的面辅料,如果疫情持续严重,中国的面辅料输出中断,我们可能要面临停产!”一家制衣厂商表示。

  除了越南,柬埔寨同样也面临着原料、面料不足的影响。由此看来,如果中国的疫情持续扩散,即使客户将订单转移到越南、柬埔寨等地,订单再满,他们也无法顺利完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