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中国服装企业疫情下不认输:包机招人积极复工
详细内容

中国服装企业疫情下不认输:包机招人积极复工

时间:2020-02-21     【转载】   来自:界面新闻

“中国服装企业,服装企业的复工”的图片搜索结果


  随着各行各业复工的日子到来,当下如何能安全复工、全面复工,也是零售商们眼下最关心的问题。


  据界面时尚了解,目前零售行业的复工难主要是由于某些供应链环节缺失,或暂时没能拿到政府复工许可而导致无法全面复工。


  以及,工人因交通管制影响也无法全部到位。这些阻碍将导致企业的后续营销计划被迫推迟或取消。


  服装业有自己的生产节奏,一般发布和生产总共需要3-6个月的时间,品牌需要提前准备妥当。而春季系列的售卖季相对较短,好在按照服装业的生产周期,目前大部分企业已完成了春夏装的生产和入库。


  而2、3月线下零售业受疫情影响几乎停摆,将造成大量货品滞销。如果不能及时复工,今年国内服装企业几乎都要面临上半年收入低,下半年货又不够卖的混乱情况。


  GXG母公司慕尚集团就面临这一问题。该集团对界面时尚表示,绝大部分春季货品和部分夏季货品已入仓,因此上半年货品供应受影响不大。但如果工厂无法全面复工,将对后期业务规划造成较大影响。


  这一情况对小型设计师品牌来说更为严峻。由于体量小、订单数小,即便工厂复工也会选择优先完成大订单。


  绍兴一服装代工和外贸企业海外业务负责人对界面时尚表示,复工难还会受到合作方的影响。“染料厂不复工,成衣厂开工了也没用,现在我们在国外只能卖仓库里的存货。”


  鄂尔多斯集团虽然内部全产业链体系已经很完善,具备较强的自身的调节、控制抗风险能力,但该集团方面对界面时尚表示,依然会因染坊助剂、部分服装辅料的外部供应商复工时间不确定,而导致未来更长周期的潜在物料短缺情况,以及潜在的履约风险。


  九牧王方面也称,因为公司与位于北京的拍摄、活动执行等外部合作方复工时间不一致,导致工作推进有些困难。


  此外,一些服装企业如深圳影儿集团、报喜鸟、红豆等还在忙于响应政府需求做防护服、口罩等抗疫物资,暂时顾不上自己的主营业务。


  基于这些情况,数个时尚企业向界面时尚预估,实现全面复工最早或要等到3月初。


  这个时间点影响最大的就是“3·8妇女节”期间的销售计划。广州彩妆品牌完美日记方面就对界面时尚称,由于次序复工的影响,后续的营销活动会生变。


  服装企业复工的“两头难”一部分来自于复工审批。


  纺织品批发市场广州国际轻纺城在2月19日发公告称,根据政府对疫情状态判断,继续无限期延迟开市,部分当地时尚企业因此无法开工。


  据界面时尚获悉,百丽集团直到现在还没从深圳政府那里得到确切复工时间。位于上海某园区一时尚公司负责人也对界面时尚透露,复工时间已延迟快20天,但园区还未开放,“最近一直被要求填各种表格”。


  各地政府提供的表格内容基本都是围绕员工信息、企业防疫措施及应对预案、人员排查等制定,审查严格、通过率低。


  《中国经济周刊》2月19日报道称,南京某街道的700家企业中仅有4%拿到了复工批准。《中国青年报》也曾报道称,某企业的申请复工表上一共盖了8个政府公章,还有企业反映复工要交21份材料,“填表填到眼花,签字签到手软”。


  另一方面,复工阻碍来自于工人。


  工人返程复工除了会受到各地管制影响外,途中也存在交叉感染风险。


  界面时尚从一些企业负责人处了解到,复工的最大障碍是没有足够口罩。如果出现确诊病例使全公司隔离,产生的吃住费用及维护数千名员工情绪稳定都会是企业的一大挑战。


  据鄂尔多斯集团向界面时尚表示,内蒙古总部基地绒纺事业部复工人数为1900人,占总员工人数40%。其中有300名外地返回员工在隔离宿舍观察,每日均有按当地政府规定解除隔离人员。


  部分外地员工居住地隔离或者交通未恢复,无法返回工厂。而截止2月20日,其营业店铺有1639名员工在岗工作,其他员工因闭店、或所在区域被隔离等原因远程办公。


  不过,“两头难”的状况已逐渐开始缓解。


  国家发改委日前已明确制止非必要审批。部分沿海城市动作较快。深圳市福田区提出“先复工,再审查”,杭州允许企业报备后先自行复工,宁波则是除了负面清单企业外,其他企业仅备案和承诺后可立即复工。


  而界面时尚从知情人处了解,一些位于浙江海宁和绍兴的生产基地和政府为了保障员工安全,开始主动包机、包专列接员工返岗。


  截至目前,服装企业的复工节奏基本都跟随政府要求。


  太平鸟、九牧王、地素等企业都对界面时尚表示,物流、工厂和公司正在有序、分批复工。此前线下关闭的门店,也会根据政府指示陆续恢复营业。


  2月20日,鄂尔多斯集团中负责生产加工的内蒙古总部生产基地产能复工率已达到50%, 到本月底将达到70%。品牌运营环节目前仍有有60%左右的营业店铺,但是线下的客流几乎归零,企业也因对于这些店铺正常出勤员工的额外补贴,造成了销售收入锐减和运营成本增加。


  虽然大部分企业都暂缓了上半年的大型营销项目,但并不代表不做营销,而是把精力放到线上。


  从2月初开始,有零售商开始尝试微信群、直播卖货,用来弥补线下损失。一些品牌还做出了不错的业绩,鄂尔多斯集团旗下年轻品牌BLUE ERDOS通过各门店微信群卖货,日均销量达到了平时店铺的一半以上。太平鸟通过微信群、小程序和直播带货三管齐下,日均零售额超800万。


  现在近半个月过去,已经可以看到几乎所有品牌都确定了以线上为主的策略。


  地素在去年8月上线的微信小程序基础上,新增了微信小程序分销员功能。并通过部分商品主题活动策划、社群分享、微信朋友圈推广、小程序转发以及在线直播等形式宣传产品。MO&Co.开始在微信公众号做秒杀活动,慕尚集团则是很早便为集团下所有品牌开启了低折扣微商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