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2019年纺机海外市场分析、总结复盘 抢占先机!
详细内容

2019年纺机海外市场分析、总结复盘 抢占先机!

时间:2019-12-24     【转载】   来自:纺织机械

“面辅料供应”的图片搜索结果


  人们说不经岁月沧桑便不会迎来成长,未经世事磨难便无法收获到真正的成功。站在2019年的终点,回望过去的一年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是低迷的经济环境?一单难求的窘境?被拉大距离的创新实力?重压之下的颓废状态?还是理性的分析?积极的求进?务实的创新?或者,愈战愈勇的精气神?


  不妨让我们以时间为轴,回顾2019,从记者笔端记录的行业事件、企业发展、人物状态中搜寻关于2019的真实印记。


  聚焦海外


  当“走出去”成为企业市场开拓的重要战略,中国纺机业到底该如何布局?很显然,“知己知彼”非常重要。于是,我们将视角锁定那些备受关注的海外市场,立足中国纺机行业的真实现状,通过对多个海外市场需求的详细分析,与行业企业一同探索“走出去”的新机会。


  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的纺织服装业起步较晚,当前整个产业仍处于爬升阶段,以中小企业为主,总数近百余家。埃塞政府多项政策倾斜纺织服装行业;拟以布局工业园区的模式从全产业链的角度来发展纺织业;棉花、毛、麻等原料资源丰富,基础设施较好;对美国和欧洲出口享受零关税零配额政策,还能以优惠关税出口23个非洲国家;劳动力规模达5400万人,人口结构年轻,且素质相对不低。


  纺织服装产业链配套问题较为突出,例如,生产企业所需要的面辅料基本依赖进口;物流成本仍居高不下;劳动力生产率有待提升;外汇管制依然趋紧等。


  肯尼亚


  肯尼亚纺织服装业发展相对落后,产业链并不完善。目前肯尼亚有超过数万家纺织服装类小微企业,超过80%为非正式部门,生产设备较简陋。政府相对稳定且对吸引外资较为重视,投资法规相对完善;制造业基础相对发达,纺织业是其重点发展行业;国内经济发展较为稳定;有多项国际贸易合作协定;地理位置优越,基础设施相对较好,交通运输具备潜力;劳动力资源丰富,薪资水平相对较低;多个出口加工区可享受投资优惠政策。


  社会治安问题较为突出;罢工现象频出,高技术工人需要培训,水电供应相对不稳定;政府办事效率低下,腐败问题普遍存在。


  印度


  目前印度纺织服装行业估值约为1500亿美元,预计2023财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260亿美元。目前,印度拥有环锭纺纱5345万锭,占全球纱锭的24%。2017~2018财年,印度纺织机械市场总需求约19.5亿美元;其中进口设备965.2亿卢比,占印度纺织机械市场总需求的71%。


  在棉纺机械方面,LMW(朗维)是印度最大的棉纺成套设备制造商,印度市场累计占有率60%以上。织造机械方面,目前,印度市场有16.8万台无梭织机、250万台手工织机、238万台动力织机高端客户被必佳乐、丰田和津田驹占领,这三家公司一直占据高端喷气织机80%左右的进口份额。近年来,印度纺织业对中高端针织设备、化纤设备、气流纺织设备、无纺布等的需求明显增加,针织及印染等设备将会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


  越南


  越南本国的纺织设备陈旧、技术落后、资金匮乏、市场缺口较大,为了能够生产出适合西方国家市场需求的产品,越南90%的机械设备需从国外进口,加上越南对纺机设备征收的关税较其他东南亚国家低,因此越南纺机市场潜力巨大。CPTPP协议的签署无疑将刺激纺机产品的进口需求。


  目前,中国是越南纺机的主要供应国之一。中国的各种纺织装备产品在价格、质量、服务等各个层面都比其他国家的同类产品更适合现阶段越南市场的需求,平均价格也更能被越南纺织企业所接受。


  孟加拉


  根据孟加拉纺织协会2018年的统计:全国共有纺纱厂425家,共计1241万锭环锭纺,年产纱线总量为258.9万吨。织布厂总计796家,共有无梭织机和有梭织机总计51211台,年产面料35.83亿米。印染厂总计240家,年处理总量为31.73亿米,其中梭织染色处理22.9亿米,纱线染色处理31.3万吨,针织染色处理57万吨。相比于孟加拉服装行业来讲,前道的纺纱、织造、印染尚有较大的缺口。


  在孟加拉的纺机进口情况方面,以棉纺设备为例,今年印度设备反超中国成为出口孟加拉细纱设备总额最多的国家,同时几乎抢占了瑞士和日本的市场。通过仔细研究海关数据可以看到,中国设备出口的大额订单较多,而印度设备的每一单金额都不大,是用很多小单子堆积起来的大数量,这也说明印度设备受到了更多企业的青睐。


  印度尼西亚


  印尼为工业提升而制定的“印尼制造4.0” 国家发展战略计划中,将纺织作为五个优先发展行业之一。


  目前,印尼的棉纺设备需求有所放缓,但对中高端针织设备、化纤设备、无纺布设备等的需求明显增加,将会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当前,印尼整体纺纱工业技术水平比中国低;高端客户对设备的技术性能要求很高;大客户重视战略合作,忠诚度较高,但对服务要求较高;对中低端设备仍有很大的需求;中低端客户大多属于价格敏感型,忠诚度较低。


  印尼为工业提升而制定的“印尼制造4.0” 国家发展战略计划中,将纺织作为五个优先发展行业之一。


  目前,印尼的棉纺设备需求有所放缓,但对中高端针织设备、化纤设备、无纺布设备等的需求明显增加,将会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当前,印尼整体纺纱工业技术水平比中国低;高端客户对设备的技术性能要求很高;大客户重视战略合作,忠诚度较高,但对服务要求较高;对中低端设备仍有很大的需求;中低端客户大多属于价格敏感型,忠诚度较低。


  土耳其


  过去土耳其以欧洲纺织机械为主,但近年来随着中国纺机产品的性能和竞争力逐渐增强,越来越多的土耳其及周边的纺织企业开始考虑选择中国纺机产品。土耳其市场最终产品面向欧美,为了避开和中国等东南亚企业竞争,大多数订单为小批量多品种,品质要求高,其对纺机设备要求差异化,对机器性能、自动化程度、人工投入成本要求比较高。


  虽然中土近年来交流增多,但是大多数土耳其企业对中国产品还是了解不够,尤其是对中国企业的先进程度,制造水平,以及规模等具体数据比较陌生,缺乏对中国产品的认识。


  巴基斯坦


  纺织业是巴基斯坦制造业中最为重要的行业,有着完整的产业链条:从原棉、轧花、纺纱、织造、印染直到成衣制造。巴基斯坦纺纱总产能近1100万锭。过去五年中增加了100多万锭,80%的设备来自于欧洲和日本,12%来自于印度,其余8%来自于中国。现有棉纺厂约300家,新棉纺成套项目的规划由过去的1.5~3万锭/车间的设计逐步扩大到3~5万锭/车间。近年,挡车工月薪由之前的100美元逐步增长至150美元,智能纺纱需求激增。


  巴基斯坦纺织厂倾向使用日本和欧洲的设备,原因在于高产出、更省电、自动化程度更高、运行更稳定、更快速高效的本地化服务。


  乌兹别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目前纱锭总量已有总锭数约150万锭。根据政府要求棉花深加工达50%~60%的目标,还有较大增长空间。棉纺是市场的主体,织布、染色及制衣在乌政府的要求下,在缓慢发展。化纤在乌兹别克所占份额很少。


  从2018年开始,乌兹别克政府产业政策从支持纺纱转向支持织造、印染后处理的高附加值项目,贷款向织造及印染后整理项目倾斜,原则上不给单独纺纱项目提供贷款。从2020年开始,乌兹别克斯坦将停止棉花出口。未来乌兹别克纺织业将坚持出口为导向,使用高技术生产具有竞争力的技术密集型产品,鼓励行业引资和创新。作为“一带一路”沿线的重点国家,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企业投资建厂的热点国家。


  埃及


  埃及的棉纺工业水平位居前列,且拥有非洲最大的棉花和纺织工业集群。埃及国内的棉纺产业链较完整,从棉花种植到纺纱、织布直至成衣制造均可实现,使得埃及在成衣制造领域有较强的能力。目前,纺织业已占到埃及GDP比重的3%,占制造业总产值的22%。埃及纺织产业目前已发展到约7344家企业,其中90%为中小企业。


  埃及尽管纺织业产业链较为完整,但织布、印染等环节较弱,相关产品质量时常达不到标准,埃及对此的解决方案是促进上下游产业链完整、关联产业配套齐全,以产业园模式复制中国经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