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新格局、新动能——2019中国纺织服装贸易形势
详细内容

新格局、新动能——2019中国纺织服装贸易形势

时间:2019-03-27     【转载】   来自: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

image.png


  中国拉链网讯 3月11日,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在上海举办了2019第七届“中国与亚洲纺织国际论坛”。会上,纺织商会曹甲昌会长就今年我国纺织服装贸易形势发表了精彩演讲。现摘录如下,与纺织服装外贸业界同仁分享。2018年中国纺织服装外贸总体情况

  2018年,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下,中国外贸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全年外贸进出口总值4.62万亿美元,增长12.6%;其中,出口2.48万亿美元,增长9.9%;进口2.14万亿美元,增长15.8%。与此同时,中国纺织服装外贸也实现了连续两年的平稳增长。2018年,全国纺织服装出口2767.3亿美元,同比增长3.7%,进口261.4亿美元,同比增长6.4%。具体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上游产品出口竞争优势逐步显现。

  2018年,我国纺织品出口1191亿美元,同比增长8.1%;服装出口1576.3亿美元,同比微增0.3%。上游产品出口增长和下游产品出口放缓均是我国服装制造业转移、而周边低成本服装生产国由于产业链不完整对中国纱线和面料的需求增大的结果。2018年,我对越南和孟加拉的纱线和面料出口分别猛增了19.3%和21.5%。

  二是对传统市场和一带一路市场均保持增长。

  2018年,中国纺织服装对欧盟、美国和日本三大传统市场出口均保持增长,增幅分别为1.5%、8%和2.7%。另外,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连续三年保持增长,2018年增幅为5.3%,对东盟出口增长11.7%,在各主要市场中增长最快。

  三是民营企业发展活力逐步增强。

  2018年,民营企业表现活跃,出口增长5.1%,占全部出口总额的68.3%,有效拉动全年总体出口增长。

  四是关税降低带动服装进口增长较快。

  近年来,国家多次下调进口商品关税,加之国内市场消费潜力的不断开发,服装进口增幅较高。2018年,我国纺织品进口增长3%,服装进口增长14.8%,带动纺织服装整体进口保持较快增长。

  五是我国占国际主要市场份额小幅下滑。

  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占国际市场份额自2015年达到38.5%的峰值后,连续两年下降,2017年占世界份额降到了35.8%,其中纺织品贸易份额为37.1%,服装份额则从2015年的39.3%降到了2017年的34.9%。

  去年,我纺织服装产品在美国进口市场份额为36%,比2017年减少0.3个百分点,而越南份额为10.5%,同比增长0.1个百分点;去年全年我占欧盟进口市场份额为33%,同比减少1个百分点,而孟加拉国份额为14.3%,同比增长0.6个百分点;去年全年,我在日本进口市场份额为58%,同比减少3个百分点,而越南份额为12.6%,同比增长1.4个百分点。

  2018年,我国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市场份额分别为35.5%和60.2%,与上年相比保持了平稳势头。

  当前行业的发展仍面临诸多困难

  一是当前中美经贸摩擦将对未来行业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目前美方已经征税的产品中,涉及纺织服装产品约70亿美元,占我对美纺织服装出口总额的16%,出口企业1.7万家左右。虽然美方征税对我纺织服装短期影响有限,且由于“抢出口”因素,去年我对美出口保持了较快增长,但因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已经迫使美国采购商对采购战略和供应链布局进行大幅调整。尤其是对交货速度要求不高的长单、远期订单更是如此。对于交货速度要求较高的快时尚订单,由于对供应链效率和资源整合水平要求较高,短期内转移到海外还比较困难。

  目前,中美双边谈判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呈现出积极的信号,我们真诚希望,中美经贸摩擦能够顺利解决,为外贸企业创造平稳可预见的国际贸易环境。

  二是除中美经贸摩擦外,我国纺织服装行业还面临着其他贸易救济案件的影响。

  2018年,我纺织服装业共遭遇14起贸易救济案件,其中新立案件11起,分别涉及墨西哥、印度、阿根廷、土耳其、埃及、马达加斯加、美国等7个国家,涉及聚酯短纤、亚麻纱聚酯、牛仔布、聚酯加工丝等产品;日落复审调查3起。14起案件共计涉案金额约2.6亿美元。虽然金额不大,但也给主营这些产品和市场的企业带来很大困难。

  三是人民币汇率波动与我出口有较强的相关性。

  2018年一季度,人民币汇率走势呈现快速升值和大幅震荡,给出口企业带来很多困扰。

  一些企业表示,汇率大幅波动产生的不利影响,不亚于中美经贸摩擦。近日,中国央行行长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这表明,今后汇率的波动将成为常态,对我出口企业今后加强利用各类工具规避汇率风险提出了更高要求。

  四是劳动力短缺和成本上升问题仍然存在。

  国家统计局2月28日发布的《2018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末16岁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8.97亿人,比2017年末减少470万人,首次跌破9亿人口大关;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4.3%,低于2017年0.6个百分点。2018年,16个省市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涨幅为7%。环保压力也持续攀升。

  据研究机构测算,如果综合考虑原材料采购成本、人工成本、关税优惠及所得税优惠等,多数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在其东南亚工厂的净利润率要比国内高5到6个百分点。因此,无论中美经贸摩擦结果如何,企业都会做好两手准备,国内外工厂同时发展,以应对全球经贸新形势。

  积极应对中美经贸摩擦

  去年以来,面对贸易摩擦的加剧,纺织商会积极引导企业进行应对。一是我会积极参与美方“301”条款法律调查程序,派出工作组,积极参加美方听证会,提出评论意见,为中国业界发声。二是引导企业加快出口速度,规避征税风险,尽量将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三是加大国际产能合作和布局力度,主动利用其他国家资源进行生产,中国订单全球生产,加强对供应链的掌控力度。四是加快转型升级进程,加大设备和技术投入,提升生产效率、产品质量和市场反应速度,提高产品附加值,加强设计研发能力、资源整合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国际营销网络拓展能力和品牌建设能力。从成本竞争提升到价值竞争。五是进一步实施市场多元化战略,加大对新兴市场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的开拓力度,加大内需市场的培育,避免单一市场风险。为应对中美经贸摩擦,纺织商会积极助力企业对外开拓多元化市场,目前有六个自办展,包括三个纺织服装采购展,分别在多伦多、迈阿密和柏林举办,此外,还举办澳大利亚和缅甸纺织展,并计划新增马尼拉展。

  这些对策并不是应对中美经贸摩擦的权宜之计,而是体现了行业苦练内功、转型升级的长期战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