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制造业转移,贸易形势复杂不确定,中国制造仍具优势吗?
详细内容

制造业转移,贸易形势复杂不确定,中国制造仍具优势吗?

时间:2019-01-31     【转载】   来自:中国纺织

aœéš‹åŠ›åŸ1曾äoŽæ¬§æ′2æœå¤§æœè£…服饰零售集团ä1‹ä¸çš„C&Aå’ŒBESTSELLER公司担任高管açš„图片搜ç′¢结果


  中国拉链网讯  纵横服装界多年,隋力培曾于欧洲最大服装服饰零售集团之一的C&A和BESTSELLER公司担任高管,负责中国地区采购工作;二十多年的一线国际采购商从业经历,让其熟悉欧洲及北美市场,对国际品牌采购有丰富的经验;她擅长供应链管理,采购团队管理资历颇深;熟悉中国及东南亚地区的生产基地,对国际采购商的采购流程、社会责任、环保要求及质量体系管理非常有心得;熟知针织、梭织等全品类产品以及生产基地,曾有确保质量前提下,成功带领团队实现销售额过亿美元的增长。

  2007年起,隋力培与法国合伙人创业欧洲品牌市场;2013年起,与国内一线供应商合作参与管理北美市场的开发工作,与美国大型服装连锁时尚品牌均有合作。

  担任跨国公司采购首席代表期间,隋力培带领团队建立和实施了高效的质量控制体系和供应商工厂评估标准,社会责任评估系统,提升整体质量水准和稳定供应商体系;致力于协同买手、供应商一起对针织及皮装环保生产做出努力,率先申请到欧洲OEKOTEX环保生产标识;2005年开发跨国公司东南亚生产采购业务,成为第一批涉足东南亚生产的国际买家,并持续监督提高当地工厂社会责任评估和质量监督;她多次出任国际面料设计大赛评委,经常参与国际国内各大服装纺织品展会,在时尚纺织服装行业论坛发表趋势;她专精于研究北美及欧洲市场流行趋势,帮助国内供应商工厂跟踪流行趋势以了解市场和客户需求⋯⋯

  最近,隋力培针对中国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等热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面对国际上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以及产业链转移的大环境下,中国国内纺织服装制造企业是否还具备持续竞争力?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中国从2003年到2007年的出口连续每年以高于25%的速度增长,1990年中国的制造业只占全球的3%,而现在占全球市场的一半;1990年中国的出口只占全球的2%,2017年跳升到14%,在全球的出口份额增长了6倍,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随着人工成本的上涨,这两年我国作为“世界工厂”正在失去综合优势,据《经济学人》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工人每天的平均工资是27.5美元,远远高于印度尼西亚的8.6美元以及越南的6.7美元。根据2015年8月波士顿咨询报告,相比于美国,中国目前的制造成本优势已缩水至5%以下。该报告以美国为基准,分析并比较了全球前25大出口经济体的四项关键维度——工人工资水平、劳动生产率、能源成本以及汇率水平。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直接导致中国代工厂优势降低。

  在中美贸易战爆发之前,中国的制造业就出现了转移迹象,因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土地能源价格等迅速上升,而汇率则居高不下,服装和家纺制品等劳动密集型工厂大规模迁往东南亚,一些跨国公司连锁服装品牌为了追求采购成本最低,压价导致服装企业供应商被迫向用工成本更为低廉的东南亚地区转移,甚至找到一些偏远的作坊违规生产的负面新闻频频爆出。其实早在2005年,我当时任职的跨国公司就进行了东南亚采购的尝试。那时候,柬埔寨工人的月工资只有70美金,工作效率比同期中国工人低一半以上,而且只能生产最基本的款式。

  另外,整个生产供应链的原料辅料都来自于中国,而当地的清关和运输效率和中国相比也要低很多。所以在初期尝试了两个季节的生产之后,欧盟对中国的配额限制也到了取消的时候,我们就将生产转移回来。如今,东南亚工人的工资已经增长了几倍,能够生产的款式工艺水平虽然还是不能和中国服装企业同日而语,但也提高了很多,因此大量的服装制造业转移到了东南亚地区。比如,一线的快时尚品牌瑞典时装零售巨头H&M/丹麦著名时装连锁店BESTSELLER/西班牙的Inditex集团的ZARA品牌等的很多供应商已将成衣生产厂从中国搬到了缅甸柬埔寨等地区,这些跨国公司甚至要求新开发的供应商必须在缅甸有生产基地,否则不能列入许可供应商名单。

  国际采购商的生产选择愈来愈倾向于偏向低成本劳动力的东南亚地区,欧美国家对于这些地区的进口税收优惠使得国际买家的到岸价更有优势。面对国际上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以及产业链转移的大环境下,中国国内纺织服装制造企业是否还具备持续竞争力?

  ●首先分析下东南亚和国内生产采购的形势。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迎来的大都是港澳台投资,生产制造多是三来一补贸易。面料辅料来自于韩国台湾的占很大比例。接下来的二十年,中国投入大量财力建设基础设施。到2000年后,中国能够产业链已经比较完整,各种高中低档面料辅料一应俱全。上游下游供应链都很成熟,整体工艺水平生产能力也都具备国际水准。另外,中国政局稳定,政府宏观调控能力强,企业制度普遍比较规范,不会发生不可控的罢工等意外情况,各种配套设施上下游供应比较完善。此外,中国企业对产品或者管理的风险控制很好,质量体系完善,产品如果出问题马上会有解决方案,企业信誉也较好。工人素质方面,如果说欧美国家工人效率是中国的1.5-3倍,中国工人和东南亚工人的效率比也差不多是这个比值,加上中国大力推行工业自动化,更是让东南亚相形见绌。以上的一切,在2000年后使中国服装制造生产颇受欧美买家青睐,再加上近十年中国供应商工厂的设计开发意识增强,在欧美开始设计工作室,请欧美设计师配合国内设计师成为设计开发的主流。

  东南亚虽然用工成本低,但是大部分东南亚国家如柬埔寨缅甸的相关配套并不完善,基础设施也很差。主要原料辅料都是来自于中国,清关效率低周期长,工厂整体的管理和技术团队也主要来自于中国,管理成本高居不下。以柬埔寨为例,当地工人工资成本已经比十年前上涨了3倍,政府承诺在未来五年还要继续上涨到5倍。金边周边的工业用地成本已经上涨了7倍。水电燃料等成本虽然没有大幅上涨,但是成本一直就是中国的1.5~2倍。而看不见的隐形成本,如政治的不稳定和罢工的一些因素,更是危机重重的深坑。一墙之隔的越南,工资涨幅近20年来已经近17倍,整体成本已经接近和中国持平。

  ●考虑向新兴市场转移的企业,不应只考虑显性成本,也应该同时考虑到与新工厂合作存在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麦肯锡全球研究指出,东南亚国家联盟的进出口成本(关税,港杂费,内陆运输费等)比中国高出24%,而且其整个进出口过程的时间比经合组织平均高出66%,效率很低。此外,东南亚的社会政治环境并不稳定,潜在风险高。越南属于东南亚早期生产最先开发的国家,相关配套和工艺水平相比其他都要好很多,但2014年,在越南的反华抗议中,至少有15家外资工厂被焚烧,导致供货延迟取消,对企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对于欧美品牌买家的销售也造成了负面影响。再者,东南亚地区的工人生产积极性相对较低,厉以宁教授在2015年年底写过一篇文章——《东南亚工人没有中国工人好》,文中提到,东南亚工人缺乏纪律性,学习积极性不高。2005年,作为第一批涉足的国际品牌买家在孟加拉国生产的期间,我们就遇到了工人罢工闹事的事件,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给当时派驻工厂的质量管理人员造成了很大的人身威胁,并且导致了货期的延迟,所以在那之后我们也对孟加拉生产采购持谨慎态度。

  国际采购商开发部门在考察新市场的过程中,只是看到东南亚的人工便宜,有港口等便利条件,并没有考虑到生产效率和政治等不利因素,就决定把生产转移到东南亚。而在东南亚投资建厂的中国公司,一定时期内也受益于成本优势和订单的稳定,却承担着政治和经济的巨大风险。最近,欧盟又宣布启动撤销柬埔寨和缅甸的贸易优惠待遇程序,优惠关税政策将在数年后结束。这对于当地成衣鞋子从业近百万工人的制造业更是毁灭性打击。

  那些考虑向新兴市场转移的企业,切不可盲目跟风,在试图改变企业的全球采购策略时,不应该只考虑显性成本这一因素,也应该同时考虑到与新工厂合作存在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特别是在信息效率方面的劣势可能会冲掉低成本带来的效益。

  产业链从中国转移出去并非易事,中国是世界上仅有的拥有联合国工业类别中悉数工业类别的国家。中国又是人口大国,拥有巨大的消费市场,发展本土制造业,提升中国制造向中高端发展的过程中,损失掉部分低端制造业,进行彻底的产业洗牌,留下真正做品牌做产品的好企业好品牌。这样,对于中国服装制造业的未来,也未必不是made in China走向世界的一种新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