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浔兴股份(SBS拉链)重组夭折四跌停 承压商誉、存货、股权质押“三座大山”
详细内容

浔兴股份(SBS拉链)重组夭折四跌停 承压商誉、存货、股权质押“三座大山”

时间:2018-09-15     【转载】   来自:大众证券报

aœæμ”å…′拉链公司açš„图片搜ç′¢结果

  品牌拉链网讯 复牌后的浔兴股份(SBS拉链)昨日走出连续第四个“一字”跌停,值得注意的是,股价躺在跌停板的浔兴股份,面临的不止是重大资产重组终止,还有7.48亿元商誉、存货暴增至7亿元、第一大股东等三名股东悉数或接近全部质押等 “三座大山”。

  四跌停背后的重组终止

  昨日,浔兴股份股价全天“一字”跌停,收盘时尚有34.62万手跌停封单。这已是浔兴股份复牌后的连续四个“一字”跌停,股价从复牌前的16.31元,跌至昨日的10.70元。

  连续四跌停的背后,是浔兴股份变幻莫测的停牌事项。浔兴股份自2017年11月13日起停牌,称筹划对外投资事宜。不过当年11月25日,公司公告11月27日开市起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并继续停牌。今年1月份,浔兴股份又宣布重组事项变更,从重大对外购买事项变更为出售公司部分资产事项。

  公司称,“公司与重大资产购买的标的公司股东就本次交易对价支付方式及进度安排、标的公司估值及业绩承诺等事项进行了沟通和协商,但由于公司与标的公司股东未能就本次的交易方式及业绩承诺等相关条款达成一致,且达成时间难以确定。公司拟终止与上述标的公司的本次重组合作。”

  同时,浔兴股份表示,为更专注于高增长的跨境电商行业,拟将拉链相关资产全部出售给原控股股东福建浔兴集团有限公司。根据公司披露的重组预案,浔兴股份拟出售的拉链资产净资产11.69亿元,2017年营收14.24亿元,净利润1.01亿元,占公司2017年营收、净利润比重分别为76.59%、84.92%,但拉链资产预估值仅12亿元。也就是说,一旦出售拉链资产,浔兴股份主要资产仅有2017年收购的跨境电商价之链65%股权。

  5月17日,深交所向浔兴股份发出多达17个问题的问询函,其中包括出售的拉链资产估值合理性以及出售拉链资产对公司未来业绩、发展的影响。浔兴股份一直延期回复,直到该重组终止也未能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浔兴股份8月底公布的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营收11.4亿元,同比增长64%;净利润3629万元,同比下滑43.47%。而价之链上半年营收3.8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70%,但受全球经济环境、市场竞争等外部环境影响,各项成本激增,整体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60.26%降至47.39%。仓储、推广等费用的上涨,导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超80%。汇率波动、存货周转率下降占用资金等原因,导致公司财务费用飞涨,同比增长592.4%。各种不利因素叠加,价之链上半年亏损1907.6万元,在浔兴股份子公司中亏损额最高。

  或承压“三座大山”

  然而,股价躺四个跌停板上的浔兴股份,面临的不止是重大资产重组终止,还有收购价之链形成的7.48亿元商誉、上半年存货同比暴增至近7亿元、第一大股东等三名股东持股全部质押等 “三座大山”。

  2017年9月份,浔兴股份以10.14亿元对价收购了价之链的65%股权,从拉链制造转型为拉链和跨境电商双主业公司的同时,形成了高达7.48亿元的商誉。彼时,在溢价350%收购价之链股权的同时,交易对方承诺2017年-2019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6亿元和2.5亿元,3年累计不低于5.1亿元。

  2017年,价之链实现了扣非净利润9686万元,业绩承诺完成率接近97%。不过今年上半年,价之链却亏损超过1900万元,这令今年的1.6亿元业绩承诺前景陡然不妙,进而也会催生商誉减值风险。同样不妙的还有浔兴股份存货的暴增。中报显示,浔兴股份期末存货为6.95亿元,占总资产22.19%,较2017年同期存货的2.66亿元猛增161.28%。对于存货的增长,浔兴股份在中报中表示,主要系本期合并了收购的跨境电商价之链的数据,因其存货占资产比重高,导致公司存货占比有所增加。

  由于重组终止和复牌后股价四跌停,浔兴股份包括第一大股东在内的多位股东持股悉数或接近全部质押,会否存在质押风险也引发市场关注。浔兴股份中报显示,截至上半年末,持股比例25%的公司第一大股东天津汇泽丰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所持全部的8950万股。持股比例8.56%的第三大股东厦门时位宏远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3065.50万股,质押了3010.62万股。持股比例3.63%的第五大股东林志强质押了所持的全部1300万股。上述三大股东累计质押数量占浔兴股份总股本比例为37.04%。

  昨日,就商誉、存货、多位股东股权质押等可能出现的风险,大众证券报记者致电浔兴股份,但电话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