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H&M 这次惹怒了很多人……
详细内容

H&M 这次惹怒了很多人……

时间:2018-01-16     【转载】   来自:环球网

  【中国拉链网-品牌资讯】这几天,家喻户晓的瑞典快时尚品牌 H&M 可算是摊上大事了…事情的起因可能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但为了让大家更完整的了解到整个事件,我还是要从它的源头开始讲起。

  通常来讲,关于 H&M 的大新闻,一般都是抄袭或者与哪个明星、品牌推出了联名系列,不过这次,H&M 却沾上了自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越发严重的美国社会问题——种族歧视。而一切,都是从下面的这个广告开始的:

  乍一看挺正常的,但写着 “COOLEST MONKEY IN THE JUNGLE(丛林中最酷的猴子)” 标语的帽衫加上黑人小模特的设定,问题一下就显现出来了…要知道,“猴子”这一称呼在西方世界可是一种流传甚广的对黑人种族的侮辱,带有这样标语的一件帽衫交给一个黑人小孩来演绎,的确很容易会让人感到不舒服,不过,H&M 当然也可以辩解称这只是个巧合,但…在有着强烈对比的情况下,就不会这么容易了事了:

  或许是设计师认为这还不够糟糕…在同样的宣传广告中,另一名白人小朋友身上的帽衫写着的却是 “SURVIVAL EXPERT(生存专家)”。所以尽管黑人小孩已经得到了“最酷”的称号,但与“生存专家”相比,这样呈现出来的对比效果也难免会引起大家的指责,而面对这种情况,H&M 也根本不想再通过辩解进行挣扎,在舆论的压力下,H&M 迅速就发出了官方的道歉声明:

这两段道歉声明,来自 H&M 的官方 Instagram

  这则道歉声明的内容很简单,总结起来大致为三部分:“我们理解群众的这种感情,也有责任意识到这样的做法会牵扯到种族话题的敏感性,然而我们这次并没有承担好这个责任”,“这次的帽衫事件是个意外,我们已经在所有网站上撤下了这条广告,并且尽一切可能防止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我们错了,对大家表示深刻的歉意”。

  然而,尽管这次的道歉声明已经非常迅速,但 H&M 显然还是低估了人们对于“种族歧视”这一话题的敏感度,一场围绕在社交媒体上的“讨伐”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一场从上到下的抗议活动

  最先站出来的,是与 H&M 有着亲密合作关系的 The Weeknd。

  “今早醒来看到这张照片,既震惊又耻辱,我深感被冒犯了,并且将会停止与 H&M 的合作…”。作为一个与 H&M 推出过好几次合作系列的歌手,The Weeknd 凭借着自己的人气与这个快时尚品牌加入到了 Fan Merch 大军当中,去年 9 月,双方才刚刚展开了进一步合作,推出独家精选系列 (Selected by The Weeknd),这下可好,钱可能还没赚够,“金主”就被气跑了,而且今后 H&M 可能也很难再找到这样的明星进行合作了,起码…黑人明星是别想了。

  除了 The Weeknd 之外,卢卡库和詹姆斯也迅速的做出了回应:

  卢卡库在自己的 Instagram 中写道:“你是一位王子,即将成为君王。别让任何人说你不一样”,而有着 3,000 多万粉丝的詹姆斯则更加用心,除了为广告中的黑人小孩“戴”上了皇冠之外,还发表了一段鼓舞人心的正能量言论,短短两天之内,这条 Instagram 已经得到了超过 1 百万的赞。

  Chris Brown 虽然什么都没说,却把 Michael Jackson P 在了这件帽衫上:

P Diddy 就更狂了…传闻他将花费 100 万美元签约这个拍摄广告的黑人小模特…

  然而除了这些明星,实际上民间的抗议活动更加热烈,方式也是多种多样,比如…有人为这件事做了首歌:

  有人以黑人小模特的形象做出了玩偶…

还有的,开始了一轮作图大赛…

  总之,这件事情已经在国外的社交媒体上持续发酵,形成了一阵从上到下的抗议风潮,而且你在看过之后应该也能感受到的,势头非常强劲…而在“局外人”都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和言论之后,当事人小男孩的母亲也终于出面对这件事作出了回应,但结果…却十分出乎意料:

  与网络上的大部分观点不同,妈妈 Terry Mango 表示,实际上她的儿子在这次的广告拍摄中试了上百件服装,这件引起众怒的帽衫只是其中之一,而且并不是只穿了这一件,所以这位母亲觉得,尽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没必要把这事儿上纲上线。的确,就连当事人的母亲都认为这事没那么“严重”,自然网上也一定有不少声音是站在“抗议”的对立面上的,举个例子:

  这位网友大致的意思,就是认为这根本不叫事儿,每年都会发生一大堆类似的事情,总有一些人会借着话题讨论一番,但热度过去了,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根本不会真的在意“种族歧视”的问题。他还拿黑人十分喜爱的 A BATHING APE® 举例,表示同样是“猴子”,怎么那些穿 BAPE 的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不过在笔者看来,A BATHING APE® 的性质和 H&M 根本不能拿到一起比较,虽然 A BATHING APE® 同样是以“猿人”或是“猴子”作为品牌的标志性设计语言,但出发点完全是不同的。至于 H&M,我们虽然无法断定它究竟是无心之作还是真的故意为之,但事情闹到这样的结果,也多少有点作茧自缚的感觉,并不值得人们同情,而且,这可不是这个快时尚品牌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麻烦了…

  时尚圈中类似的“种族歧视”,可一点也不少

一款头饰,引起了印第安原住民的不满

  早在几年前,H&M 加拿大地区专卖店上架开售的一款印第安风格羽毛头饰,就曾收到了来自当地顾客的投诉。

  根据当时加拿大电视网 CTV 的报道,事件的起因是一位名叫 Kim Wheeler 的印第安顾客,通过邮件向 H&M 表达了对这件彩色头饰涉嫌种族问题的忧虑:“在印第安族群里,头饰是尊重与权力的象征,你绝不会看到彩色的穆斯林面纱或者彩色的犹太圆顶帽出现在时尚配饰的货架上,被人穿去夜店或者音乐节,这是一种侮辱”。于是,H&M 方面马上做出了公关反应,立刻将该头饰从全部专卖店撤下并发表声明:“我们从没想冒犯任何人或者故意采取消极对策。我们从来都是为消费者着想”。现在看来,由于这次的事件并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H&M 可能也没有完全在这次的事件中吸取教训。

这款造型别致的耳坠,为 D&G 惹上了麻烦(图片来源:Coffee Rhetoric)

  类似的情况,不只发生在快时尚品牌,在 Dolce & Gabbana 2013 春夏时装秀上,模特们佩戴以黑人女性头部为形状的耳环走上T台,而这样的图案还同样出现在了几件连衣裙,短裙和上衣上。在这之后,人们很快发现这些饰品的模样与带有宣扬奴隶制度的某些艺术品十分相像,因此也为品牌惹上了不少麻烦。

  然而,尽管 H&M 和 Dolce & Gabbana 已经受到了大众的抵制,但相比于设计师 John Galliano 的遭遇,已经算是“幸运”很多了…

John Galliano (图片来源:Couturing)

  2011 年,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馆,当时任职 Dior 首席设计师的 John Galliano,与邻座的情侣发生争执,对方事后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的采访时称,Galliano 曾用英语对他们进行仇视犹太人和带有种族歧视性质的侮辱,而在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将 Galliano 逮捕。在这之后,Dior 品牌方表示,对任何仇视犹太人和种族歧视的言论和行为“零容忍”,并持最为坚决的反对态度,因此,公司决定暂停 Galliano 的一切职务。就是这样一个错误,让这位鬼才设计师一夜之间失去了 Dior 首席设计师的工作,对职业生涯造成了重大的影响。

  不过,类似于 John Galliano 这样的悲惨遭遇,还只能算是个例,而时尚圈种族歧视真正的“重灾区”,其实在模特领域,无论是品牌还是秀场,设计师还是化妆师,模特圈对于有色人种的歧视,早已经是家常便饭,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作为新一代黑人超模的领头羊,Jourdan Dunn 在成功的道路上也曾多次透露过自己因为肤色而受到歧视的情况,而众人皆知的一次,是在 Dior 2013 秋冬高定秀。

  经常被网友称赞“胸型完美”的 Jourdan Dunn 却因为自己的胸部不合格,而被 Dior 取消了她为该品牌走秀的资格。而在之后,她在个人 Twitter 上对此事表示质疑,她感慨通常品牌方会因她的肤色取消走秀资格,而这次却是因为胸部,实在让人觉得啼笑皆非。这样的情况,让不少人认为,实际上“胸部不合格”只是他们不想使用黑人模特的借口。

  其他遭到不公待遇的黑人模特也在发声。去年,Joan Smalls 在接受 《ELLE》 杂志的采访时表示,有人告诉她:“你是黑人,当模特难度很高”。Chanel Iman 则曾在《时代》周刊上称,自己被一些秀场拒之门外,是因为“他们已经有一个黑人模特了”。

  更严重的是,像上述说到的情况,在模特界可绝对不算个例,一个国外的 YouTube 频道在前几年做出的一项调查,可以很明显的说明问题:

他们统计出了 2008 至 2014 年纽约时尚秀场的白人模特比例,结果很明显,几乎高达 8 成以上。

  走秀还不是唯一的问题。时装界的另外一大平台时尚杂志的情况也没比秀场好到哪去。根据 The Fashion Spot 报道称,在 2014 年,44 家主流时尚出版物的 611 张封面图中,有色人种模特(非白人,或混血儿)只占到 119 个。其中,美国版和英国版的《时尚芭莎》全部是白人模特,英国版、荷兰版、巴黎版、乌克兰版、俄罗斯版《Vogue》,以及《Teen Vogue》、《Numéro》、《LOVE》、《Porter》 也是同样如此。

  很明显,尽管如今你看到的各大秀场黑人模特在逐渐增多,但无论是品牌、秀场,还是时尚杂志,很多将有色人种纳入到合作行列中的做法实际上是很敷衍的:为了显示自己“保证了”人种的多样性,又不能让人觉得,用有色人种当做模特仅仅是为了完成指标。所以说,想要真正从根本上上解决问题,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你要知道,以上说了这么多,还只是时尚圈内的种族歧视问题,放大到整个美国社会,情况自然更加严重,所以你应该也理解到为何 H&M 的一件帽衫,能够引起如此大规模的抗议了…

  然而,这样的歧视问题离远在大洋彼岸的我们好像比较遥远?真的是这样吗?嗯,回想一下去年本来要参加维多利亚的秘密的 Gigi Hadid ,好像也没多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