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温州桥头拉链成长为何变得不“顺滑”?
详细内容

温州桥头拉链成长为何变得不“顺滑”?

时间:2017-09-12     作者:蔡挺、郑俊杰【转载】   来自:温州都市报

  中国拉链网-资讯】近日,温州海关公布的出口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市拉链出口0.79亿元,同比增长15.2%。

  尽管我市拉链出口似乎已走出去年负增长的境况,但对于我市的拉链企业而言,国外市场仍只是他们新开拓的疆域,出口额在产值中的占比还很低,更重要的市场仍是国内。我市的拉链产业集中在永嘉县桥头镇和龙湾区,去年的出口额为1.48亿元,同比下降6.47%。

  “桥头拉链产业发展还处在死胡同里。”永嘉县拉链商会秘书长詹天祥说。言外之意,桥头拉链要走出发展的“死胡同”,仅靠拓展国际市场是远远不够的。

  7年间桥头拉链产值仅增加2亿元

  从上世纪80年代,永嘉县桥头镇就因纽扣闻名全国。随着纽扣产业的快速发展,同样作为服装辅料的拉链,也被一些桥头人所看重,开始办厂生产,然后经服装辅料中间商之手带到全国各地。

  桥头镇多家企业负责人表示,桥头拉链在国内市场份额最高时超过两成。也因此,2002年中国五金制品协会将“中国拉链之乡”的称谓授予桥头镇。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桥头拉链并未迎来一个快速增长期,反而市场份额被福建、广东、江苏等地的拉链企业所蚕食。“目前,桥头拉链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只有10%左右了。”桥头镇一家大型拉链企业负责人说。

  其实,在国内各地的拉链企业抢占桥头拉链的份额时,桥头镇的拉链发展基本上处于“原地踏步”。来自永嘉县拉链商会的数据显示,早在2010年桥头镇的拉链产业年产值已达19亿元,可是7年后的2016年,年产值才21亿元。

  “过去几年,桥头镇的大部分拉链企业产值都没怎么增长,在好年份产值增幅超过5%的企业也不多。”浙江顺利拉链有限公司总经理金孝忠说。

  查询国内知名拉链企业浔兴集团和伟星集团的年报发现,这两家上市公司去年的拉链产值同比分别增长19.5%和34.93%,两家企业的去年产值之和,要略高于桥头镇的拉链年产值。不仅如此,今年上半年两家企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浔兴集团的拉链产值同比增幅为30%,而伟星集团的拉链产值同比增幅为18.76%。

  从这两家已上市拉链企业的产值看,拉链行业似乎又进入景气周期。对此,桥头镇多家拉链企业负责人表示,接下来的三四年里,桥头拉链仍很难有快速增长。

  拉链企业争取品牌客户难于上青天

  目前,桥头镇有拉链企业100多家,其中规上企业20多家,年产值过亿元的仅温州长城拉链集团有限公司一家。“规上企业的规模相差不大,都是年产值千万级别的公司。”浙江诚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世迪说。

  桥头拉链企业规模增长不大,并不是它们产能不足,而是囿于新订单增长乏力。早年,桥头拉链依托中间商,将拉链销往全国各地的鞋服、箱包等领域的公司,可是随着鞋服企业和箱包企业直接与拉链生产厂家签订采购合作,桥头拉链企业未能迅速抓住时机,获取更多的品牌客户。

  “目前,国内知名品牌鞋服企业的拉链需求,基本上被YKK(日本吉田)、YCC(东龙)、SBS(浔兴)、SAB(伟星)等品牌拉链企业掌控,其他企业很难插足。”金世迪表示。据了解,温州长城拉链集团有限公司在拉链行业内有一定知名度,但是知名鞋服企业采购该公司的YQQ品牌拉链也并不多。

  “森马集团曾有意采购我们的拉链,但因原有拉链供应商合作多年,最终我们未能分得森马集团的拉链份额。”金孝忠说。目前,该公司新增客户,主要依靠参加各种展会获取,一年获得新客户数量屈指可数。

  桥头镇多家拉链企业负责人称,目前想进入品牌鞋服企业的辅料供应链,难于上青天,不仅如此,新客户的订单量也不大,年订单金额达百万元的已算是大客户。

  “单个订单的金额不大,导致企业整体产值上不去。”金孝忠说。据了解,像YKKYCCSBSSAB等品牌拉链从品牌鞋服企业获得的订单,单个订单金额往往达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甚至千万元,也因此这些品牌拉链企业只需维护几十个客户,其年产值就可达十亿元级别。

  品牌与品质成桥头拉链成长的“拦路虎”

  国内大量的品牌鞋服企业愿意采购YKK、YCC、SBS、SAB等品牌拉链,主要是这几大品牌在业界已有较高的知名度,尤其是YKK拉链,一直以来被业界称为“鼻祖”。

  “与YKK拉链比,我们的差距还是不小的,但是跟YCC、SBS、SAB等品牌,在拉链质量上差距不大。”金孝忠说。据了解,YKK拉链的产品品质是业界公认的,尤其是金属拉链,使用的顺滑程度,在全球也尚无企业能企及。

  至于SBS、SAB等品牌的拉链,仍会被品牌鞋服企业所青睐,主要两个品牌的母公司均已上市,实力雄厚,对客户因拉链次品造成的损失,均会承担赔偿。“伟星、SBS等品牌拉链的报价要比我们高一半左右,利润空间较大,我们净利平均不到10%,一旦出现千分之一的次品率,一旦赔偿,整个订单就白做了。”金世迪坦言。

  其实,伟星、SBS等品牌拉链报价要高于桥头拉链,主要是这两家企业在研发上投入也不小,每年均会开发一些新产品。然而,桥头拉链企业在研发上根本无法与这两家拉链企业抗衡。詹天祥坦言,桥头镇的拉链企业尚无一家设立专门的研发部门,部分规上企业甚至没有一个研发人员。

  “我就是研发人员。”金世迪略带些自嘲的口吻说。他称,企业不敢配备专门的研发人员,主要是拉链的利润过低,企业年产值过低。按其公司近几年平均产值计算,年利润也就几百万,而新产品研发要持续投入,单个产品研发费用往往达上百万元。“这种情况下,企业持续投入研发新产品就是一种冒险行为。”

  金孝忠称,目前桥头拉链企业研发功能性新产品的很少见,但款式上的研发还是不少的,而款式上的开发,在知识产权上的保护很难,像服装款式那样,一旦成畅销款,同行会很快仿制,像近两年比较热的防水拉链,就是被国内拉链企业迅速模仿的结果。据了解,目前,国内大部分拉链企业均是通过模仿来替代新产品研发。

  同时,桥头拉链的产业链并不完善,尤其是拉链生产设备的配套远不及广东,导致桥头拉链企业在款式上的开发也不如广东那样多。

  “走出去”也未能抢到大“蛋糕”

  在国内市场拓展受阻的桥头拉链,也早已尝试国际市场。浙江诚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天阳拉链有限公司等五六家拉链企业均于几年前开始做外销,并还在国外设立办事处。

  “随着国内劳动力成本增加,一些服装企业纷纷搬到东南亚国家生产,我们也看到了其中商机,在国外设立办事处,开发新市场。”身兼永嘉县拉链商会秘书长的浙江天阳拉链有限公司总经理詹天祥说。该公司在孟加拉国设有办事处,但是年销售额总是在三五百万元间波动,未见有突破性增长。目前,该公司在孟加拉国仍只是实现收支平衡。

  据了解,桥头拉链主要出口到俄罗斯、东南亚国家及中东国家,目前做得较好的是浙江诚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年外贸额有数百万美元。

  金世迪透露,俄罗斯是该公司外贸的主要市场,最近几年发现俄罗斯当地出现不少服装企业,主要是当地一些贸易商在采购中国服装时,感觉到东西的性价比不再高,于是逐步尝试着在本国投资建服装厂。

  可是,俄罗斯存在灰色清关问题,大部分拉链企业对俄罗斯市场不敢大胆冒进。桥头镇相关企业负责人表示,随着大量服装企业迁移到东南亚国家等市场后,这些新兴服装产地的产业链也日益完善,拉链等服装辅料的供应竞争也日渐激烈,服装企业对拉链价格的变化已变得异常敏感——每条拉链报价贵上三四分,服装企业均会计较;因为这些迁移到东南亚国家的服装企业,不少就是无法承受我国人工成本提升的压力,才做出迁移他国的决定。

  詹天祥坦言,桥头拉链要想通过做好国际市场,再拓展国内市场空间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目前桥头拉链出口更多还是中低端产品,而当前桥头拉链只有在中高端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才有可能激发当地拉链产业的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