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义乌“拉链大王”濒临破产
详细内容

义乌“拉链大王”濒临破产

  

  图为:伟海拉链集团


  拉链,人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小物件。在义乌这个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拉链大王”陶海弟赫赫有名。其旗下的浙江伟海拉链有限公司曾日产拉链400万条,品牌获“中国驰名商标”称号,陶海弟也曾多次受邀出席高端论坛,纵论产业风云。

  然而,在义乌市区占地400亩的伟海拉链如今却显得有些萧条,多数生产线停滞,往昔繁忙不再。公司官网上,“百年伟海,国际品牌”的宣传语仍在,而公司已被托管,陶海弟本人也失去自由。

  陶海弟遭遇滑铁卢的原因,在于他盲目多元化进入房地产。

  “鸡毛换糖”起家

  常常双脚起泡

  在以小商品闻名的义乌,“鸡毛换糖”的故事总是被提起,尽管那已经是30年前的事。义乌盛产红糖,小商贩走南闯北,用糖、草纸等低廉物品换取居民家中的鸡毛等废品,以获取微利。

  可以说,义乌市场形成的历史就是鸡毛换糖的历史,而义乌最初的鸡毛换糖是从廿三里镇开始的。细究之下,那是一种毫厘争取、积少成多、勇于开拓的创新精神,还是百折不挠、善于变通、刻苦务实的实干精神。

  如今,鸡毛换糖文化已经成为义乌的城市文化,有餐馆用“鸡毛换糖”作为名称吸引顾客,义乌人也用这种精神和文化激励下一代不忘吃苦、勇于创新。

  和当时大多数义乌商人一样,生于1965年的陶海弟17岁便开始去江西等地走村串户做鸡毛换糖生意。尚显单薄的少年,挑着100多斤重的货郎担,学着父亲的样子,摇着拨浪鼓,不停行走于崎岖的乡间小道。

  当时交通极不方便,通常过年前出门,次年三四月份才能返回义乌,其间甘苦只有亲身经历者才能体会。

  多位从事过鸡毛换糖生意的义乌商人向记者表示,肩挑着箩筐在乡间叫卖,双脚起泡是常有的事。

  和多数义乌商人一样,在外做了两年鸡毛换糖生意之后,陶海弟在义乌马路边摆起杂货摊,兜售小商品。慢慢地,他发现拉链具有巨大优势,于是重点经销拉链,成为义乌最早的拉链经营者之一。

  受日本品牌拉链启发

  誓改“几分钱”局面

  1994年,完成原始积累的陶海弟征地2.5亩,投资300万元,创办义乌伟海拉链有限公司。由于产品质量和服务过硬,商品供不应求。“产品好卖到客户纷纷拥到工厂,等在机器边取货。”此前,陶海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

  两年后的1996年,陶海弟在义乌经济开发区征地25亩扩大生产规模。投产后,短短几年时间,公司就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拉链生产基地和出口基地之一,占据了1/3的国内出口份额。

  其间,陶海弟发现了品牌的价值。同样是拉链,伟海拉链卖几分钱,而日本的品牌拉链却卖几块钱。于是,他决定创品牌,公司开始着力于研发、提高质量、加强对外宣传。

  很快,伟海拉链成立了义乌拉链行业最早的研发中心,拥有30余名研发人才,其中外籍人员占比不小。

  针对美国的消费市场,伟海拉链引进国外技术和设备,并与上海模具研究所等国内院校合作研发。2001年,伟海拉链再次扩张,这次征地300亩,发展目标是成为中国一流的拉链企业。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老朋友骆平(化名)很少再见陶海弟。作为同一年代的义乌商人,他俩早年关系非常好,经常见面。随后几年,伟海拉链产量越来越大,高峰时期年产拉链可绕赤道200圈。“存放在仓库的拉链有时堆积如山,场面非常震撼,你可能都没法想象。”骆平说。

  伟海拉链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其品牌先后荣获“中国驰名商标”和“中国拉链十大知名品牌”等称号。陶海弟本人被推选为中国拉链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义乌市拉链行业协会会长。

  曾想让孙子也做拉链

  却难敌楼市利润诱惑

  成名后的陶海弟,经常受邀参加高端论坛,分享创业神话。

  在“2010(第四届)贡献中国高峰会”上,陶海弟表示,伟海拉链的目标是百年企业,三代人都做拉链。“不只是我这一辈子,我儿子在接班了,孙子也在考虑了,就是从小灌输做拉链理念。”

  从中可以看出,陶海弟明白,产品再小,做到极致产业就大了。那次峰会上,他除了谈到想和LV合作,还谈到了宇航服拉链这种高科技产品。“这一块我们进入资本市场,用几个亿来研发,走百年基业,和茅台酒一样,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他并不满足在拉链方面的成就,尤其是当看到身边的朋友都介入房地产业之后。

  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伟海拉链之上是伟海控股,伟海控股的股东为陶海弟及其子陶腾飞,控制人为陶海弟。

  2010年下半年,上海一家评级机构发布评估报告显示,伟海拉链为伟海控股下属核心的实体企业,约占伟海控股合并报表年营业收入的90%。

  除伟海控股以外,陶海弟还于2003年9月投资了浙江伟海实业有限公司。伟海实业的主要职能为实业投资,自身无实际经营内容。浙江新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浦江县东方蓝郡置业有限公司为其下属公司。

  成立于2004年6月的新厦房产开发的楼盘在毗邻义乌的浦江县,项目总投资4.2亿元,分3期滚动开发。陶海弟把这一楼盘定位于高端学区房,对其寄予厚望。

  6年前金融危机幸运过关

  6年后窟窿过大未能脱局

  但老友骆平发现,与其在拉链行业的成就不对称的是,陶海弟在房地产领域遭遇了滑铁卢。截至目前,定位高端学区房的这一楼盘仍未完成销售。

  在骆平的印象中,几年前,陶海弟和另外两个老板计划在绍兴开发房地产,约定陶海弟投资2亿元,另两人各投1.5亿元,但后来其中一个老板的1.5亿元迟迟没有到位,项目最终搁浅。

  房地产项目未达预期,却占用了大量现金流。从评估报告不难看出,当时伟海实业存在长期占用伟海拉链资金的现象。截至2011年6月末,其占用金额仍为1亿元,主要用于下属的新厦房产和蓝郡置业的房产项目投资。

  2008年,在国际金融危机连锁影响下,陶海弟突然感到资金捉襟见肘,压力巨大。

  也就在2008年前后,骆平再次见到陶海弟。两人在义乌市区的一间咖啡厅喝咖啡,陶海弟居然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当时,他实在是压力太大了,老朋友在一起可能是难得轻松。”

  好在,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陶海弟最终度过了那场危机。


  然而,2014年,房地产行业终结了高增长态势,一些区域房价下行。在房产领域投入巨资的伟海拉链再次遭遇危机。由于窟窿太大,这次陶海弟未能脱局。

  1月中旬,记者来到伟海拉链公司时,工作人员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一楼的一间会议室成了托管团队临时的办公场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义乌市政府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采访得去找他们,对于其他问题不予置评。

  义乌市政府办公室负责托管工作的洪姓副主任证实,目前伟海拉链已由一家有着国资背景的企业托管。

  (综合《民生周刊》《英才》报道)


netease 本文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