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低调的中国公司正打算争霸巨大的全球时装拉链市场
详细内容

低调的中国公司正打算争霸巨大的全球时装拉链市场

  日本YKK集团与中国福建浔兴已占领全球拉链供应半壁江山。这场全球扣件“军备竞赛”中,谁将最终胜出?

  中国晋江——尽管看似平凡无奇,但全球拉链产业的运作方式却与令人无比惊讶。两家亚洲“超级公司”成为彼此最大的竞争对手,牵动着全球主要时装品牌的供应链运作。

  专家估计:日本的YKK集团以及向其发起挑战的中国福建浔兴拉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BS,以下亦简称SBS),两者共计占领全球拉链市场超过50%的份额。既然已卷入商战中,二者各自使用的策略也在不断彼此赶超。

  从传统上看,日本的YKK集团发展得更为成功。创始人吉田忠裕(Tadao Yoshida)在1934年创办该公司,此后该制造商便以惊人的节奏开始发展,短短40年间便超越发明了拉链发明商、曾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服装扣件公司美国泰龙(Talon)。正在全球71个国家运营业务的YKK,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拉链生产制造商。但这一市场地位却很难保持得长久。

  若是在20年前,YKK在全球服装制造业中的强大地位毋庸置疑。但如今不少杰出的产业客户正逐渐抛弃这个日本巨头,投身其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的怀抱。

  竞争激化

  领先这股中国潮流的是SBS。SBS与YKK不同,是拉链市场上相对较新的玩家。1984年,该公司创办于福建小城晋江,在成为全球服装扣件巨头前,最初使其获得瞩目是其对大众市场品牌销售的价格低廉的拉链。SBS婉拒了对其最近进展作出评论,但在过去10年中,该公司已显著侵蚀了YKK的疆域。

  据美国全球行业分析公司(Global Industry Analysts)2015年一份《拉链市场研究报告》(Zipper Market Research Report)数据显示,“全球拉链市场高度细分,竞争反映在成本、质量和创新方面。”来自中国、价格便宜的亚洲制造商也在这个截至2020年前价值将达137亿美元的国际市场中“竞争力得到提高”。

  据SBS的市场信息,当下,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拉链生产地。该公司在中国本土拥有5个生产基地,每月生产8000万条拉链与14亿枚拉头,亦是中国国内产量最大的拉链商。

  就中国市场而言,YKK集团进入的时间相对较晚,1992年才进入该国建立第一间生产中心。但中国已经成为该日本制造商的关键市场,如今中国大陆就有两家工厂运作。据全球行业分析公司的报告,为赶超SBS今年的快速增长,YKK “正在实施各项策略,以扩大在亚洲各大增长市场,特别是中国的市场存在。”

位于伦敦肖尔迪奇区的YKK欧洲展厅

  作为适应这种市场转变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去年YKK在伦敦肖尔迪奇区中心地带设立了一间欧洲展厅,此类展厅亦是YKK开出的第一家。展厅由建筑师、时装设计师Kei Kagami设计,展示YKK最新与最优、通常为奢华手袋与高科技服装上使用的扣件产品,希望能以此满足公司直接与年轻设计师与终端消费者的需求。

  创新之战

  对拉链制造商而言,时尚产业的“拉链大战”主要有三大战场,按照定价细分市场划分。

  在设计和创新方面,奢侈品市场是该行业最重要的部分。传统上是少数欧洲品牌控制着整个高端市场:意大利制造商Riri,创办于1936年,为Maison Margiela、Dries Van Noten等时装公司生产流畅有光泽的扣件;意大利的Raccagni,创办于1983年,与Tom Ford合作生产定制高端拉链;同样还有历史悠久的意大利制造商Lampo,创办于1887年,Balmain的独家扣件合作伙伴。

  中低端市场在过去数十年展开了激烈竞争,YKK与更年轻的市场玩家SBS将注意力也转移到金字塔的最高端。为与其意大利同行的产品展开竞争,YKK也推出了该公司最高端的扣件产品“Excella”等,SBS则始终致力于投入更多资源用于研发。

  YKK在高端扣件领域竞争的成功,部分原因在于YKK集团的“多面属性”——该集团还经营机械与工程分支。YKK不仅制造拉链,也制造生产拉链的设备。在这样的生态系统中,一条分支的创新也能在另一条生产线上得到转化,使得高度协同的生产周期变得可能。YKK也因此有能力制造独特的定制产品。

  “有大品牌来找我们,要求做一些他们需要的具体产品的研发。比如说带有新种类金属的链条或是新形状的拉条等等,”YKK伦敦展厅经理Sabine Bourgeau表示。

  但能从此类服务中最大化效益的客户不仅仅是大牌时装屋。中国设计师李筱(Xiao Li)表示:“做完上一季之后,我一直用的是YKK的拉链,”这位入围2015年LVMH青年设计大奖的设计师说,“选择能与我的设计相互协调的高品质拉链,这十分重要——有时候,拉链也是我设计作品的一部分。”

  在一定程度上,SBS已开始模仿YKK的战略组建内部研发团队,并积累获得380多项专利——仅次于其日本竞敌。不断走出舒适区的福建浔兴已俘获包括Giorgio Armani在内的高端客户群。

  然而,SBS尚未克服中国制造商过去积累的负面成见——即生产低质量产品。“我们过去用过SBS的产品,但是它们的质量无法满足KTC的质量要求,因此我们很多年来还是100%在用YKK的拉链,”香港奢华高性能服装制造商KTC总经理Gerhard Flatz解释道。该公司为伦敦设计师李阳(Yang Li)生产售价3000美元的外套。

  在拉链生产商光谱的预算底端,SBS与YKK都无法与中国与印度等国成千上万、仅能凭借相互打价格战作为出路求生的小公司进行合理竞争。SBS在全球中端市场——纯粹因巨大的生产规模而成为最有利可图的市场——获得了成功,积累了广泛的客户名单,其中包括Mango、The North Face、H&M与Target。

  但SBS也并非唯一旨在国际中端市场出头的中国公司。无锡驰马拉链(CMZ)、上海东龙拉链(YCC)等国内竞争对手如今正紧随其脚步出现在各类国际贸易展览上,并与 Zara、Calvin Klein等西方时装巨头与Michael Kors等轻奢品牌价格合作——这一客户产品价位也是浔兴最得心应手的活动范围。

  鉴于全球拉链市场上的产品相对相似,西方客户始终不甚乐意与拉链制造商建立独家合作伙伴关系。例如,尽管SBS在宣传中将Mango称为自己的主要合作伙伴,Mango的代表也澄清说“SBS仅是与Mango展开合作的拉链供应商之一,既不是唯一的拉链供应商,也不是主要的供应商”。更具说服力的是,SBS与CMZ均将沃尔玛(Walmart)、Target与家乐福(Carrefour)列入客户名单,这表明了:即便是不太起眼的全球中端战场也比表面可见的竞争更为激烈。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