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 两度卖盘却越发“掉价”,开易控股筹谋再战房地产?
详细内容

两度卖盘却越发“掉价”,开易控股筹谋再战房地产?

时间:2019-07-15     【转载】   来自:财华网

a€œå¼€æ˜“(KEE拉链)控股a€çš„图片搜ç′¢结果


  犹记得2011年年初开易(KEE拉链)控股在港上市的时候,其还因获得彼时名震“江湖”的女股神刘央入股成为基石投资者而在资本市场引发过热议和关注,当年公司IPO公开发售部分更录得约159倍超额认购,也算得上风光一时。


  岂知如今8年过去,开易控股眼下已经是要经历第二次控股权易手了——而令外界唏嘘的是,开易控股这两度的卖盘交易,不仅作价一次比一次便宜,就是这往后的路向也不知将通往何方了。


  停牌一周后宣布大股东尽售股权,复牌股价创2年新高


  于上周7月2日,开易控股在早市前停牌称涉收购合并事宜。至7月10日深夜,停牌一周后的开易控股终于发布复牌公告,宣布其大股东耀帝拟向三名独立第三方组成的联合要约人财团尽售其所持有的公司70.16%股权,总代价约为5.47亿元(港元,下同)。


  此番开易控股大股东尽售股权亦触及技术全购,联合要约人将按例提出强制性全面要约,全购要约每股现金作价为1.677元,较开易控股停牌前报价1.35元溢价24.2%,涉资约为2.33亿元。


  随着大股东卖盘消息的公布,7月11日开易控股一经复牌其股价便一路冲高,盘中更创下自身逾2年新高价位触1.75元,涨幅最高达29.6%。尽管全日来看市场在随后有稍稍回归冷静涨幅收窄,但截至11日收盘开易控股仍报1.67元,全天涨幅23.7%。


  要是放在平日里,公司股价能一日走出这样的升势当然可喜,不过考虑到大股东卖盘及获提全购的前提,开易控股复牌当日便几乎涨平其全购要约开出的价位,这就令各方都可能要再掂量琢磨一下在推进交易的过程中这个价是不是依然吸引了。


  而我们若是再往回看就会发现,其实开易控股此次的卖盘较之其上市后首次控股权交割之时可是便宜多了——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令开易控股在资本市场好歹耕耘数载将养的“盘子”变得越来越“不值钱”了呢?


  开易控股大起底:服装品牌条装拉链生产商的没落


  开易控股最初从事拉链行业,主要为其国内外服装品牌客户提供各类条装拉链,到2011年上市前,其已与包括李宁及美特斯邦威等在内的数十个国内、国际服装品牌合作。


  2011年1月12日,开易控股成功登陆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希冀以此为新起点取得更大的发展。但现实却并不如料想中来得顺遂,2010年虽然开易控股营业额得到稳健增长,但净利润却由于终止投资上市证券而不再录得投资收益,及年内产生一次性上市开支982万元而出现19.5%的按年下跌。


  随后的两年,开易控股经营业绩便急转直下,这与当时的大环境有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国际经济环境衰退,开易控股所处的零售制造行业经营环境转向不利,集团部分品牌客户销售减少,与此同时来自原料、人工及环保措施等各项成本却增加,导致开易控股的盈利水平在2012年跌至谷底,净利润急跌94.8%至仅百余万元,经营状况堪忧。


  如图可见,上市前后的四年间,开易控股的业绩表现整体显著下跌,净利润从2009年的3735万元跌至2012年的106万元,而其毛利率与净利率的连续跌势则更为直观地反映了这家服装品牌条装拉链生产商的没落:2009至2012年,开易控股的毛利率分别录得40.5%、40.4%、32.8%及27.7%;同期净利率则分别为23.2%、15.1%、10.7%及0.7%。


  彼时主营业务备受打击的开易控股,也曾想努力改变被动局面。


  2012年8月,开易控股旗下附属开易荆门引入具多年横机罗纹从业经验的上海翎峰为股东,并在2014年7月又获上海翎峰支持,为其提供横机罗纹相关的服务。这两年得益于横机罗纹业务的贡献,开易控股的经营成效稍有好转,横机罗纹甚至逐渐成为其新业务的增长点;同时,其通过拓宽海外销售渠道和市场开发等方面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令公司综合业绩连续两年得到小幅的增长。


  但仍旧难成大器,2014年开易控股的营业额及净利润分别实现1.65亿元和366万元。在经营发展陷入举步维艰之际,2015年开易控股首次尝试卖盘。


  一波三折控股权终易手


  2015年5月14日,开易控股在盘中急升16%后停牌,一周后公布大股东正初步洽售股份,但其首次卖盘计划也不算顺利:一个月后公司宣布大股东终止洽售股份。


  又十日后,开易控股再度停牌,称涉内幕消息;2015年7月10日其再发公告宣布当时持有公司72.79%股权的控股股东Nicco就尽售股份卖盘一事签署了备忘录;8月公司首度公布洽购股权的买方为深交所上市公司中弘控股(000979-HK)的间接全资附属Glory Emperor Trading Limited(耀帝)。


  直至2015年11月末,开易控股就卖盘与耀帝发布联合公告,控股股东以约7.07亿元总代价将所持所有72.79%股权悉售予中弘控股旗下的耀帝,同时获中弘控股以每股2.2789元、涉资最多约2.92亿元提全购要约。


  2016年2月,一波三折之后要约终于结束,开易控股首次卖盘交收宣告落地,耀帝最终以高达90.06%持股量成为公司新任控股股东,并在随后为满足公众持股比例要求经配售股份后持股量降至75%。


  从当时的交易价格来看,首次易主的开易控股大致价值约10亿元,每股要约价2.2789元也较今次的1.677元贵上不少。简单粗暴地讲,难道正是在第一次卖盘之后,开易控股才越发“掉价”了吗?


  进军房地产代理业务挖巨坑,业绩转亏


  要说当年开易在迎来新控股股东的同时,也一早便透露将为集团物色新的投资及业务机遇,包括扩充至电子商务及互联网金融业务。未想,其最先试水的反倒是房地产业。


  2016年9月29日,开易与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及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订立销售框架协议,集团获委任为彼等销售海南三亚物业的独家代理。自此,开易的房地产(物业)代理业务宣告展开,服务内容包括为中国物业发展商的物业项目提供相关销售策划、组织、推广及销售活动。


  然而,这边厢新业务刚刚起步,那边厢老业务又呈日薄西山之势,2016年开易条装拉链及横机罗纹销售减少,导致集团收益再度下跌。虽然这一年其净利润看似实现极速反弹,按年增长了4.27倍至2194万元,但其实这主要是得益于其年内出售了开易荆门的股权,以及位于内地及香港的租赁土地及物业而获得大额溢利,并非来自其业务的经营溢利所得。


  不仅如此,新业务房地产代理分部其实还处于亏损状态,甚至拖累开易综合业绩在2017年中期首度由盈转亏净蚀4333万元,并在2017年全年及2018年全年连亏4512.7万元及3317.7万元,成为一大“巨坑”。


  由于2016年开展房地产代理业务以来,该分部的经营表现一直不理想,2017年7月开易控股宣布将其房地产代理业务打包出售。但正如上图可见,这次并不成功的房地产代理业务的尝试,对开易业绩的影响一直绵延至2018年,尽管亏损数额收窄但距离扭亏却还遥远。


  新主背景浮出水面,未来再战地产业?


  常言道,前尘往事休要再提,但开易过往的经历却依然教人警醒,究竟未来其将如何铺排自身的业务走向呢?


  这一次的卖盘交易,联合要约人也表态计划维持开易股份的上市地位,并继续专注发展其于中国的现有业务。但若留意这次新主的背景,又不由引人遐想了。


  公司公告显示,本次开易联合要约人包括China Sun、Central Eagle及Golden Diamond三名独立第三方,它们将分别获取开易控股28.85%、26.74%及14.57%的股权。


  当中China Sun由深圳合泰地产集团董事长邱传智全资拥有,合泰主要在深圳从事物业发展,最近期开发的项目包括同泰时代中心,位于宝安区商业中心,是一个综合开发项目,包括酒店、商场,写字楼及服务式公寓,总建筑面积超过21万平方米。


  Central Eagle则由深圳枫叶房地产有限公司(深圳枫叶)董事庄卫东与深圳枫叶执行董事及法定代表人吴景明分别拥有90.0%及10.0%,深圳枫叶为控股公司,附属也从事物业发展及投资业务。


  而Golden Diamond则分别由林萍、麦融斌及潘璐分别拥有60.0%、25.0%及15.0%。林萍于深圳卓永担任董事及总经理,该公司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及投资;麦融斌为综合资产管理公司Rockpool的营销总监;潘璐为主要从事采矿业的黔南州的股东。


  从上述材料可知,开易控股的新任大股东财团有浓厚的房地产从业背景,随着这些股东的入主,开易会否重操旧业再战房地产?这一点确实有足够想象空间,期待其日后为观者解答。